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卖饭了!

堂前燕归来 +A -A

    第二更

    第二天,李萍从族长家出来,就匆匆的回家了。网W w√W√.く .CoM米饭李娘子已经先煮上,李娘子是能干人,她听李萍说了浇饭的样子,就自己煮了捞米饭。

    捞米饭,蒸出来,饭会一颗颗的,米饭会很甘香。但是不得不说,那个米饭是不怎么顶饱的。蒸出来很松散,看着一大勺饭,但真没多少。但是这种饭做浇饭才好吃。

    而另一边的锅台上,李萍开始做臊子了。这也是李娘子给她的试练,之前做家里的饭,她总也不很放心。但是现在给别人做,李娘子觉得就无所谓了,正好让她撒花的练习。

    她让母亲买了些豆腐坊的碎豆腐回来,还有些萝卜、红薯之类又经放,又便宜的大块蔬菜。

    先在锅里放了一勺油,放进大蒜头、姜片,还有些花椒面。爆得香香的,又放了一大勺的豆瓣酱。什么切块的红薯、白萝卜、还有大白菜帮子一块放下去翻炒。菜什么炒软了,就放水,煮得酥烂,加入豆腐碎。

    其实蔬菜汤就算什么都不放也会很好吃,但这是做臊子,也不想放肉,只是在菜子油中加了三分之一猪油,配合着有些咸的豆瓣酱,就有了肉味。加上萝卜和大白菜帮子煮烂了味道会非常好,姜蒜提味,红薯的功效是让汤起稠。豆腐就是看着东西好看,而且咬起来,有肉的感觉。

    李娘子就在边上看着,看着汤稠了,她试了一下味道。想想,加了点虾酱。李萍再试试味道,果然好很多了。

    “我好像在调味上总差点,要不我晚上去看看市集有没有便宜的内脏之类的东西卖。也许有点肉,会好一点。”李萍觉得烹饪是要有天赋的,显然,她没有这种天赋。

    李娘子给了她一个白眼,对于这个,她不给评价。两个新的木桶,李娘子去买的,回来都认真的洗过,还用热水煮过。因为第一天,说是一桶,不过李娘子觉得没底,都让她把份量减半,只做了半桶。在他们弄好车子,豪哥儿正好冲进来。

    “我回来了,我回来了。”豪哥儿大胖脸都激动得红了,而他后面还跟着了几个孩子,都挺激动的,跟在后面探头探脑,“怎么样,我说吧,姐姐还我去做生意,回来我跟你们讲故事啊!”

    李萍笑了,没搭理他,让他上车,自己安静的赶车进城,李娘子都有点担心,差点跟上,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儿子说得对,女儿得厉害起来。

    至于说给曾凡送饭这个问题,李娘子倒没反对。一家人得罪光了也没事,只要曾凡听话就成。而现在,是笼络住曾凡最好的机会。

    李萍摆摊子的地方,就是曾凡的学堂门外,她让豪哥儿先进去找凡哥儿,她留在外面找了个空地,把车拴好。

    小孩子子也不怕什么,曾凡他们学堂放学较晚,反正都是各村来的,都回不去,于是先生就特意多拖一会,不过正好让他们赶上了。

    豪哥儿先伸头,看看有没有曾凡,看到人了,就在观察四周,一直看到先生说,下课吧。他才欢呼了一声,然后所有人都回头看着哪来的地主家的傻儿子。

    “豪哥儿?”曾凡忙过来。

    “哦,凡哥哥,给我两文钱,我来卖饭的。”豪哥儿胸口有个小布袋子,那是用来收钱的。

    曾凡忙掏出两文,想想不对,又拿了四文,“三份。”

    “好的。”豪哥儿又数了一下,跑了出去。曾全和曾仪一起跟着出来,他们不认识豪哥儿,但听大哥说过,这是大哥岳家寄养的孩子。不过两人同时想的是,大哥岳父家的伙食有多好啊,能把人养得这么胖。

    门外的车上,李萍已经把折好的油纸碗摆好了,她还从家里带了一只碗,用来托油纸碗,省得烫。

    “你怎么来了?”曾凡忙上前帮她拿起的木桶的盖子。

    “卖饭!”李萍对他笑了一下,盛了一勺半饭,再浇上汁,递给他,“明天带个碗,这样方便些。”

    “大嫂!”曾全很聪明的就把跳上前。

    “姐姐,我有收到六文钱。”豪哥儿忙说道。

    李萍笑了,又递给了曾全一份,再马上给曾仪再盛了一份。没有筷子,李娘子很聪明的准备了一些竹片。可以当成勺一般,舀着吃。

    “大嫂,很好吃呢!”曾仪捧着吃了一口,眼睛瞪得大大的。

    “两文钱一份饭啊,快来吃啊!”豪哥儿才不理他们,他要赚钱的。他站在车上,一只脚还放在那个驴车栏上,那样子就跟小土匪一样。

    曾仪和曾全一齐退了一步,当然,没忘记吃饭。

    两文钱一份饭是很便宜了,于是抱着好奇的心,一下子来了一批人。曾凡忙放下自己没吃的饭,过去帮忙。

    “先给钱,再去拿饭。”豪哥儿拦住了一个要拿饭的人。

    那人忙拿了两文钱给豪哥儿,豪哥儿看了一眼,才放手。曾凡忙把自己那份给他了。那人也不介意了,退一步,吃了一口,忙在一边扒起饭来。顺便站到了队尾,他决定再吃一份。

    豪哥儿十分专注的收钱,放人。看到要吃第二份的,豪哥瞪着他,那人忙又掏出两文给他,豪哥儿想想,还是收了,但是,却跟他说,“你只能再吃一份,不然别人就没得吃了。”

    “我给钱了!”那人郁闷了。

    “可是别人没吃啊!”豪哥儿很认真的纠结起来,肥肥的小脸,肉一颤颤的。每一块颤动的肥肉都在表白,这是很认真的探讨。那人打了饭,没再第三次排上了。

    而李萍不管他,专心的盛饭、浇汁。然后曾凡手忙脚乱的给人拿饭。豪哥收一份钱,他就给一份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李萍抬起了头,“叫豪哥儿不要卖了。”

    曾凡还是挺听话的,忙抬头,“豪哥儿,不卖了。”

    豪哥儿也是那听话的,忙捂住了荷包,“不卖了!”

    “不是还有吗?”后面没买到的,不干了,这位是一份也没打到的主。正郁闷着,因为刚刚在队尾,已经看着豪哥跟几个打两份的人纠结了,结果人家都打了两分,他连一份都没买到就卖完了,这有天理吗?

    “明儿请早,今天没准备够。抱歉、抱歉。”曾凡忙上前抱拳。

    “那你们明天多准备些。”那人吼了一声,却还是看了一眼,好确定真的没有了。人都有点不愿在最后的孽根性,看到最后,就觉得有点那个是残羹剩饭,还是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