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曾家的处置之法

堂前燕归来 +A -A

    第三更

    “凡儿,怎么回事。中Δ文 网WwんW.『Zw.COM”曾庆根本不看妻子,直接看向了儿子。

    “没事,就是刚刚原本孙儿要带二丫去厨房吃饭,结果母亲与两个弟弟吃得一片狼籍。孙儿只好把二丫送回去了,二丫一句话都没说过。是孙儿自己觉得对不起岳家。”曾凡不想让人说李萍不贤,只能压住气,努力平静的说道。

    “看到没,是她自己嫌弃我们!什么叫一片狼籍,是她让我叫老二、老三去吃饭,难不成我这个婆婆。还要等她来了再吃饭?”欧阳氏十分的理直气壮。但是此时曾凡是被冲昏了头脑,不然,一定听得出,欧阳氏是心虚了,不然也不会这般先制人了。

    “母亲!”曾凡愤怒了,这么说话,传出去,李家都不用作人了,说他们教女无方吗?好一会儿,深吸了一口气,“等人到齐吃饭,不是咱家的规矩吗?什么时候起,咱们家可以人没到齐,就先开饭的。如果真是这么不喜欢李家,就退亲吧,求您退亲吧!”

    说到后来,他又要暴走了,他不想退亲,他从来没有这么确定,他不想退亲。他喜欢温婉,又智慧的李萍。但是正是这样,他实在不忍心让这样的她,嫁到这个家里!

    这时,女眷们也挤在门口,听他们说话。一时间,大家都面面相觑,此时大家都不知道说啥了。事情是不大,但是真的太蠢了,大家都有点不好意思承认,这是曾家他们这一支的大儿媳妇了。

    对,不是做错了,而是做蠢了。上回的事,是经过了族里的,这些本家们怎么能不知道。

    原本不即时退亲,就已经十分勉强。但也提了,曾凡十五岁考不上秀才就要退亲的活话。摆明了说,人家这会是怕坏了女儿的名声,现在还犯这种低级的错误,让对方抓到话柄,人家就能来退亲了。到时传出去,十里八村的,谁不知道谁,于是曾家有恶婆婆的话传出去,谁又敢嫁过来?这不是蠢是什么!

    可是大家说起来还是一大家人,他们排行都是按着老爷子这辈人排行的,不然曾凡怎么会叫刚刚的那位六娘子为六婶。现在四位老爷子都在,这些叔伯兄弟们,也是挺亲近的,这会儿若是冒然的说要走,实在有点不好看,大家都尴尬了。

    “凡哥儿,哪有这么对母亲说话的!”曾家二叔,是三房的老大,清清嗓子,主要是,除了曾老爷子和曾庆,几位叔公都回去了,他们小一辈里,曾二叔也算是第二代中说话最有份量的一个。别看曾庆当了秀才,但人家还是信服曾二叔。

    “是!”曾凡也知道自己冲动了,但却也不悔。他不能让人觉得二丫不贤不惠。

    “不过大嫂,新媳妇还没进门,总该有点礼遇,你不等无所谓,但是全哥儿、仪哥儿也没等,就不好看了。引得亲家间的不快,也没有必要,是不是。”曾二叔回头对欧阳氏笑了一下,但回头对着曾凡脸一下子板了起来,“你也是,当即送人走是什么意思?人家没说话,你先嫌弃家人,这是你长子该有的德行吗?回头把人娶回来了,是不是全家人要供着她?”

    “就是、就是,真是有了媳妇就忘了娘。”欧阳氏点头,一脸愤愤。

    “是,儿子错了,所以请祖父,父亲禀明族里,退亲吧!”曾凡此时已经不想说话了。

    二叔的话,他很明白,母亲纵是给了二丫一个下马威,自己作为儿子就该盲从,不能纵容了她。不然以后,真的嫁过来了,二丫和母亲的地位的就得变换起来。

    但是他不愿意,他知道母亲的不容易,但不代表不容易就能成为她胡闹的资本。让没有错的人,一味委曲求全。

    “糊涂,现在退亲,你让李家情以何堪?说他们家教女不贤,于是一天就被退亲?”曾二叔真是被气得七窍生烟了,真心的觉得这家的闲事真的不能管了,可是都开口说了话,还真不能马上拂袖就走。

    “可是母亲这么闹下去,这是结亲吗?这是结仇!”曾凡跳着脚对吼道。就算是现在家里没去要求退亲,李家还能忍多久?

    “算了,你的事我们不管了。”曾二叔带着自己家的人走了,于是三叔公一脉也就跟着都走了。

    其它人倒是想看看笑话,可是曾老爷子和曾庆都不说话,他们也觉得再不走也不好看,只能跟着去了。

    曾家的堂屋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大家都在想,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凡儿,你让我把你母亲休回娘家吗?”好一会儿,曾老爷子终于开口了。

    “孙儿不敢!”曾凡一下子清醒过来,双膝跪下,为了李萍把母亲休回,这个是大不孝,他再怎么样,也不敢这么想的。

    “我很满意二丫,我不想给你们退亲,所以别闹了!”曾老爷子也有些无力了。

    曾庆则盯着欧阳氏,想也不想,起身叫过了曾全和曾仪,把两人一顿狠揍,边打板子,边说让你们不学好。一时间曾家的堂屋里,一片乌云惨雾。曾全和曾仪哭得鬼哭狼号。而曾老爷子就那么冷冷的看着欧阳氏,他不想再说了,说得太累了。

    现在欧阳氏也痛哭流涕,她再蠢也知道,老爷子和曾庆现在的办法就是,你可以继续,但是你以后再犯错,他们就揍孩子。你若是亲娘,哪怕是为了亲儿子,也先想想。不禁委曲的伏地大哭起来。

    而曾凡刚刚一直跪着,现在也不想起来,此时,他真的觉得身心俱疲,实在没力气再为两个弟弟求情了。

    当然,他也很明白,这一回,他在这个家里,已经被孤立了。祖父和父亲这回以揍弟弟,来了解这件事,却不告诉弟弟们,他们错在哪,为什么要挨揍。弟弟们只会以为,父亲这是迁怒,而最终,他们只会怨自己是为了李萍,才让祖父和父亲这么对他们的。

    而祖父和父亲也不会因此而支持他,有时,他都感受不到祖父和父亲的真心在哪。若有真心,怎么会让事情变成今天这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