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家丑外扬(120+)

堂前燕归来 +A -A

    第二更

    “是,孩儿还有的用,谢岳父!”曾凡觉得自己再没脸也不能空手来的,还带东西回去。小说 章节更新最快

    “你快回去吧,我怕晚上还有亲戚们去,你在家里也能帮点忙。”李萍看看时间不早了,忙催促着曾凡。

    李萍此时催他也是有原由的,曾娘子虽说很蠢,可曾家却不能休了她。而曾凡还是曾娘子生的,这是死结,根本没法解决。所以还是让曾凡早点回去挨骂吧!

    她倒没有幸灾乐祸的意思,只是觉得早挨骂还是晚挨骂都是要挨骂的,还是早点回去,只怕因为有客人在,曾凡还能再拖一下,此时表现好点,说不定晚上还能避过去。虽说,这种可能性也不高。

    曾凡实在不想回去,但此时还不能对岳父他们解释,为什么他不想回去。只能点点头,起身对着大家一揖,李萍送他出来。出来时,李萍却还是顺手拿了一瓶墨汁给他,她想到的是,好像上回拿墨汁给他,已经过去了很久了。

    曾凡想推脱,但还是的拗不过李萍,有些沉重的回去了。

    李萍轻笑着摇摇头,才回到屋里,现在大家都等着她。果然,大家都在等她说说在曾家经历了什么。没有曾凡在,她说起来就没有负担了,倒也没添什么,就是据实陈述了。连形容词都没加一个,说得极简单。

    “那婆娘怎么敢这样!”李娘子真的气得直抖了,说话都忍不住。

    陈静也捂住了嘴巴,现在她真的相信小姑说的很蠢的话了,真的是很蠢啊。

    “人这么蠢,为什么还这坏?”陈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蠢跟坏又没有必然的关系,老话还说,穷山恶水出刁民!有时环境会造就一些执拗的人,他们不是蠢,而是执拗。”李秀才轻轻的摇摇头,手捧着茶杯长长的叹息了一声,“你会很辛苦!”

    “若是考上了秀才,将来要考举人,其实也在省城对不对?”李萍笑了一下,看着父亲。

    “你是说,等你嫁了,你们就去省城住?”李彬算是中间最了解妹妹的那个人了。

    “是啊,总得有人照顾他的生活,不能回回都指望姻伯父吧!再说我在边上,一是能照顾,二也能赚取生活费用,不用家里供养。”李萍平静如水。

    曾凡在路上非常沉重,刚刚在岳家,若不是他们体贴,没有追问,他就是真的没有办法待下去了。可是回家,他可以想像自己要面对什么。弄不好,母亲就得当着客人的面,狠狠的斥责于他。顺便挑剔李萍。他都想在客人走后再回去了,至少,那只有他们自己的一家人。

    再不想回去,却还是得回去,但在院门口,就听到院里满是吵闹声。他真的想马上调头走掉,但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进去了。母亲在院子里大声的跟叔公家的婶娘说着什么。因为声音太大,于是让人觉得他们在吵架一般。

    “六婶!”曾凡对那妇人作了的一揖。

    “凡哥儿真是越长越俊了,我还特意来看看你媳妇,怎么就走了。”曾六娘子捂嘴笑道。

    “今天李家也有事,所以做了饭就回去了。”曾凡干笑了一下,准备回屋去了。

    “什么有事,不过是瞧不上我们家罢了!”曾娘子冷哼了一声。刚刚她就在跟人说,李萍的不是,反正是各种的不满意,曾凡刚刚在外面都听见了,但是忍住了。没想到,母亲还要当着他的面说。

    好吧,当着他的面也没有关系,但至少别当着这些叔伯的婶婶的面。人家不说话,不代表没听进去,回头,李家养女不贤就能传遍相邻的村子。这让他怎么面对一心为他考虑的岳父一家?

    “又没有准备她的饭,她不回去,等着您赶吗?这么不喜欢,去退亲好了,省得大家脸上都不好看。”曾凡一时心头火起,冷冷的对母亲说道。

    曾六娘子睁大了眼睛,她没想到一向好脾气的凡哥儿会一下子发起怒来。而其它在帮忙的娘子们也一齐抬起了头,不可思议的看着曾娘子。

    曾凡的声音太大了,屋里的曾老爷子和曾庆跟几位叔公家的堂叔们也自听见了。其它人不好说什么,但曾老爷子的脸黑了,直接叫进了曾凡。

    “你刚刚说什么?”曾老爷子还是坐在首位上,几个弟弟吃完饭,也就离开了。支使着自己家的子女快来给曾老爷子拜年。不然也不会汇聚一堂。

    人多,曾娘子又不是那能干的,所以此时那些娘子们,都在外头帮忙。而男人们就在内堂里陪着说话。

    当然,里外都在谈曾凡的新媳妇。只不过内外有别,里头的男人都在说这回亲事定得好。

    而在外头,曾娘子自然不会说媳妇的好话,但其实除了那惟恐天下不乱的主,光看厨房,就知道,这新媳妇不错了。所有的食材都有条理放好了,虽说众多婶子都在帮忙,但是觉得这跟往年的帮忙完全不同了,这回,他们真的轻松了好多。

    不过谁也不会多嘴去反驳欧阳氏,又不是自己家的什么人,当是看热闹就好了。

    现在曾凡归来,被人一撩拨,竟把潜在暗处的矛盾,一下子弄到了明面上。

    “没事,孙儿乱说的。”曾凡刚刚冲口而出就后悔了,明明一路上就在努力的压住火气的,为什么还是会经不住撩拨。忙低头道歉。

    “公公,这就是您挑的好媳妇,除了会挑事拨非,还会什么。看看,这么一会功夫,就挑唆着凡儿回来跟我们离心。”欧阳氏呼天抢地的进来,哭得撕心裂肺。就好像这回,受尽委曲的人是她一般。

    曾凡望天,自己明明不想家丑为扬,现在好了,曾家村就要无人不知,母亲与李萍不合了,人家不会说母亲不对,只会说李萍不孝,他此时真的深深的后悔了,他就不该回来,就该找个地方呆着,一直到晚上,等着客人们都走了,才回来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