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滑头的一家

堂前燕归来 +A -A

        第一更

    “还有两个月就要考试了,你准备得怎么样?”李彬决定开口了。%%小说 ..

    “哦,先生和岳父都觉得可以下场一试。”曾凡意识到是在问自己,忙放下汤,老实的回话。

    那次试过曾凡后,李秀才就去见了郑先生一次。郑先生这一段时间,就以考试为先了,对曾凡的训练一切都是为了童生试,就以考试而言,曾凡现在天天练习得要吐了,但是真的看到题目就能写,保证连眉头也不皱一下。

    “那府试怎么办?”李彬也担心府试,府试也在考三场,这跟县试不同,县试毕竟就在跟前,就算要考五场,也是能当天回家的。在省城考府试,除了路费,还是在那里住宿的费用。当然他现在想的不是费用,而是他一个人去,这安全吗?

    “祖父说他有准备,请舅兄放心。”曾凡忙拱手答道。

    “你去省城要考三场,莫说路上危险了,单单一个人在省城里,就不怎么让人放心?你祖父有没说怎么安排?”李娘子现在看小女婿还是挺顺眼的,忙问道。

    这个曾凡倒是没法说什么了,只能讷讷的陪笑。这个还真的不好说。

    “我倒是跟我爹说过,爹说,可以让凡哥儿去我们家住,我家里有人看房子,至少图个安静、安全。”陈静忙对李娘子讨好的说道。

    “那不成,回头变成我家二丫嫁不出去,非要嫁给他。”李娘子果然快人快语了。

    李萍只能低头无奈的笑,母亲一边担心着曾凡,但是在曾凡没考上秀才之前,她摆明了态度,不能过度的帮忙。

    “这个太爷倒是想到了,说今年考生众多,若是能过县试的考生,县里会出点路费,还让郑先生亲自送他们去。当然太爷亲自去拜托了亲家,到时到了省城,免不了要麻烦亲家的。”李秀才还在喝酒,慢慢的滋溜了一下酸甜的桂花酿,慢条斯礼的说道。

    “唉,咱们家最老奸巨滑的就是爹了,哥,你要不要跟爹再读点书?”李萍真的有点崇拜父亲了。这是什么脑子,他可没说他女婿要去省城考试,而是说的是县里的学子要去考试。

    一般来说县试成功的学子在县里也会有点优抚的,去省里考试,中的越多,对县里的考绩越好。

    李秀才就这点打动了县太爷,路费补贴又不用他出钱,县里是可以向学政那里申请经费的。至于说找陈家帮忙,县太爷请陈福兴吃个饭,李秀才做个陪,这个事也就成了。

    但是,这不是李家欠陈家人情,而是县里欠陈家人情。陈家在县里有什么事,太爷总得给陈福兴点面子;而这些学子里万一将来有一个中了进士,对陈家今日的伸手,也会有所感念的。这真的是一石二鸟的好计策。对各方都有利,主要是,这件事,半点也扯不上李家和曾凡。

    此时曾凡还没考县试,他们这会说的可是中了县试的那些优秀的考生,那是县里的栋梁之才。

    所以是县太爷与陈家联手,要帮助优秀学子,这跟他们李家有半毛钱的关系。

    李彬噗的笑了,他也是一点就透的主,侧头想想,却摇摇头。

    “我学没有用,这事也只有爹能办成,换个人,没用。若我岳父去说,只怕县太爷还以为中间有什么赚头呢。爹去说,人家就算知道中间有凡哥儿的事,人家只会觉得爹是假公济私,但总的来说,还是与县有利,对岳父也是有利的。”

    曾凡快哭了,李家为他考试真是费尽了心机了。只是这些家里人知道吗?但想了一下,却决定还是不要说,因为说了,只怕跟李娘子想的,母亲不会感激岳父所做的一切,只会更加嫌弃李萍。

    终于大家等着李秀才吃完,李萍和陈静到厨房里去洗碗,曾凡倒是自觉,把没吃过的菜放到了院子灶台边上,用罩子罩上。吃过的分别放好。比如藕海会放和其它的藕海子放在一起,过会给陈静带回去。

    红烧肉里的鸡蛋会夹出来,肉单独放着,听李娘子说的,这肉晚上可以重新配上干豆腐烧制新菜,而鸡蛋放进卤汁里泡着,明天再吃。

    现在李娘子觉得这个女婿比媳妇强多了,做事多么积极主动啊!而且利索,媳妇做点事,真是让人能吐血。

    而厨房里,陈静看着沉寂的小姑子,还是忍不住问道,“曾家又欺负你了?”

    “别问了,做得挺傻的,我都不想说。”李萍看看外头,轻轻的说道。

    这个解释陈静还真是收货的,主要是刚刚她也看出来了,之前父亲说人公公是个至诚有君子的话来。而未来相公与小姑子的聪慧那是经过父亲的认证的。

    若父亲让她巴结小姑,那么就算是有些无奈的曾家,应该也不在小姑子的眼里吧。所以看着像是小姑吃了点亏,但她绝对相信,曾家让小姑子吃亏的人,绝对落不着好。而更重要的是,她现在已经看出来了,那个曾凡以后绝对是小姑让他往东,他不会往西的。

    所以小姑子此时,并不反感曾家的各种极品。她甚至觉得,小姑子乐见家里的这些极品的,越是这样,凡哥儿就会越听话。她便不在问了,笑嘻嘻的跟着李萍一块把碗洗了。

    李萍还觉得有点怪,这位做饭时还一脸要哭的表情,等吃完了饭,马上就觉得天蓝了、地美了,心是不是大了点。

    洗完了碗,李萍他们煮了些干的山渣水,去油腻,主要是李萍自己撑得难受,又不好说,于是煮了一些,端出来给大家喝。

    李彬喝了一口,突然想起了什么,“爹,岳父问您用的那种墨锭有没有多的,问您要两块使使。”

    “你妹妹不是送了他吗?”李秀才现在想到那金光闪闪的墨锭还不很舒服,女儿给自己做的就是黑黑的一块,到了要送人了,就花钱订做模具,还上金漆和颜料,弄得跟高档货一样。

    “嗯,他舍不得用,但又好奇是什么样的,你不是还有些吗?给两条岳父吧!”李彬陪着笑脸。

    “去拿吧,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李秀才当着未来媳妇的面也不好说啥,想想看看曾凡,“你墨汁用完没,还有你要不要也带几块墨回去,这种东西你用得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