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考试之难

堂前燕归来 +A -A

    第一更

    李萍刚刚下午已经没什么事了,用外面的小灶熬着汤。网WくwくW . .CoM她现在努力在尝试着用各种不好的食材煮出好吃的食物,为了不浪费,又做了一个很小的炉子,也可以烧柴,上面只有一个小小的砂锅。

    让她做各种试验,然后用笔记上自己的心得,若是好,她就留着家人吃,若不行,就倒进做猪食的桶里。今天运气不错,煮的番茄牛杂汤。

    下午肉铺送来一些牛下水,原本李娘子就跟村里的屠夫关系很好,之前就打了招呼,卖不出去的东西就送来。不管是什么,只要是能吃的。因为平时一直照顾他的生意,今天正好有牛摔下山,于是送了一些下水来,表示感谢。

    牛下水洗干净了,其实可以红烧来吃。不过数量有点少,想了想还是煮了汤。因为这不常见,于是她特意去买了几颗番茄来调味,她一直在试味,今天看来晚上有鲜辣的牛杂汤可以喝了。

    她刚把小砂锅拿开,准备换壶水上去。想着,要不要可以给父亲和曾凡热点羊奶喝。今天她买得有点多了!结果门口就传来了豪哥的叫声。她只好跟出去了。

    “我一定不是我爹亲生的,真的,他讨厌我。”豪哥儿边走边牵着李萍的手抱怨着。

    陈静就在后面笑,经过当铺时,她还叫豪哥儿去跟李彬说一声,说她把豪哥儿送回去了,他晚上不用去陈家接了。然后豪哥儿就已经告诉了李彬一次,他被父亲打了,他是捡来的孩子!

    李彬送他出来时,看到陈静,两人不好在街头说什么话,只能相视一笑,就尽在不言中了。现在豪哥儿又跟小姑子再告状,真是让人很无奈。

    李萍也不理他,反正不理他,他也会说的。带他们进去,李萍忙为陈静和曾凡做介绍。

    “这是大嫂。”

    陈静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曾凡,一个十四岁的少年,个头比李彬矮一点,如弟弟说的,没有李彬长得好看。不过也算是个英俊的少年了。

    她注意到,此时李家的餐桌上,摆满了书本和粗纸。显然,刚刚,未来公公正在指点曾凡读书。

    陈家自然知道李家的应对之法,倒都是为李秀才那神来之笔叫了一声好。有这个约定,外头也就有了李家与曾家不和的传言。这是为将来退亲埋下伏笔。结果在这里看到公公正在指导曾凡,这是说明,他们不想退亲吗?

    曾凡很听话,忙跟着陈静乖乖的叫了一声,“大嫂!”

    “凡哥哥,我被我爹打出来的,他讨厌我。”豪哥儿又跟曾凡告状了。

    现在无语的人有三个了,曾凡有点蒙,直接看向了李萍,李萍只是对他摇摇头,曾凡虽说最近跟他们的关系变近了,但是交流上还是差一点的,觉得不能不管可怜的豪哥儿。

    当然,也有些认识上的偏差,好好的富家子,为什么送到乡下来,还由着他们去摆摊。他的想法里,不知不觉就已经造成了这是陈家不受宠爱的孩子。于是曾凡听豪哥儿这么说了,还真的相信了。

    “没事没事,凡哥哥喜欢你。中午你萍姐姐做了特别好吃的南瓜饼,可好吃了,别气别气。”曾凡蹲下,轻轻的拍着他。

    陈静瞪大了眼睛,回头看着小姑子。

    李萍摊了一下手,自己没看见,带着大嫂进了母亲屋里,她最近没什么空织布,现在交货期接近了,李娘子恨不得一天日有二十四个时辰才好,所以儿媳来了,她都没起身,飞快的织着布。

    “大娘,我来了。”

    “好,跟二丫玩去,吃了饭再走。”李娘子笑着点了一下头,但眼睛却一直没离开她的布,手脚都成惯性的在织机上有规律的动着。

    “出去吧!娘今天应该能织完。”李萍带着陈静出来。

    曾凡已经抱着豪哥儿一起看书了,他们找了一个故事书,由着豪哥儿读,然后曾凡帮他认他不认识的字,顺便解释是什么意思,两人看着相处还挺和谐。李萍也懒得打扰他们,带着陈静出来,她准备煮奶茶了。

    富相公生意做得大,还会跟洋鬼子做生意,没事还会跟他们显摆一下那个洋派。她还挺喜欢喝奶茶的。家里还是有点好茶的,于是有了羊奶,她就想到了奶茶。

    “这是蒙古的方式吗?”

    “不是那是放盐和酥油的,我这个只放点糖就好了。”李萍一想也是,陈静也从省城回来,那也不是那没见识的主。

    “为什么?”

    “好喝!”李萍突然想到,自己可不该懂这些的,只是随便找了一个理由。小心的熬煮了香浓的奶茶,端进了屋里。

    还给李娘子送了一杯进去,但李娘子连说话的功夫都没有,哪里有功夫吃茶,直接没搭理她。

    李萍也没法子,只能由她了,再退出来,陈静已经在外头跟曾凡聊起天来了。李萍两世为人,很多事她知道,不过她是看得太多,懒得聊。

    但陈静不同,她是巨商家的小姐,从小也是被亲娘严格教养长大的,她性子也是这两年在父亲的家里受了点夹磨外,人生其实没一点挫折。她的性子其实挺直爽的。当然,这种直爽之外,还有点小小的狡猾。

    她刚一直在看曾凡和豪哥儿相处,基本上,她现在觉得李彬说得没错,曾凡可能是曾家惟一可以救一下的人。若不是这样,估计李家早想法退亲了。

    不过,那家人实在太让人纠结了,陈静如果不想自己给曾家跪下的话,就得让这位头脑始终清醒。

    “伯父,凡哥儿考试没问题吧?”陈静看向了未来公公。

    “是,他读书算是扎实,郑夫子是严厉的先生,这些年素有威名,一个童生试还是难不到凡哥儿的。”李秀才下午主要教的是童生试会出的题型,考秀才也是分三步的。

    考秀才叫院试,但在考院试之前,还要经过县试和府试。今天李秀才就是把县试和府试的题型给曾凡看看。

    县试府试顾名思义,就是县官与府台来主持考试,这两关基本上并不难过。但是院式还分岁试和科式。所以让曾凡十五岁之前考上生员,这本身就极其的不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