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心寒与放心

堂前燕归来 +A -A

    第三更

    最后一个人终于走了,大家一起松了一口气,一直埋头于饭桶之后的李萍也直起了了腰。网W√w√W ..CoM她都不知道自己这样多久了,好像都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但还是把最后一份比较多的,盛在碗里了,直接递给了曾凡,“吃了快回去休息一下。”

    “你们不吃。”桶里已经没饭了,而他看到,其实他们三人里最累的那个应该是一直没抬头的小未婚妻。

    “回家吃,我娘做了。”李萍笑了一下,回头看看曾全和曾仪,好歹好事做全套,“有什么是你们不吃的吗?”

    “没有,大嫂,这是你自己做的?”曾仪刚刚已经辩认过了,他们碗里全是不值钱的,但是没想到,这些东西随便煮一下,竟然会这么好吃。他们直接觉得这就是法术一般的事了。

    “是,做得不好,抱歉。”李萍笑了一下,还真不是谦逊,主要是自己老娘实在太能干了。

    “已经很好了。”曾仪感动了,现在觉得,这样的大嫂也不错,至少做的饭不错。

    “姐,我们该走了。”豪哥儿抱着那已经满出来的小钱袋子,幸福感满满的。他决定明天要让李娘子做个大点的钱袋子,这个太小了。

    “你们明天带个碗!”李萍盖上桶盖,自己坐在车辕上,还嘱咐了一声。得到应承之后,就要离开了。

    曾凡忙扒了几口,把空碗递给了豪哥儿,目送他们离开。

    曾全想想,觉得有点不太对,“大哥,你吃饭,大嫂也收钱?”

    “为什么不收,谁吃饭不收钱?”曾凡给了弟弟一个白眼。

    “可是你还帮着大嫂干活了。”曾仪表示同意。

    “你们一个一勺半饭,汤也是干的多,他给别人,都是一样一勺的。”曾凡是全程看下来的,而他的那碗,至少是别人的两碗。

    他不觉得收钱有什么不对,两文钱一份饭,这其实更多的还是为他们着想吧!

    现在他看两个弟弟也不顺眼起来,在这城里,用两文,他们在这里能吃到什么。顺便想到,刚刚弟弟们都没有向二丫道谢。昨天那么多卤肉,让他们吃得饱饱的,今天竟然也不提一下。自己昨天有特意告诉他们,这是二丫买的,结果他们没想到昨天的肉,却还介意二丫问他们收了饭钱。

    他此时脑子里只有岳父之前说的‘心寒’二字。所以这就是‘心寒’?没有看到别人的好处,却只想挑出别人可能的错处。

    只是这些,他还是只能闷在心里。自己低头进学堂了。二丫特意在学堂门口摆摊,应该是看自己没地方吃饭,于是才想到这个主意的。想到这儿,他的内心一下子又温暖起来了。

    曾家兄弟的争执是很小声的,外人根本看不到,但是三人的脸色,在有点阅历的人眼里,其实是根本不用语言,就已经一清二楚。这一幕,全落在了对面的酒楼上,陈福兴和李彬的眼里。

    陈福兴是中午才知道儿子要出来摆摊的,兴高采烈的就跟着女婿过来了。真是从头看到尾,笑个不停。

    看着儿子收钱,他目光如炬,他可是矢看得很清楚,他儿子可没收错一文钱,当人少了一点,他就会忙对着街口大喊,引人过来;有人插队,他还会斥责,特别是对打二次饭的纠结,很让他满意。

    今天第一天,原本看他们桶里就只有半桶,这是试卖,看看效果,若是人人都吃好几份,根本就起不到推广的效果。所以就算儿子不懂买卖,但是他还是敏锐的感觉到了并且制止了。现在他觉得,儿子除了有点胖,其它的,真没挑了。

    “对了,你妹妹怎么想到做这个?”陈福兴也看到曾家兄弟的表现,但他学乖了,就算是对着女婿,也不会让他太被打脸,根本不提。

    “自立方能自强,小婿让母亲把她做手工的钱给她,由她自己支配,现在她应该是想着,她能做点什么。”李彬忙向岳父表明,他有听岳父的话,好好教妹妹,“昨天他们有碰到曾凡,看他们午餐只能吃烧饼,于是看看城里的餐点,就想到做这个了。”

    “嗯,就该如此。主要是知道带上豪哥儿,真是有心人!”陈福兴点头感叹,想想,还是忍不住问道,“边是那个就是曾家的那个小子。”

    “是,长得还可以,性子也不错,就是家里太糟心了。”李彬也看到刚刚的那些事了,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曾凡知道帮忙,知道不能让二丫一个人那么辛苦。而那两位小叔子,一听到豪哥儿叫卖了,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退后一步,然后吃自己的饭。

    吃完了,还是不帮忙,就是远远的看着,就好像很丢他们的脸一样。而最后,两人拦着曾凡说话,傻子也看得出,这俩对妹妹是有微辞的。为什么,他就算听不到,也无非是怕丢脸之类的。内心也有些愤怒起来!

    “是啊,是啊,想要称心如意不容易的。不过我倒是觉得你妹妹有脑子。你看,就凭着看到未婚夫只能买烧饼,就想到,可以来做低档的午餐。”

    陈福兴点头,他是商人,他一点也不相信,李家能养出什么情深义重的小妮子。看她把豪哥儿教成这样,也知道,这是个脑子特别清醒的女孩。

    她做这个饭摊子,赚钱才是第一位的,而笼络未婚夫只是第二位。而现在看来,两样,她都做到了。

    想想,自己女儿好像有点危险,在这人精一样的小姑子面前,她还混得下去吗?还好,只是小姑子,总会嫁出去的。

    陈福兴现在对李家其实是整体满意的,除了因为李萍真对豪哥儿好外。他们更看重的是,她对豪哥儿的管教是得宜的。

    他近期和二太太一齐关注豪哥儿,他们都觉得李家实际上是想把豪哥往着一代巨贾的道路上赶。

    陈福兴是信任李秀才的,他们是朋友,有些事,瞒得了亲家,却是瞒不了朋友的。李秀才是谦谦君子,他没那么多弯弯绕,他是真的有很认真的教豪哥儿读书。但是挡不住家里还有别人在努力往另处指引。

    从豪哥儿口中他明白,女婿和李萍都在努力教儿子做生意的法门。这才是让李福兴越来越欣赏李彬和李萍的原由。

    这表明了一点,李家没有想吞了陈家的意思,不然,他们就要教豪哥儿读书了。若是豪哥儿去读书考学,自己将来能依仗的,也就只有李彬这个女婿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