第十五章 我能笑吗?

我的大小美女花 +A -A

  也就两分钟,肖盈盈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宋晓冬马上按住她的肩膀,说道:“你别动,我现在正用针灸来保护你的心脏,还需要几分钟的时间。”

  “针灸?”肖盈盈显然还没有完全清醒,只低低的说了两个字,然后就闭上了眼睛。

  “嗯,你先安心休息。”

  肖盈盈闭着眼睛休息了大约一分钟,再一次睁开了眼睛,眼睛往胸前一扫,就看到自己的胸口正露着,在那个让人羞涩的部位,正扎着几根银针。

  宋晓茹吓了一跳,生怕肖盈盈的反应过度,忙道:“肖小姐,我弟弟正在给你治病,所以……这可不是对你有什么过分的举动,你千万不要多想。”

  本以为肖盈盈会反应激烈一些,但谁知道肖盈盈脸上虽然也红了起来,但却是并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小声说道:“没事的,反正昨天晚上他也……摸过了。”

  这什么情况?宋晓茹马上看向了宋晓冬。

  宋晓冬翻了一下眼睛,道:“姐,昨天晚上她就犯病,我给你做心肺复苏,这个能算摸吗?”

  宋晓茹松了一口气,幸好不是弟弟非礼人家姑娘。

  一时间都有些尴尬,大家谁也没有说话,又过了两分钟,宋晓冬手一伸,直接就把五支银针收了起来,说道:“好了,现在你可以穿上衣服了。”然后就直接出了屋。

  肖盈盈连忙起身把衣服穿好,红着脸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在您家里还犯了病,一定是吓到你们了。”

  宋晓茹连忙说道:“都是晓冬这小子混蛋,对你凶,才害得你犯病的。”

  宋晓冬走进来说道:“谁让她说咱家里旧的,我就瞧不起这种千金大小姐,我告诉你啊,我只是不想让你死在我家里,才出手救你的,现在你赶紧拿着东西走开,咱们这样的家,可是不敢让你这样的千金大小姐进来,免得脏了你的鞋。”

  肖盈盈急忙摆着手,道:“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平时都很少有人跟我正常说话的,都怕惹的我犯病,所以我也不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不该说,我真的没有冒犯你和姐姐的意思。”

  宋晓茹看肖盈盈又有些发急,吓的忙道:“别激动,别激动,宋晓冬,你是不是疯了,你明知道她有心脏病,还这么说她?”

  宋晓冬耸了一下肩膀,道:“没事的,我刚刚给她扎的那几针,足以保证她的心脏这时候比平时要健康的多,刺激一下也没事。”

  “真的吗?那是说我……现在可以笑,可是哭吗?”肖盈盈盯着宋晓冬。

  迎着肖盈盈那期待的目光,宋晓冬心里一软,刚才他已经检查了肖盈盈的情况,她的心脏病是相当的严重,应该是胎里带来的先天性心脏病,正常来说,这样严重的心脏病,能活到十五岁就不易了,肖盈盈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一个奇迹了,这应该就是平时对情绪的控制相当好。

  想想不能笑,不能哭,不能发脾气,那种生活,简直就不是人过的,宋晓冬的声音也是变得柔和了起来。

  “你的病,主要是情绪,单纯的笑和哭现在问题不大,但是情绪如果太激动,还是不太好。”

  “那就是可以大笑或者哭一下喽?”

  “可以,不过不能太过激烈。”

  “嗯嗯,可是我要怎么才能笑出来呢?”肖盈盈眨了眨眼睛,求救的看着宋晓冬。

  宋晓冬想了想,道:“要不我给你讲个笑话?”

  肖盈盈连连点头,道:“好啊,我平时都不敢看的,怕自己忍不住笑出来。”

  宋晓冬就给肖盈盈讲了一个很普通的笑话,这样的笑话,只怕大多数人都听过,肖盈盈听了之后,小心翼翼的问道:“我现在可以笑吗?”

  “可以!”宋晓冬点了点头。

  “咯……咯咯……”肖盈盈开始笑了起来,只不过笑得很是古怪,好像是不想笑,又偏偏硬生生的想笑,只不过那声音却是相当的好听。

  这边肖盈盈刚笑,两个保镖就直接冲了进来,紧张的看着肖盈盈,其中一个急道:“小姐,你……”

  宋晓冬马上摆了摆手,道:“没事,我刚刚给她治疗过,这样笑一下,不会要了她的命。”

  那两个保镖对望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难色,他们就是负责肖盈盈安全的,对于肖盈盈的身体情况都是相当的清楚,昨天晚上就差点出了事,他们就差点担了责任,现在如果再出事,只怕就真的要惨了。

  肖盈盈停止了笑声,道:“你们出去吧,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我也能活的开心一点,我会跟我爸说的,不会让你们担责任。”

  那两个保镖迟疑了一下,终于是退了出去,然后一个家伙就掏出了手机走到了院门外面。

  “老板!小姐她……”

  “盈盈怎么了?”电话那端传来了一个中年男子威严的声音。

  “小姐她……在笑。”那保镖小心翼翼。

  “笑?这怎么能行?快阻止她!”

  “可是小姐不让我们阻止,昨天救了她的那个人,说刚刚给小姐治疗过,可以笑一下。”

  “哦?竟然还有这样的事,这是哪里来的名医?”

  “应该不是,我们今天打听了一路,才知道他是这里的人,前几年出去当兵了,这才回来,而且他……以前还是一个混混。”

  “这简直就是胡闹!你们马上把盈盈给我带走。”

  “我们怕小姐不答应啊,我们也不敢刺激她。”那保镖也是为难的很。

  “这……那你们先观察着情况,如果要是有什么不妥,一定要及时阻止。”

  那保镖挂了电话,回到院子里就听到了肖盈盈咯咯的笑声,那笑声简直就像天籁一般,实在是好听之极,让他都不由一阵失神,保护小姐也有两年了,可还是第一次听到肖盈盈的笑声。

  不过他很快就是提心吊胆起来,肖盈盈的笑,很可能就会刺激到她的心脏,这笑声简直就是深海魔女的笑声,好听,但却是要人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