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最无奈的那个

堂前燕归来 +A -A

    第一更

    当然受到冲击的还有边上看的曾凡,之前是觉得豪哥儿不受重视,听豪哥搞笑完了,又觉得陈家人挺好玩。㈧㈠Δ』中文网Ww%W.ん8⒈Zw.COM但是看到陈家的礼物,他这时才明白,陈家的深意。

    他们不是不重视豪哥儿,而是太重视了,才会想到易子而教,李家来教养豪哥儿,豪哥儿哪怕有点点进步,陈家人都表现出他们的极大的感激。所以这才是真正的教子之道。

    李家也是,岳父多么疼爱子女,可是舅兄十岁就去当铺做学徒,而二丫还不到十二岁,每天跟母亲一样忙碌,他就没看她休息过,李家就是这么教养孩子的。

    反之自己家,自己还会帮母亲扫个院子。两个弟弟和父亲在家里是什么活也不干的,他们常说是,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真的只有读书高吗?

    这种情绪一直持续到吃完晚饭,他该回家了。拿着他今天做的习作,这是李秀才要他带回的,让他回家再看看,让他用不同的方式来写同一篇题,这种练习是很枯燥,但是却是十分有用的。他抱着,显得魂不守舍。李萍给他拿了一个布包好,让他拿好。并送他出来。

    “你怎么啦?”

    “你觉得,真的是‘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吗?”曾凡回头看着李萍的眼睛。

    “这句话没错,但得看你用在哪!”李萍也没白读书,她还曾经有个当过好多任学政的翰林相公。

    “我看你爹在家干活了,但我家,我爹是不干活的。”曾凡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

    “这句话放在这儿,不是这么解释吧?读书使人明智,但这个跟干不干活有什么关系?我大哥在当铺里,学东西就比其它人快。他跟我说的是,因为他识字,他读过书,于是他脑子比没读过书的人转得快。书上也说,男儿当‘齐家,治国,平天下’;‘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所以读书是要人更好的照顾家里,而不是说,读了书,就可以什么都不用做。”李萍赶紧抬头,说得很慢,这种危险的思想,一定要把曾凡给掰过来。

    曾庆那种烂泥扶不上墙的性子,她就不说了。若是这位跟曾庆一样,大事做不了,小事不愿做,那么他就算真的考上了进士,其实也是走不远的。更何况还有一个人品问题。

    其实关于‘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问题,她也曾经问过翰林相公。她的本意是,读书人与读书人之间的差异其实是很大的,她生父也算是读书人的,她自己都觉得鄙视。

    翰林相公是告诉她,她生父根本不能算是真正的读书人。一个真正的读书人,其实就是该像范文臣公所说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不过,这些话,她就不告诉这个小屁孩了。

    她只要告诉曾凡,一个真正的读书人是该有责任感的,读书是为了让自己和别人过得更好,而不是因为读书,就显得高人一等,成为家人的负累。

    “你期望我考上秀才吗?”

    “当然!”李萍这个倒没有迟疑,她并没有听到陈静说了什么,所以完全无法体会他的点在哪。

    “可是我就算考上了,你也会很辛苦。”曾凡抿紧了嘴,一脸的矛盾。

    “是啊,我娘说,你考上了,才是我苦难的开始。那我一直卖饭,你会一直帮我卖饭吗?”李萍笑了,抬头看着他。

    曾凡则伸手从怀中掏出那一百二十文钱,递给了她。

    “这是你的工钱!”李萍怔了一下,却没伸手。她说了,这是他的工钱,他该得的。

    “我知道,所以我赚钱了,交给你。”曾凡也对李萍笑了,拉过李萍的手,把那小串钱放到了她的手上,“原本我想像豪哥儿一样,给每个人买件礼物,证明我赚钱了。但现在,还是给你吧。”

    “明天我给小叔们一人准备个鸡蛋。”李萍轻轻的说道。

    曾凡笑了,深吸了口气,“我回头会像你教豪哥一样,让他们学会干活。如果连自己都养不活,读书又有什么用。”

    “快回去吧,有些事,你即使是大哥,也许也不该做。上头有爷爷,父母,到头来……”李萍没说下去,这是曾家的事,她若多嘴,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原则上,她也不希望曾凡管,因为曾凡一回去就让两个弟弟学会干活,那么,曾家只会以为是自己家教坏了曾凡,两家的关系只会更上一层楼的坏。不过,她也不是什么好人。她说这话,并不是希望曾凡不说,而是期望着曾凡回去说。曾凡此时已经慢慢在思索曾家的问题所在,真的把遮羞布扯下来,只怕就能让曾凡对自己的家庭更加的失望。

    “你回去吧,出来太久不好。”曾凡拍了她瘦小的肩膀,心里也是一酸。他们都深深的知道,那个家庭带给他们深深的无奈,弟弟不能管,父母他没权置喙。而家里也许唯一的明白人就是爷爷,可他怎么会承认自己的错误,他养出了失败的一家?

    他决定接受岳父的提议,若是三十岁还是不能考上进士,他就不再考了,回来哪怕是做生意,也不能让妻子、孩子受苦。

    “你路上小心,反正,回家还是小心。”李萍纠结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嘱咐了一声,两家这种情况,说是定了亲,但关系却是十分尴尬的。他在家里呆了一天,回家就算不管教弟弟,只怕日子也不好过的。

    两人一块卖了这么久饭,每天说的话虽说少,但是心却近了很多。她想说什么,他也明白,却也不好说什么,只是轻轻的再拍了她一下。自己跑出去了。

    李萍轻叹了一声,觉得真难啊!现在她觉得自己不可怜,最可怜的那个,其实是曾凡,她就算真的嫁过去了,也不过是孙子媳妇。而且还是有钱、有本事的孙子媳妇。当家的曾家爷爷,再怎么着也不能把她怎么着!

    而曾大娘闹出退亲这场戏之后,只怕在家里也就没什么实际的地位了,想刻薄她也难。但是,曾凡是儿子,面对自己的爷爷和父母亲,他只能深深的无奈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