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没有闲人

堂前燕归来 +A -A

    第三更

    豪哥儿头天就回去了,休沐李萍也没去李族长家,自己在家里把锅灶什么的一收捡。网W√wくW√.√ .CoM饭菜的桶也拿出来好好洗了一下,又放在大灶里好好的煮了一个透心。放在院里斜叩着,在那儿阴干。

    李娘子也在织布,现在多门小生意,她还忙个半死,织布都得抽时间了,真是有点时间就赶过去织。李秀才算是很清闲了,他看妻子女儿都挺忙的,于是学堂里的事,他就自己干起来了。小桌子、小椅子哪坏了,他就自己动手修修。

    曾凡没进门,就先看到李秀才在修学生的小桌椅,看他来了,随手给了他一块抹布,让他去擦书桌。

    这是私塾,孩子再乖,其实也都是有痕迹的,不然,李秀才自己修什么,就是这些孩子们太皮实。

    曾凡倒是心里舒服了一些,把桌子椅子抹干净了,又拿了些糨糊去糊墙,之前糊住的地方,有些脱落了。终于等学堂的事做完了,李秀才带他进门,二丫已经刚把灶上的事做完,外面的灶上熬煮着猪食,而二丫就在灶边上,手边还有一个小针线簸箕,她看火时,还在做着绳结。门外就能听到里面织机的声音,显然就算是一早,他们一家人都挺忙的。

    “来了!”李萍看到了父亲引着曾凡进来,忙起身,顺便看看锅,顺手把一大簸箕的菜帮子倒进了糠糊里,还搅了一下。洗了个手,引他们进屋。

    “你忙你的。”曾凡为自己的闲有点愧疚了。

    “没事,还有事找你的。”李萍让他坐下,自己到母亲屋里拿了一个匣子出来,其实每天她除了让豪哥儿记账之外,自己也会记一笔,每天出多少,进多少,她都记录了,当然钱也放在这匣子里,除去开销,她每隔一段时间就去换成银子,利于储蓄。不过做的时间还短,匣子里就一小块银子,其它的都是散钱。她没什么好瞒母亲的,就放在她屋里。

    李娘子也出来了,给曾凡倒了一大碗米汤,现在他们家已经不出去打豆浆了,改喝米浆,反正豪哥儿很喜欢喝。

    “你天天帮忙,这是你的工钱。”李萍给了他一小串钱,还有一个记账本,让他看看,豪哥儿每天四个钱,他也是。所以他帮了三十天忙,有12o钱。

    “不用……”曾凡一下子脸红了,那钱跟烫手一样,他觉得自己被深深的伤害了。他是帮自己的未婚妻,这怎么能要钱。

    “不是,我之前就说了,你工作,我就该给你钱。就跟豪哥儿一样,做了事,就该给工钱。不然,我就是没道理。”李萍说得轻言细语,但是语气却是很坚定。

    “不用,我……”曾凡以为她又听到了什么,想到早上母亲的话,还有弟弟的平日的言语,有点愧疚了,忙说道,“你不要听外头人乱说,我乐意帮忙的。”

    李萍还真不没听说什么,不过听到曾凡这么一说,两世为人的她,倒是啥也不用说了。显然,有人对他帮忙不满了。

    “所以现在有人说你不该帮忙?还是说你影响了学业?”李萍盯着曾凡的眼睛。

    “没有,祖父有说,这是我女婿该尽的责任。”这个曾凡倒是松了一口气,神情松懈了下来。

    李萍笑了,如果曾家老爷子不觉得她卖饭有问题,也不觉得曾凡帮忙有问题,那外头传什么?曾家最不满意的是什么?应该是曾全和曾仪的饭钱。李萍每天给曾凡带饭,所以那不收钱,豪哥儿是知道的。但曾全和曾仪吃饭却是要收钱的。

    “我卖饭有什么错吗?”李萍眯着眼看着曾凡。

    “没有!”曾凡这个倒是很明白,原本就没错,凭着自己的劳力赚钱,何错之有。

    “你弟弟吃饭,我收钱,有错?”李萍再问。

    “没有!”这个曾凡也觉得没问题,人家就是卖饭的,难不成就该白给他们吃?

    “你帮我干了活,我给你工钱,错了吗?”第三个问题又砸了过来。

    “没有……啊,不是,你每天都有多给,我……帮你是应该的。”马上,曾凡就乱了,好像怎么说都不对。

    “没有什么应该不应该,凭着自己的双手赚钱,有什么该不该的,你工作了,就该收钱。凭什么不收钱。豪哥儿都收钱了!”李萍的脸更严肃了,扔过本子,并给他一只笔,“签收!”

    曾凡看看,他名字的上面已经有了一排豪哥儿的名字,豪哥儿是天天领,所以每天都是四文,看着豪哥儿那工整的笔迹,倒是有点感动,陈豪两个字写得工工整整,表明了他的郑重。

    他签了字,看那12o文钱,这是他生平第一次赚到钱,竟然有些复杂了。他也赚钱了。

    李萍看看账本,收了本子,把匣子又放回了母亲的屋里,她赶着出去看她的猪食了。

    “来,把这个题目做了。”李秀才是真叫他有事,女儿这么努力的赚钱,他能做的,就是让女婿考试能更加的有把握。

    曾凡收住心神,把钱收好,制止自己的心跳,专心的去看题目了。李娘子从头到尾都没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看问题解决了,就回去织布了,大家又各归各位。

    而李秀才也没闲着,去后头看了看菜畦,收了些菜回来。就在屋里摘摘捡捡了,他不管洗菜的事,只用弄好了,整齐的码在门口的小窗前头就可以了。

    弄得曾凡写文章时,都还忍不住抬头看看岳父干活的样子。菜摘完了,还拿了个抹布,把堂屋抹来抹去。看上去,堂屋里原本就一尘不染的,之前摘完菜,他还扫了地,那些摘下的老的坏的,都是分开放。显然,这些活岳父不是第一次做了,做得很有条理、老练。

    李萍再进来时,已经是喂完猪了,她看到了新鲜的菜叶,看着曾凡,“午饭,你想吃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