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流氓就是流氓

我的大小美女花 +A -A

  “不许再说!”苗青青狠狠的剜了宋晓冬一眼,然后探身把车门关上。

  “喂,我又不是没看过,看看怕什么?”

  “我可是医生啊,在医生面前,你还有什么可忌讳的,你这样讳病忌医,可是容易吃亏的。”

  宋晓冬在车外不甘心的叫几声。

  苗青青这时候竟然有一种得意,小声嘀咕:“你这个混蛋,还不知道你什么龌龊心思吗,想偷看我,门都没有。”

  用清水清洗着身上的伤口,苗青青马上疼的直吸凉气。

  刚才只顾着脚疼,所以就忽略了这身上的疼痛,现在脚不那么疼了,这些细小的伤口,就是很难受了,尤其是这身上的衣服很脏,再因为湿而贴在身上,真是说不出来的难受。

  然后她又发现了一个问题,自己的衣服料子很薄,平时穿着肯定不透光,但是刚才在水里泡了一下,这衣服早已经是粘在了身上,里面的风光都露了出来。

  “天啊……刚才不是让他早看光光了。”苗青青在心里呐喊,脸红的都到耳朵根上了。

  苗青青对于自己的容貌和身材那是相当有自信的,绝对是对男人有强大的吸引力,可是刚才那个家伙看到自己这样,竟然没有兽性大发,这倒是让她有些惊讶了。

  “这个家伙实际上好像也不如表面上那么坏吗,要不然她刚才也不会放过我了。”

  苗青青羞涩不堪,但是对宋晓冬的印象似乎一下子就改变了好多。

  “啊!你干什么?”感觉像是被人瞄着,苗青青一侧头,就看到前面风挡那里,宋晓冬的大脸贴在玻璃上,正往里偷看,连忙两手抱住了胸。

  “我去,衣服都没脱,差评。”宋晓冬嘀咕了一句,转身走开。

  “你这个混蛋!真是太无耻了。”苗青青对宋晓冬的好印象一下子消失的精光,恨恨的骂了一句,这家伙这哪里是偷看,分明就是直接看,这简直就是太不要脸了,还有比他更无耻的吗。

  苗青青一边用矿泉水冲着自己身上的伤口,一边眼睛瞄着前面的挡风玻璃,而宋晓冬这个家伙,果然不时的就偷瞄一下,这让恨得想把宋晓冬狠狠的揍上一顿。

  “咝……”大多都是玉米叶子划出的小口,这时候竟然发现大腿正面有一道伤口很深,也不知道是被什么划的,丝袜那里,也被鲜血染透。

  “喂,怎么了?”宋晓冬拍了拍车门,问了一句。

  苗青青只当是宋晓冬这个家伙还在偷看,没好气的说道:“我腿上有一道很深的伤口。”

  “这样啊,我来帮你处理。”说着,宋晓冬直接就拉开了车门。

  苗青青低呼了一声,两手下意识的抱在了胸前。

  “喂,别挡啦,该看的我都看到了,如果你身上没伤,你再这样,我肯定会不客气,现在我可没兴趣,我可怕蹭一身血。”

  宋晓冬说着看向了苗青青的大腿,苗青青两手下意识又近住了自己的裙子。

  宋晓冬给了她一个白眼,两手直接放在了苗青青的腿上。

  这一次苗青青顿时大窘,这可是大腿啊,可不像刚才治脚的时候按的小腿。

  宋晓冬手指一勾,接着两边一用力,苗青青腿上的丝袜就已经被他扯开,露出了里面的肌肤。

  “你干什么?”苗青青顿时失声叫了起来。

  “看伤口啊,还能干什么?”宋晓冬又给了苗青青一个大大的白眼,道:“你怎么事这么多呢?”

  苗青青一下子语塞,张了两下嘴,都是没有说出什么来,这个家伙的动作也太自然了,好半天,才哼了一声,道:“看来你一定没少扯过女孩子的丝袜。”

  宋晓冬嘿嘿一笑,道:“这你也知道?不过我确实就喜欢这个调调。”

  “无耻!”苗青青真想一脚把这个家伙踹飞。

  宋晓冬拿起了一瓶矿泉水,直接浇到了苗青青的大腿上,把上面的血迹冲掉,然后皱了一下眉头,道:“伤口还真不小啊,这真得处理一下,要不然真得留下疤了。”

  “啊?真的啊?”苗青青马上着急了起来,一个女孩子对于自己的肌肤那是非常在意的,这个地方,如果穿短裙,再不穿丝袜的话,肯定会露出来的,那就太难看了。

  “不过有我在,这点小事轻松搞定,绝对不会让你这里留下疤痕的。”

  说着宋晓冬在腰间一摸,手里已经是多了几根银针。

  看着那足有中指长的银针,苗青青顿时脸色惨白,嘴唇哆嗦着说道:“你要干什么?”

  “当然是给你治伤喽。”

  宋晓冬说着,左手按着苗青青的腿,不让她乱动,右手的银针都是叼在了嘴上,只余下一支,手一挥,就已经是刺到了苗青青的腿上。

  苗青青惊呼出声,这时候倒不是针刺进去有多么疼,只是被宋晓冬的动作吓的。

  宋晓冬手如穿花,一共六支银针,就已经是把苗青青腿上的伤口缝上。

  “好了,你只要不乱动,过三天,把银针抽出来就行。”

  “我自己抽?”苗青青瞪大了眼睛。

  “你要是愿意让我抽,我也是很乐意的。”宋晓冬色迷迷的看着苗青青的大腿说了一句。

  “不用不用,还是我自己来吧。”苗青青连忙改口。

  宋晓冬说道:“我可告诉你,回头这针得还我,这针很贵的。”

  “小气,到时候我还你一百支行不行?”

  宋晓冬白了苗青青一眼,道:“我这银针可是特制的,不是你随便能买到的。”

  “知道啦。”苗青青也回白了宋晓冬一眼,这时候感觉这个家伙似乎又不那么可恶了,虽然他看起来色迷迷的,说话也是那么的龌龊,但并没有什么实际行动,也不算一个真正的流氓。

  “嗯,这腿确实不错。”

  苗青青刚在心里对宋晓冬的印象改好,这个家伙竟然就在她的腿上摸了一把,那点好印象,又瞬间烟消云散了。

  “流氓就是流氓,就算再正经,那也是一时的假相。”苗青青终于是给宋晓冬下了决定性的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