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憋闷的曾凡(60+)

堂前燕归来 +A -A

    第二更

    这些日子,曾凡天天在李萍这儿帮忙,虽说每天工作的时间真的不长,但是真的有种奇怪的感觉。网Wくw W★.√√. C o M★什么感觉,他其实也是说不清的。

    现在每天有热菜热饭可以吃,两个弟弟都长胖了一些。他没胖,但他却吃得比弟弟们好。虽说他一再说,不用特意给他单作的。但李萍说,他干活了,就得给他干活的待遇,豪哥儿也是在家里吃饭的。

    豪哥儿忙得意的说,他是有工钱的。他喜欢强调这点,表明自己可是不同地!

    曾凡就会点头,表明,豪哥儿是了不起的孩子,是他不能比的。豪哥儿就很高兴。

    曾凡有时看豪哥儿时,就会想自己的弟弟们。他们每天除了读书就啥也不干了。但豪哥儿已经为自己能赚钱而自豪,这是差距吗?

    之前为了省钱,他们就是吃点烧饼,母亲倒是让他们吃点汤面之类的,好歹汤汤水水,但是他却知道,三兄弟中午在外面已经很费钱了,他不忍乱花。

    看到二丫自己每天出来卖饭,他和弟弟们也私下讨论过,这能赚到钱吗?两文钱,一份钱。说实话,那一份饭对一个成年人来说,是不够的。有些老顾客是拿个大碗来,买个两三份的。而这样的,他会注意到,二丫会多给一些米饭,怕人不够吃。所以这样能赚到钱吗?

    但是若说,这不赚钱,那么天天过来卖饭了,只是为了给他们吃上饭,他还没自恋到这一步。后来街上又出了几个这样的小饭车。也跟二丫一样,一勺饭,一勺汤。也只卖两文。但没两天,都是等着二丫卖完走了,来晚买不到的人才会去别的饭车去买。

    他知道,因为二丫的饭都是新鲜的,浇头做得又浓又稠。里面还会有些猪肺块,味道真的很好。每天的汤味也都有不同。大家也不至于吃腻味。所以曾凡觉得二丫应该是能赚到钱的。

    他心里隐隐的有种想法,二丫每天这么努力的在工作,而李家每一个人都在工作,就算是富家子的豪哥儿也在帮忙做事,每天赚几文钱,好给自己的姐姐买点好吃的。

    那么为什么自己家里,除了祖父、母亲,其它人都是闲着的。而祖父其实除了伺弄他的土地,其它也是万事不管的。母亲每天很忙,家事很多,但是这些却是赚不来钱。于是处处受到祖父与父亲的蔑视。到这儿,他就不敢想了。觉得自己有些大逆不道,但是心里真的很难受。

    第二天一早,他吃过早饭,就跟祖父说道,“爷爷,岳父让孙儿过去一下,他有书要交待。”

    “去吧!”曾老爷子点头,这些日子他其实也觉得堵得慌的。他是方正了一辈子的人,这回的事,其实他开始反思自己对儿子的教育了。李家的态度很明白,他们这回鄙视他们的所为,他们之前也许是气愤曾家的没有礼仪,但现在他们是鄙视曾家的家风。

    曾李两家的村子就是紧邻着,李家的二丫在城里卖饭的事,怎么瞒得住人?大家都啧啧议论着。能不能赚钱其实谁也说不准,大家都知道二丫的生意极好。然后三个孙子都受了惠。

    明显的,他们脸色好多了,也长胖了些。而曾凡有帮忙的事,他自然也就知道了,于是曾凡能想到的事,他自然也想到了。李家没有闲人,明明是富家子的豪哥儿,也在帮忙做事,天天风雨不改的去帮忙收钱吆喝。

    而自己三十多岁的儿子长到这么大,真是一分钱也没赚过。甚至没帮家里做过一点事。此时,他羞愧了,但是却也没法,儿子是养的,再怎么着,他也只能认了。

    对于曾凡去李家帮忙的事,他装做不知道。现在李家叫凡哥儿去家里,表示李家慢慢重新接受了凡哥了,这是他所乐见的。他心里暗暗的期望着,凡哥儿能像李家人,努力正值的过日子。

    “要你去做什么?每天说是送饭,还问你收钱,你还帮忙了……”欧阳氏现在也是破罐破摔了。那天公公和丈夫知道她去退亲之后,除了公公摔了两个碗外,没一个人再多说一句话。

    公公看都不想看到她,不管她做成什么样,他就当家里没这个人了;而丈夫也是,叫到脸上,他也能当听不见;儿子们还好,可是儿子们要上学,放学回来也就是吃饭,读书,睡觉,谁又有空跟她说话。

    小儿子还不错,还会说说外头的事,比如说二丫每天送饭过去,但是那是给了钱的。听到这个,欧阳氏就来气,她没想两文钱,让她的儿子吃饱了饭,她想的是,那是儿子未来的媳妇,连两文钱的饭都不给儿子吃,还是人吗?这会儿,儿子又要去岳家,她自然又来气了。

    “是,儿子以后不让二丫在学堂那儿摆摊子了。”曾凡低下头,抱着拳,低声应道。

    欧阳氏一下子气闷了,这是什么意思,不让她去摆摊,他也不去吃了,也不会去帮忙吗?曾全和曾仪一怔,“那我们还有饭吃吗?”

    “反正也赚不到什么钱,还是让二丫别做了。”曾凡还是低头说道。

    “也是,姑娘家,这么太辛苦了!”曾庆点头,他原本就是简单的人,并没有想很多。

    “爹,大嫂不去卖饭,我们就只能吃烧饼。”曾仪急急的说道,大哥对大嫂卖饭的事只在第一天说过一句,以后再没提了。就算学堂的同窗们笑话大哥,他也不为所动,天天一下课,就冲出去帮忙。让曾全兄弟都觉得很气闷,有时也想让大嫂别在学堂门口卖饭了,实在有点丢脸。但跟大哥说了,却一点反应也没有。他们只是让大嫂不要在学堂门口卖,却不是让她不要卖。

    就算现在很多人卖饭了,但是同窗们都试过了,一致评论过,还是他们家大嫂的手艺最好。其它人卖的饭,跟他家大嫂比起来就是难吃两个字了。所以现在大哥说让大嫂不要做了,曾仪又不蠢,立即反对了。

    “你就会吃。”欧阳氏又追打起曾仪来了。

    曾全也是一脸焦虑,也不知道是为了没饭吃而焦虑,还是为母亲又要狠打弟弟而焦虑。

    “李家自己的事你别管,他们要不要做生意,跟你又有什么关系。你尽女婿的责任就好。你岳父总算对你没什么了,别糟蹋了这份心意。”曾老爷子也似乎没有看到,放下烟袋,终于开口说话了。

    曾凡竟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了,但是生生的忍住,默默的对着祖父行了一礼,默默的出去了。至于说曾仪在挨打的事,他当没听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