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赚钱了,赚钱了

堂前燕归来 +A -A

    第三更

    陈家这回每个人都有礼物,连豪哥儿不喜欢的大太太都有,一个竹子做的痒痒挠。网W wくWく.★.CoM大太太都不知道自己要这个有什么用?就只能看着这个名义上的儿子。

    “天凉了,这个可有用,我就够不着背。”豪哥儿又抢回痒痒挠,给她示范了一下,还特意露出特别舒服惬意的表情。

    让大太太都忍不住喷笑出来,只好说,“谢谢你,这么记着大娘。”

    “没事儿,大娘,你要记得哦,这是儿子第一次自己赚钱买的哦。!”豪哥儿很认真的双手递过去,再说一次。

    “是,我们豪哥儿真是能干,会赚钱了。”大太太心里有点点松动,声音都放缓了些。

    “对的!”豪哥儿点头,就是这句话。

    给二太太的是个顶针,也就是李娘子用的那种便宜铜制的,但李娘子天天用,都磨得有金子般的光泽,是豪哥儿顶顶喜欢的一件玩艺,于是想到给自己娘买什么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个,结果买回来,他不高兴了,新的跟旧的有质的区别,听了李萍的解释,他勉为其难的拿了出来,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对母亲说道,“娘,你要干活,天天干,顶针才会漂亮。”

    结果是显而易见的,二太太不是那打孩子的家长,伸手看看顶针,然后很温柔的对儿子说道,“今天起,一天一百个大字。我会告诉你萍姐姐。”

    豪哥儿抽了一口气退了三步,一脸被打击得苍桑。

    “你没东西送我吗?”陈静盯着弟弟,这个小子不会只想到巴结老娘,忘记自己了吧。

    “哦,给你,糖是我买的,包的帕子是萍姐姐绣的,不过是姐夫买的帕子,让萍姐姐绣的花样。”豪哥儿懒洋洋的,他自然不懂中间的区别,他觉得自己的糖还用包装吗?摇摇头,看着姐姐,强调了一下,“我去糖果铺子挑了好久的,这是我觉得最最好吃的。”

    陈静脸红红的,不过听完弟弟的话,好像哪不对,想想侧过头,“你不是把铺子里每一种糖都试了一遍吧?”

    “嗯,不试哪能知道哪种好吃。”豪哥儿说得理所当然。

    “谁陪你去的?”陈静有点想崩溃了,觉得小姑子教得是不是有点过份。豪哥儿这样是不行的。

    “姐夫啊,萍姐姐说太丢脸的事,不用叫她。为什么买糖是丢脸的事,我问姐夫,姐夫说,那是萍姐姐脸皮太薄,店里明明让试吃的,为什么不试吃。我又不是不买,我买了啊!”豪哥儿说得理直气壮。

    “唉,现在我知道你爹为啥喜欢你姐夫了。”大太太又笑了,轻轻的摇头。

    “我也喜欢姐夫,长得好、性子好、主要是聪明。”豪哥儿点头。

    陈静则有点呆,刚刚豪哥说错了吗?好吧,其实试吃也没什么。

    “咳咳!”陈福兴等了半天了,结果儿子连大太太都送了礼物,为什么没有自己的。

    陈静醒悟,忙扯了豪哥一下,“你没给爹买东西吗?”

    “不知道买什么,不过姐姐有买。”豪哥儿想起来了,忙去拿包。

    李萍不是那不懂事的,陈家老爷帮他们上下打点,他们才能在那儿把摊子摆下来,哪有装着不知道的道理。不过买什么她也犯了难,人家是富,礼物就得想清楚。贵的送不起,便宜的自己都看不过去。想来想去,她有限的手艺里,也就只能送墨了。自己特意找人重做了一付模具,再买了些金粉、颜料。细细的做了两方墨绽出来,锦盒是李彬去找人买的,拿出来,倒很是有看头。

    “怎么想到要送墨,这墨不错,你萍姐姐花了多少钱?”陈福兴点头,觉得李家一双子女都是人精了,知道自己喜欢这些,于是投其所好,谢谢自己的帮助。其实他很明白,就算自己不主动说,李彬也会去办,当然,事前跟自己说一下,自己还能驳了女婿的面子。于是抢先说,得个好。而李萍就是那懂事的,知道好歹。所以不管东西好坏,这觉悟就让人觉得这丫头不错。

    “可贵了,金粉那么一点点,敢要十文,还有颜料,真是太贵了。”豪哥儿这会儿就是一脸肉痛了,两边的小脸都抽抽了。

    “我问你墨。”现在陈福兴想抽儿子了。

    “我说了,金粉,颜料,还有模子,对了还有盒子,用了几百文呢。我们好些天都白做了。”豪哥儿说得很认真。

    “所以,这是你萍姐姐自己做的?”

    “对啊!你看,这是我们学堂啊!这是学堂门口的树,这是先生的印章。姐姐画的图样,让人做的模子。独一无二哦!”豪哥儿指着墨上的花纹给父亲解释。

    “你小姑子连墨都会自己做?”大太太张大了嘴,刚刚那个锦盒倒是没有多想什么,一个在街头卖饭的,竟然会做这么精致的墨锭。

    “那当然,萍姐姐还会做墨汁,学里用的墨汁都是姐姐自己做的。听师母说了,能为学里省很多钱的。爹,姐姐很用心的,先生用的墨都是什么花纹都没有的。”豪哥儿忙又对着父亲表达了李萍的诚意。

    “松烟墨!她只花了几百大钱!”陈福兴拿起一块轻嗅了一下,一脸暧昧未明的笑容。当然,还是瞪了儿子一眼,“你呢,真的没给我买东西?”

    “真的不知道给你买什么啊!给你吧,姐姐非要我买一个,可是你的东西都很贵的,我买不起。我买了一把扇子给你!”豪哥儿非常不情愿的拿出了一把折扇,看上去倒是很不错的黑色古木的扇骨,没看扇面,就凭着这扇骨,就让陈福兴喜欢了。

    “你挑的?”

    “我喜欢新的,我不喜欢别人摸过的。不过姐姐挑了半天,说这个好,让我给的钱。爹,你要好好保管,这个用了我很多钱,比大娘,娘,姐姐加起来还贵很多的。”豪哥儿拉着老爹的手,十分殷切的说道。

    “那要不要我找个盒子装起来,将来死了再传给你?”陈福兴阴森森的看着儿子,真心的觉得这个小子很欠打啊。

    “也可以,你好好留着啊。”豪哥儿点头,觉得这是个好办法。

    于是结果很不难想像的,豪哥儿被的自己亲爹揍了,然后吃完午饭,豪哥儿就让陈静送他回李家,表示陈家他是待不下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