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一只鸡腿的祸事

堂前燕归来 +A -A

    第一更

    过完年,曾凡开始上课,李萍就去摆摊。中文网WwW.Zw.COM曾凡再来帮忙时,显得清瘦了些。

    “怎么啦?”李萍看看曾凡的脸,有点奇怪。人家过年都会胖,怎么到他这儿反而瘦了。

    曾全和曾仪在他们后头,李萍还是先给他们打了饭,在饭上一人夹了一颗卤蛋。

    曾凡的钱都交给她了,于是每隔十天,就给他们加一颗蛋,有时是炸的荷包蛋,有时是煮的,卤蛋倒还是第一次。

    而他们打完饭就走了,没叫人,也没打招呼,连个笑脸都没有。曾凡拿了四文钱递给了豪哥儿。然后就帮着把车拴好,用石头顶着车轮。

    李萍对曾全他们一直很漠视,平时里听他们叫声‘大嫂’,她就应一声,不叫她也不介意。而初一在曾家的事,她当然不会怪曾凡,对于曾大娘,她只觉得人蠢没法子,她惹不起直接躲就是了。至于说两个小叔子,她还真没往心里去过。小叔子而已!不过现在给她脸色是什么意思?

    “没事,干活吧!”曾凡也没解释,怎么告诉她,父亲大年初一就把他们俩给揍了?而且还没告诉他们为什么被揍?弄好了,在边上洗了手,让李萍站一边,自己开始笑着跟来买饭的熟客们打招呼、卖饭。

    大年初二那天,曾凡带着年礼又去李家一趟。不过没有多停留,李家那天约好了,全家去陈家做客。李秀才还说来得极巧想带着他一起去,他忙推脱了。他可没脸再去陈家,这会让他忍不住把两家用来对比。就算不比财力,两边都是亲家,李陈两家亲近无比,而曾李两家就恨不得老死不相往来。

    这些日子,他哪都没去,就在家里用功读书,可是每每看到书,就想到,若是让自己考上了,那么他和李萍的婚事就做实了,那么她该怎么和母亲共处?他真的开始想放弃了,也许只有放弃,才是对李萍最好的。

    所以这些天,他其实几乎都是一个人,但也没有读进多少书。他的内心时刻被煎熬着。明明知道那是对李萍最好的,但每每想到李萍的脸,他就觉得心痛难忍。

    而这些天,家里的气氛也不好。两个弟弟根本不理他。除了因为替他挨打之外,也觉得他不该为了大嫂,让母亲在亲戚们面前难堪。

    他当时特别想问问弟弟们,在吃着李萍做的饭菜,却还把饭菜弄得一片狼籍时,这就是之前的好家教?曾家不是一直以自己家教好而自豪吗?结果呢!

    但最终他也没有问出口,有什么可问的。所以刚刚他们打完饭,摆脸色给李萍看时,他心情也就更差了。

    开年第一天,人其实并不多,但好在就只卖一桶饭,倒也没什么压力。饭卖完了,李萍忙拿出给他的饭。刚过完年,每天家的饭都不差。不过她想想曾家的厨房,于是给曾凡今天准备的就是鸡腿饭。自己家人不喜欢吃这些,但看看曾家竟然还没有,于是还是这么准备了。

    “嗯,师母特意的切下的,这个鸡腿很好吃。”豪哥儿忙跟曾凡说道。一家人都不喜欢鸡汤,于是鸡就是黄焖了,真是焖得软烂入味,肉汁满溢。

    “给你吃。”曾凡忙把碗递过去。

    “真笨,一只鸡有两只腿,另一个是我的。”豪哥儿得意的晃着小脸。

    “你快吃吧!”李萍还递给他一个温着的竹节水壶,里面是温热的米汤,还放了一点糖。天还是很冷,他刚刚说了半天话,应该口渴了。

    曾凡喝了一口米汤,嗓子觉得好多了。看看李萍,又看看,饭上那个油亮的鸡腿,好一会儿,“二丫,我要去考试吗?”

    “为什么这么说?”李萍有点奇怪,不想考试,那就是想退婚了,父母和自己都不是那种,你说不考了,于是由你不考,并且放任婚约的。

    “你会很辛苦。”曾凡一脸的苦闷,他没人可问,他也无人述说,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个死结了,“我娘不会改变,我帮不了你。”

    “我跟爹说了,若是你考上秀才,成亲之后,我们一起去省城。若是住在那儿,以逸待劳,总能好过浪费路费。”李萍看看左右,轻轻的飞快说道,说完了,脸还红了一下。

    曾凡怔了一下,马上领悟了李萍的意思,他考中了秀才,就得准备去省城参加了院试了。若是每一次都等到快考试了,再去,来回也得不少路费。不如住在省城里,读书备考,与士子结交,得益更大。

    当然,这样李萍与母亲就完全的分开了。若是他考上了举人,那么他也可以带着二丫去京城备考,如此这般,前途看上去会很光明呢!

    “嗯,我回去好好读书!”曾凡一下子充满了斗志,并大口的吃起饭来。

    “为什么大哥有鸡腿可以吃?”曾仪跑了出来,今天夫子来早了,他是出来叫曾凡回去的。结果看到大哥捧着碗饭,但饭上有只鸡腿,便不干了。刚刚他们才多一颗卤蛋,结果大哥的饭菜不同也就算了,还多了一支鸡腿,这差异也太大了。

    “他帮我干活了!”李萍说得理所当然。

    “对,我也有,回去就有得吃!”豪哥儿点头,得意洋洋。

    “偏心眼!”曾仪还是不舒服,忍不住‘哼’了一声。

    “我错了吗?”李萍看曾凡似又要吃不下了,脸就有点难看了,回头冷冷的看了一眼曾仪,又对着曾凡说道,“你快吃,饭要凉了。”

    曾凡低头吃饭,除了鸡腿,下面有些下饭的小菜,米饭很容易就扒进了嘴里。鸡腿他刚刚只咬了一口,把鸡腿拿起来,另一面递给了曾仪。

    曾仪挡开了,自己跑了进去。曾凡拿个油纸把鸡腿包上,对李萍笑了一下,还是进去了。

    “哥哥有点没用。”豪哥儿撑着下巴,有点气愤。竟然会被弟弟给欺负了。

    “他没有办法,他是大哥。所以豪哥儿,你很幸运,你没弟妹。”李萍不生气,她看得多了。虽说她没过过穷日子,但是人情事故她还是懂的。对于曾凡这样的处境,他似乎只能这么做。不然,弟弟们回去告状,说自己给他吃鸡腿,他就偷偷的躲在外面吃了,旁人定要说他本性凉薄的。

    “好的,我不要弟妹。”豪哥儿点点头,乖乖的坐在后面。当然打定了主意,回家要跟李娘子控诉,凡哥哥家的弟弟一点也不可爱。

    李萍觉得有曾仪他们在前头,豪哥儿就算是很可爱了。心里倒是有点担心曾凡了,自己一个鸡腿,是不是给他惹了麻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