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对策与无策(100+)

堂前燕归来 +A -A

        第二更

    “发什么呆?”李彬送回了未婚妻,一回来,妹妹难得的没在写字,却在猪圈前发呆。@樂@文@小@说|

    “没事,送大嫂回去了?”李萍抬头微笑,他们是吃了饭就走了,赶着关城门之前回去。

    “你把礼物退回,岳父不太开心。”李彬就事论事。

    “收了我会不开心。”李萍笑了一下。

    “嗯,我说了,你因为喜欢豪哥儿才这么做的,若是收了礼物,你会难受。”

    “谁说……”李萍抬头,想说谁说自己喜欢那个胖子了,不过看看堂屋,还是没说出口。

    李彬猜到了妹妹想说什么,笑了一下,轻轻的扒了她一下,带着她回了屋。

    可怜的豪哥儿正在与他的一百个大字奋斗,李萍深吸了口气,也坐下慢慢的写起字来。果然写字就可以放空自己,安静的做自己。

    李彬坐着看他们的账本,看看今天他们花了多少钱。正好看到了曾凡领走的120文,怔了一下,“你给凡哥儿钱了。”

    “他干了活,为什么不给钱?”李萍没有抬头。

    “可是!”李彬也说不清,但是他知道,若是自己,一定不会要。

    “他给我了!”李萍随手把钱又掏了出来,放到了桌上。

    “为什么?”李彬觉得自己三观碎了,其实他也知道意思了,那个收钱是因为他收了自己的工钱,但把钱交回给李萍这手,不得不说是聪明极了的。

    “给他弟弟换了两个鸡蛋!”李萍耸了一下肩膀。

    “真有太过份了。”豪哥儿抬头鄙视了李萍一眼。

    “我会十天给他们吃一次鸡蛋的。”李萍瞪了回去。

    豪哥儿对她做了一个鬼脸,低头继续写字。

    “我跟凡哥儿说好了,若他三十还不考上进士,就来这学堂教书。”李秀才看人齐了,轻轻的说道。

    “真是做得太好了!”李娘子的工作终于完了,坐下喝杯茶,结果听到这个,猛的站起来,狠拍了丈夫一下,真是太高兴了。

    “真是太好了,至少有个期限。”李彬也点点头,幼年的生活给他的记忆实在太深了。所以听到父亲也给曾凡划出了期限,连着李彬也跟着松了大大的一口气。

    李秀才轻叹了一口气,看着李萍,“还是要再辛苦十六年,你可以吗?”

    “是!”李萍笑了,其实母亲现在何尝不辛苦,只是心不累罢了。没有那种家有考生的生活了,于是身心放松了下来,就算一直在努力的生活着,感受不同的。

    “我看曾凡是个极聪明的人,说不定还能给他考上。”李彬看看那串钱,嘴角含笑。

    “那就要累一辈子了。”李萍轻叹了一声。

    大家一块看了她一眼,没想到她会这么想。可是还真不能反驳,李彬只能拍拍妹妹,一个无声的鼓励。

    豪哥儿忙伸出一个小胖手也拍了李萍一下,但他拍的样子,根本不像是鼓励,更像是泄愤。他要写一百个字,而每一个字不能随便,不然李萍会罚的,觉得自己好伤感。

    李萍不理他们了,安静的写自己的。豪哥儿看李萍不说话了,也就安下心来认真的写起来了,之前也认真,但是没有李萍陪着,总觉得差点什么。现在有人陪了,他舒服多了。

    而李家各做各事时,曾家又是阴云一片。曾凡一进家门,就觉得自己好像气都喘不上了,明明没一个人说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一进门,就压得他简直喘不上气。

    “爷爷,孙儿回来了。”他深吸了一口气,过去跟祖父请安。

    “嗯,辛苦了,快去歇会。”曾老爷子点头。

    “你岳父叫你去做什么?”曾娘子气鼓鼓的问道。

    “哦,是考较儿子童生试的事,还出了些题,让儿子好好温习。”曾凡打开小包袱,里面就是些他做的题。

    曾庆看了一下,就是考县试、府试要用的题型。看看儿子答的,点点头。

    “你岳父果然是了不起,这些题出得很是精典,你答得也好。”曾庆点头,把手稿还给了他。

    “县试无所谓,府试、院试,都是在省诚。”曾娘子急急的说道,你们可以不跟我说话,但是不能不让我说话。从这里去省城路费就要一大笔,还有就是住宿与吃饭。这还不是一两天。她不知道家里有没有钱,但是为了娶媳妇,非要提前花这笔钱,她深深的觉得不值。

    “凡哥儿,你回去温书。”曾老爷子抬头,不想说话,只是让长孙回屋睡觉。

    曾凡想想,“爷爷,孙儿想听听。”

    “没什么好听的,你们总是要下场一试的,这钱我都留出来了,用不着担心。怕我多花钱,就一次考出来,不要浪费路费。”曾老爷子说得气势十足。

    曾凡深深对老爷子一揖,默默的回屋去了。

    “大哥,今天你吃了什么?”曾全和曾仪也溜回房间,曾仪果然三句都不离他的挚爱。

    曾凡已经磨了墨,把要点都一一记下来。白天有些典记不清了,于是努力记住,好回来查书。刚看了一下,典自己没用错,但是正如岳父说的,还有更好的方式来表达。正入神,结果两个弟弟又回来了,曾凡还是坚持着把那段摘出,才抬头。

    “你大嫂做了牛杂汤,味道很好。”曾凡想到那红红的一小砂锅汤,番茄已经煮化了,这种天气,番茄原本就少见,用番茄熬煮那个牛杂,就算牛杂的份量不多,但真是鲜美,连富家千金的陈静都忍不住吃了满满一碗饭。

    “天,真是皇帝过的日子啊。”曾仪不禁哀号了一声。

    “大嫂家里这么有钱,为什么还要去卖饭?”曾全不禁问道,可以这么吃饭的人家,在他们看来就是有钱人了,一个有钱人,为什么要去抛头露面的去卖两文钱的浇饭。

    “她不喜欢闲着,他们一家都不喜欢闲着,有点空就干活。今天岳父还去院里摘菜,修学堂的桌椅,顺便还把堂屋给收拾了。”曾凡瞟了两个弟弟一眼,意味明显。

    “我功课没做完。”曾仪很机灵的拿出了自己的书本。

    “能有什么事做?”曾全吼了弟弟一下,挑衅的看着曾凡。

    曾凡没说话,低头继续看书,但是刚刚看书的心情真的就没有了,脑子里想的全是刚刚李萍的欲言又止,她应该想到了,于是不让他回来说。他又想到了李平的手,那是一个一点也不柔软的手,只怕现在两个弟弟的手都比他柔软光润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