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有钱不能赚

堂前燕归来 +A -A

        第二更

    “他那两个弟弟怎么这样?”李娘子听了豪哥儿的控诉,也难受了起来,虽说知道,这些事是免不了的,但是光听听,都觉得这家人实在有点讨厌。小说网

    “个性使然,想来是,凡哥儿是老大,随后弟弟们相继出生,家里对老大自然要依重些。两个小的,凡事有凡哥儿在前头顶着,自然也就缺了教养。”李秀才摆摆手,不以为然。

    李萍边吃饭,边不禁笑了起不,父亲很少口出恶言,但这回会说曾家两位兄弟失了教养,这对老头儿来说,就是很严重的指控了。可见父亲有多么的不喜欢这家人。

    “凡哥儿似乎很喜欢去省城的主意。”李萍吞下口中的饭粒,想想对父母说道。

    “你怎么跟他说这个。”李娘子有点急了。

    大年初一时,她有想过要去退亲的,把事情闹一下,然后万不会有人说自己家不对的。不过被李秀才拦了,李秀才说的是已经说了,考不上秀才才要退亲的,现在找个理由,就要退亲,说出去只怕也觉得他们是故意的找茬退亲。

    此时,李娘子就算再怎么觉得曾凡是个好孩子,却也觉曾家绝不是什么良配,多少期望着,能让曾凡考不上,退亲才好。就一个曾凡,还不足以让他们觉得曾家是可以让他们托负女儿的。现在女儿这么告诉曾凡,这不是让曾凡觉得女儿认定了他们吗?

    “他想干脆不读了,省得拖累我,我想只怕初一回去,家里就闹腾过了。他自然闹不赢他母亲的,只能想到消极怠工,干脆退亲算了。”李萍笑意更深了。她真没经历过这种少男的情怀,在母亲与妻子之间无法选择,于是最终决定放自己一条生路,让他一个人去痛苦吧!

    李萍现在觉得这个小男孩特别有意思了,看看他那哀伤却痛下决心的小眼神,她当时都快笑出声来了。不过怕伤了小孩子的心,而没敢。但此时,当着父母的面,她还是不禁显出了自己的开心。

    “闺女,你别犯傻,这是哄你的。不过是骗你死心踏地罢了!”李娘子虽说觉得小女婿看着还行,不过,对于哄骗女儿的行为,她也是要坚决的抵制的。

    李萍看看母亲,“您是说苦肉计?”

    “对,虽说爹也是男人,不过老实说,这个真不算什么。”李秀才也严阵以待。自己骗妻子什么的,可以夸耀给子女听,但是,若有人敢这么骗女儿,那是绝对不可以的。

    “那我要不要回去提醒一下我姐,姐夫跟她说啥,都别信?”豪哥儿张着嘴,对李娘子说道。他现在已经弄清楚李彬的身份了,这是亲姐夫,这个,让豪哥儿对李彬的观感立即不同了。

    “你吃谁家饭呢!”李娘子立马瞪向他。

    “嗯嗯,我不说,我不说。”豪哥儿呵呵的笑了,转头看向了李萍,板起了脸,“别信,都是坏人。”

    李萍虽说不是不信父母,但是上一世,她真是被骗得太多了,连生父都一直在骗她,她其实还能信谁?

    四个相公,其实都骗过她的,等她快死了,这些脸一个个的在自己面前晃过。但他知道,曾凡不是。至少这回不是。不过呢,她不打算跟父母争辩,只是自己偷乐。

    能不能成为夫妻,她还真不在意,她现在开心的是,她终于也有了一个真心爱慕她的小男人了。

    而这一天的开心,被晚上李彬带回来的一百两银票而打破了。

    “这是什么?”李萍真是很久没看过一百两银子银票了,看着都有种感动的感觉。

    这银票的制式跟她前世差不多,她前世倒是经常经手,不觉得有什么。但是这一世,她也算是开始生意了。结果好几个月了,她存钱的小匣子里,才十几两银子。

    虽说父母已经觉得很了不起了,他们都没想,只是每天卖一桶饭,就能赚这么多钱。不过,李萍却没父母那种感受,谁让她是有钱人出身呢?

    “岳父给你的,墨锭的钱。”李彬轻叹了一声。

    “为什么?”李秀才也吃了一惊,这是什么意思?

    “上回妹妹送的两个墨锭,岳父不舍得用。他不是问您要了两块普通的墨回去用了吗?其实是试墨,看看那墨怎么样。然后把妹妹送的墨锭送给了府台大人做年礼。府台大人非常高兴,当场试用,说没想到不在徽州也有这么好的墨,对岳父大加赞赏。所以这是岳父给你的谢礼。”

    “那我也不能要,我送给姻伯父,那是因为姻伯父帮了大忙。送了就是他的,哪里还要再要谢礼的。”李萍忙把那张银票还给了大哥。

    说实话,那两块墨,若是翰林相公送人,真不止一百两。不得不说那个陈福兴是很会做生意的。那墨送给府台大人,投其所好,对陈福兴来说,得到的利益,也不是这一百两能比拟的。

    但她也有自己的原则,都送人了,哪里还有收回头钱的。更何况这是大哥的岳父,经历了曾家,她是真心的不想让对方觉得自己家也是那不通事理的。

    “这是让你再做两块的,回头万一府台用完了,再问他要什么办。”李彬给了妹妹一个白眼。

    顺便李彬心里也暗暗地鄙视了岳父了一下,他当时给自己银票时,说的就是谢礼,但是回头还跟他说什么,要妹妹再做两块他。他绝对相信,这一百两,其实是希望妹妹不断的给他供应墨的。现在他的心情也是很复杂的,让妹妹接还是不接?

    “那也不用这么多。再说了,若是姻伯父喜欢,我再做就是了,也不麻烦。亲戚之间,很不用这么客气的。”李萍倒是没有纠结,再次退回了。

    除了哥哥没说出口的理由,她也还有顾虑。其实若是说他们来问她买,她卖也不是不行。但是豪哥儿是知道自己怎么做墨的,这样收他们家一百两,实在有点坑,她倒是不会觉得不好意思。但这个会影响两家关系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