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更极品的事

堂前燕归来 +A -A

    第一更

    “对不起。Δ』㈧Δ㈠中文』Δ网Ww W. 8⒈Zw.COM”在院子里,曾凡真的觉得很对不起了,母亲竟然可以一点忙也不帮,还不让他帮忙。那么这一个早上,这么多菜,全是她一个人做的,想想都觉得很不舒服。

    “大年初一,别说傻话。”李萍没有装无知,她理解曾凡的无奈,又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她其实觉得曾娘子不来帮忙没什么,这样也许更好,至少没人给她捣乱,至于说不让那个曾凡帮忙的事,她觉得很好,曾凡经受了考验,至于说欧阳氏,让儿子再一次失望,这与她又有什么关系,轻轻的拍拍他的手臂,十分轻松的说道,“去厨房吃饭,我给你们留了菜。”

    曾凡也对李萍笑了一下,他真的感激李萍此时的善解人意,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想去拉李萍的手,但又不好意思,只能讪笑着与她并排走进厨房。

    但走进厨房,欧阳氏和曾全曾仪已经在吃了,三双筷子在菜碗里翻来翻去。

    若平日里他们敢这样,欧阳氏会骂人的。可是这会,似乎她看不见,并且翻得最起劲的就是她了。

    曾凡又深吸了一口气,对着李萍挤出一个笑脸,“我送你回去,只怕岳父他们要担心了。”

    “是,我拿罩衣。”李萍倒真不生气,就是觉得欧阳氏真是太蠢了,何苦当着儿子做这种事,最后不过是母子离心。对她这个媳妇,其实一点伤害也没有。当然,曾凡今天的表现,实在太让人高兴了。自己进去,拿了罩衣,还不忘记嘱咐欧阳氏几句。

    “大娘,篮子里有盘好的排骨和鱼片,排骨是用来烧的;鱼片可以做汤,也可以用来做醋溜鱼片之类的;鱼骨和鱼尾我也切成小块了,可以油炸做零嘴,也可以熬汤;当然,若是做鱼汤,可以用刚刚的鱼片,最后放进去。那边黑罐的是不能吃的鱼下水,我不好扔,您看看怎么处理。”

    欧阳氏没有搭理,李萍好脾气的对两位小叔子笑了一下,拿起自己的罩衣折好,就放在手上拿着,跟着曾凡去主屋跟老人告别,当然理由是很好找的,家里还有事,不能待太久。

    曾凡再告退,两人一块出来。出了院门,曾凡脸色就异常的难看,他已经气得不想说话了。

    李萍真不气,但又不能表现出自己的不气,只是笑,两人默默的走在田间。南方的冬天其实是阴冷的,但特点是,屋里比屋外冷,真的在路上走走,反而是不冷的。

    两人走了一段,就远远的看到了李家的屋顶。李萍看到自己家的屋顶,真的开心的笑了起来。曾凡看到,心却更难受了,也带了一丝不安。马上,他拍拍脑代,“唉,我忘记带年礼了。”

    “好了,我爹又不在乎这个。”李萍拉着他快步的跑回了家。

    家里的饭还没做好,没法子,他们家今天的也是新媳妇也上门。不过李秀才幼年失持,最亲近的也就是族长一家了。年轻时在族长家过年。但现在他也是要娶媳妇的人了,一早去族里祭完祖,又再去了族长家里拜年,总不好请族长夫妇过来看新媳妇,于是,陈静免了亲戚的观赏,但也挺苦逼,相当于在受李娘子的亲近教导中。

    看到他们回来,李秀才倒是很开心,豪哥儿也回去了,他跟李彬两人,明显的十分的没话说。两人正无聊的摆着棋谱,看他进来了,忙叫上他,李彬也终于解脱,把曾凡顶上。

    李萍则又穿上罩衣,下厨去帮忙了。这是跟曾家的两样的情形,李娘子真不想大年初一就骂媳妇,但是心情真的只能用黑暗来形容了。

    “娘,我来吧!”李萍看看母亲的脸色,笑着拍拍可怜巴巴的大嫂,自己上阵。

    刚她在外头看了,外头的两个灶头里一个焖着肉,一个熬汤。所以这里大锅正蒸着菜,而母亲正在手把手的教陈静切卤味。

    因为只有自己人,李娘子准备了一个阔口盘子,把各种卤味按着荤素搭配,摆成卤味拼盘,这个是考刀功的,明显是有些为难陈静了。

    “妹妹,我自己来。”陈静吸了一下鼻子,明明已经在家里培训过了,怎么到了李娘子跟前,一分也使不出来了。

    “没事,你第一次做,能这样很好了。以后看熟了,就会做了。”李萍接过了刀子,小心的片着猪舌,这个要切得很薄,才会透味。

    每一种内脏的切法其实不同的,李萍其实都不太清楚,也是李娘子边教,她边切。只是因为做惯了,于是做得比陈静略好一点。

    陈静看小姑也是要被教的,心里好受多了,不一会儿,拼盘切好了。李娘子才想起,“你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哦,事情做完了,就回来了。”她看看边上拌好的藕丝,“就这么几个人,要炸这个吗?”

    “要的,我答应让静儿带回去,给豪哥儿吃。”李娘子忙说道。

    “唉,又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可以骗小孩。”李娘子忙去起油锅了。

    李萍对陈静笑了一下,现在她觉得陈静今天比自己悲剧。她那愚蠢的婆婆,跟自己这好心却坏嘴的婆婆,其实自己老娘更难对付。因为你知道她不是故意为难你,所以只能生受了。

    有了李萍的帮忙,动作明显快多了,很快,堂屋里就摆了一桌子。这回打开了他们待客用的大圆桌面,这样六口人,就能坐得很宽松了。

    中间放的是大骨汤,大骨剁成小块,汤非常浓,也是放的萝卜,但几乎看不到骨头了,汤色真像羊奶一样了;

    边上八个菜,有烧着整个鸡蛋的红烧肉,肉切得比刚刚李萍在曾家切得小块很多,因为配上了鸡蛋,于是只能放上好大的一海碗;

    整鸡是黄焖的,看着金黄油亮;一条整鱼放在中间,当成看菜;但边上却还有一个糟鱼片,这才是给大家吃的;卤水拼盘,也占了大大的一块地方;更不要说放在一个竹篱装的炸藕海了。

    明明桌子比曾家的大,看着菜不如李萍在曾家做得多,但桌子上,真是碗上摞盘子,感觉上,连餐具都摆不上一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