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婆婆和亲娘

堂前燕归来 +A -A

  “唉,退回今早,你不知道这般……时,你会带媒前往吗?”李秀才倒是没想那么多,咋一听,觉得儿子说得对,但再想想,他温和理性的性子立即就明白,这不可能。

  谁家退亲会找媒人?定亲找官媒的都少,比如说他给李彬定亲,那是两家大面谈好了,两家孩子也都挺大了,定完了,就是要走成亲程序的。

  为了显示自己的郑重,才找的官媒、说是定亲,但三书六礼都是按着规矩在走,衙门里是有定案的。当然若是要退亲,自然也是找官媒的。

  但是二丫的婚事不急,于是两家当时根本就没找媒人,只找了一两家都认识的长辈充媒人。这些李彬都是知道的!

  那时二丫昏迷不醒,其实未来如何,谁也不敢保证。李家不是那种不厚道的,而曾家其实也不会敢。如此这般,二丫的婚事,基本上只能算是口头约定,一个口头约定,现在退亲了,?

  李彬还是趴在地上,大哭不已,他是觉得这回真的有点郁闷了,被那家人给涮了,简直就是他十六年来最大的败笔。

  李娘子在屋里躺着,二太太回去后,她实在没力气,就回屋睡了。结果听到儿子的哭声,爬起来出来看看。

  “姐夫,你怎么啦?”一个大脸伸到了李彬的脸下,吓了李彬一跳,惊得坐到地上,不过豪哥儿是个好孩子,忙拍拍他的背,十分的“别怕、别怕,是豪哥儿!”

  “好了,起来吃饭了。”李秀才喷笑了,拉起了儿子,又拍拍豪哥儿。

  “师母,今天姐姐做饭好像好好吃。”豪哥儿不理那个李彬了,扑向了李娘子,拉着他的手摇摇着。

  “啊,她做什么了?”李娘子才想起要做饭了,不过现在看看,女儿已经做了。

  “我看还有好些饺子,让她做了。”李秀才忙说道。

  “不是饺子。”豪哥儿忙纠正。

  “嗯,我做了炒面。”李萍端了一大盆面条出来。

  “怎么想到做这个。”李娘子坐下了,那盆面条,闻着是挺香的。

  “饺子中午吃了,估计晚上也不想吃了,我把生的码好,放到外头吹着了。还有些熟的,我放好了,明天可以用油煎一下,就可做早餐。”李萍随口说道。

  “嗯,我也不想吃饺子,虽然饺子很好吃。我没吃过炒面呢!”豪哥儿忙说道。

  现在大家知道了,因为豪哥儿不想吃了,于是李萍就做面条了。做饭的饭,还得炒菜,对个子小小的李萍来说,挺困难。其实炒面也挺难,其实最简单的是做菜饭,不过问了豪哥儿,豪哥儿选择了没吃过的炒面。

  李萍又跑了一趟,拿了碗和筷子,想想又忘记了豆浆,当然不忘记也还得跑一次,她就两只手。

  “师母,我让姐姐放了辣酱哦。”豪哥儿坐回了他的自己位置,表示自己有帮忙。不过他帮忙就是指定了要放辣酱。

  “姐姐又不能吃辣。”李娘子看着跟豪哥儿说话,但却看向了女儿。

  “没放多少,就是中午的沾酱,都倒进去了。”李萍纠结了一下,看看酱色的面条,面条之中隐隐有点点红色的辣椒面。真没想到,那小胖子竟然会喜欢辣的味道。

  “要不,我给你做点别的去。”李娘子准备去做点别的了。

  “算了,我放得少,应该味道还好。”李萍小心的给自己夹了几筷子,显得有点谨慎。

  李娘子利落的给李秀才,李彬各自盛了大碗,又给豪哥儿装了一大碗,她自己也吃不下,但还是盛了些,试了下味道。

  “还不错!”李娘子点点头,味道算是中规中矩。但是她内行的用筷子把大碗里的剩面一沥,碗底一下子就沥出不少红色的油出来,“看到没,你油多了,面也煮过了。”

  “嗯,我觉得很好吃呢!”豪哥儿呵了一口气,有点辣,他现在基本上也尝不出其它的味道。因为,那个跟着李萍一起做的,他有帮着跑出跑进,于是,这个味道他就觉得很好吃。

  李萍没搭理他,也看看碗底,“真是,油太多了。”

  “不过炒面是最难的,你第一次做,能这样,已经很好。其实你若怕麻烦,原本该做汤面的。”李娘子专业,顺便指导了一下女儿。

  炒面是要先煮面,七、八成熟时,捞出来,过冷水,去了上面的黏液,沥干面条上的水份之后,再下锅跟着大蒜一起炒。炒面还这个挺考功夫的,油少了,面条会沾一块,油多了,碗里没一会儿就全是油了。面若煮过了,一炒就烂了,若是生了,炒其实也炒不熟,只会变成夹生的。所以女儿第一次独立做饭,就做这么难的,能做成这样算不错了。

  “嗯,下回再试。”李萍点头,小心的再吃一口,还是有点辣,不过因为没放得多,炒面里的青菜很好吃。面条略油,不过总算进味了。

  “嗯,姐姐加油。”豪哥儿不管那些,他很快活的往嘴里扒着面条,他其实无所谓好坏,反正一桌子的人都是他喜欢的,他就觉得还不错。

  “第一次能这样就不错。”李秀才吃了好几口后,忙鼓励女儿。

  “是,挺好的。”李彬点点头。

  “嗯,对了,大嫂包的饺子可漂亮了,看着手艺就好。那些大嫂亲手包的,我特意都留下了,明儿做给哥哥吃?”李萍笑着对李彬说道,现在气氛太沉重了,她忙搞着气氛。

  “漂亮有什么用,包得太慢。”李娘子忍不住吐槽起来,果然当了婆婆样子都差不多,女儿不管做成啥样,她都不会觉得有问题。但是陈静包饺子,她真是有些看不上。

  “娘,反正我们家人口又不多,慢慢干就是了。大嫂做得精致,我就觉得挺好的。”李萍忍不住又笑了起来,果然婆婆与媳妇就是天敌,就算母亲这么好的人,照样还是会有所挑剔。不过她不敢说,生怕母亲会再联想到曾娘子欧阳氏,这气氛就又坏了。

  “嗯,包得漂亮那没什么用,都是一样的味道。我就分不出哪个是我娘包的,哪个是我姐包的。”豪哥儿觉得现在气氛好了点,心情一松,也忍不住说了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