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养成

堂前燕归来 +A -A

  李彬回家要跟父母回话,结果一进家,岳母和未婚妻都来了,忙行礼问安。

  “曾家怎么说?”陈静忍不住先开口,现在李娘子看出来了,媳妇是个爆脾气,跟之前看的那个小腼腆就是两样人。不过,这个她喜欢,真来个啥都不说的主,她才会闷死的。

  “是曾娘子自作主张,曾家根本不知道。不过我已经跟曾老爷子说了,事已致此,还是退了算了,曾家算是同意了。”李彬虚按了未婚妻一下,忙拱手对母亲和岳母回禀道。

  “也是,不管怎么样,也是个结果。”二太太轻轻拍李娘子一下,轻轻的劝道。

  “就是,就是,您别急。这不定是坏事儿!”陈静也忙站了起来了,站在了未来婆婆的身边,轻轻的扶着她的肩,轻声安慰着。

  “是,娘,现在一劳永逸了。”李彬现在已经没有早上的气愤,觉得倒是天随人愿,原本他们还没有办法的,现在好了,他们终于解脱了。

  “我就是气,凭什么。凭什么要嫌我们二丫?我们二丫现在一个人,赚得都比他们一家子都多。”李娘子愤愤的说道,说着眼泪又流了下来。

  “您真是的,原本之前定亲都是被逼无奈,现在好了,总算各归各路,大家安生了。”李彬蹲下,对母亲轻笑着。

  “行了,你快回城吧。”李娘子其实道理都懂,只不过是咽不下那口气,现在女儿总算摆脱了那家,她也想到了曾娘子在曾家定不好过了,心情好过多了。现在看儿子这样,直接决定要踢走他了,回头看看二太太,“正好我们去看看豪哥儿上学,他可喜欢上学了。”

  “啊……”二太太提到儿子了,脸就只剩下两个字,‘呵呵!’

  “不打扰别人就好。”陈静完全理解母亲,想到天天只想着吃的弟弟,她表示很难想像,那胖子爱读书会是啥样。

  “可聪明了,看看去。”李娘子不伤感了,忙带着他们去看豪哥儿了,李彬有点无语了,老娘能别这么跳吗?李娘子拉着二太太去了,李彬看看慢慢的跟在后面,李彬也真的准备回城里了,看看未婚妻,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说啥。

  陈静回头看了未婚夫一眼,“要回城了?”

  “是,铺子不能离开太久。那个,今天真不巧了,竟然出这种事。”他觉得还是得跟她表示一下他的歉意。

  “谁也不想的,你快回去吧!怕爹找你。”陈静摆手,她理解李彬在说什么,还没成亲,结果小姑子被退了亲。不管这事谁的错,只怕都会让父母和自己的心里留下一些不好的影响。这时,未来婆婆和娘家妈都在前面不远处,也不好细说,只能含糊的说道,让他快回去。

  李彬点头,就算现在铺子真归他了,他也不能这么放心的长时间不去。更何况,现在还不是。他还要回去还车,匆忙点头,赶紧赶车回去了。

  陈静看他走了,才跟上婆婆和妈的脚步。李娘子和二太太都跟没看到一样,两人绕过了门,一块躲在学堂外大树后头,往窗里偷看。

  “豪哥儿个子大,坐最后。你看,多乖啊。”李娘子忙指着二太太他们看。学堂的窗子其实挺大的,不过他们躲得有点远,她不让他们看见。于是二太太他们只能远远的看里面的情形。

  这时豪哥儿胖就是优势了,在这群孩子里十分显眼,他比人家白,又比人家胖,整个大了一圈。让二太太和陈静都觉得有点刺目,就觉得这个孩子是不是坐错了地方。

  再看看李太太,还是一脸的笑意,看得一脸得意的样子。现在二太太觉得,豪哥儿是李娘子亲生的吧。

  豪哥儿拿着本书在那结结巴巴的念着。顺便没事还举个手,问问哪个字怎么读。反正想像之中,那种朗朗读书声,怎么有点不一样。

  “所以还是影响其它人了。”陈静有点郁闷,让弟弟停下嘴,似乎有点难。

  “主要是认字,哪个字不认识,这么问了,他就记得住了,可聪明了。”李娘子再次为豪哥儿背书。

  二太太感动了,李娘子实在太溺爱孩子了。

  看了一会儿,豪哥儿终于站起来了,然后就跟在家里一样,用巨大的声音朗读起来,现在他吃的饭总算没白费,真是中气十足了。

  “挺好吧,看看,现在他都是领读,天天早上领着同学一块读书,他一个人读得比别人声都大。念得可好了。”李娘子一脸自豪。

  二太太和陈静的看看那位挺着肚子,在那念书的样子,感觉就是一个胖子在震颤着他的肥肉。

  “那个亲家母,豪哥儿不能再胖了。”二太太心有戚戚了,觉得实在有点看不下。

  “我就喜欢胖的,大郎二丫就是小时候瘦,现在怎么都胖不了。”李娘子不乐意了,能胖多好。他们家的孩子是小时候太穷,养不回来了,现在好容易给她个胖娃娃,还说不许胖,这还有天理吗?

  “老爷不喜欢,说太胖了,将来走点路都踹气,不太好。”二太太有点尴尬,但是还是硬着头皮说道。

  “好的、好的,不让他胖了。”李娘子点头,看看天色,忙说道,“嗯,不早了,亲家母留下用个饭,也让我尽点心。”

  “是,他们姐弟都说亲家母的手艺惊人,弄得我都十分神往。”二太太忙笑着说道。

  “那亲家母乐意吃点啥?”李娘子忙问道。

  二太太又怔了一下,说自己想吃什么?细想想,还真的没有什么是她喜欢得不得了的东西,不禁看向了女儿,陈静也有点茫然,母亲最喜欢吃什么好像还真的没有。家里就没有什么是母亲一定要吃的东西。

  其实因为这样,也就造成了,自己和弟弟的两个极端,自己跟母亲一样,什么都可以吃,但说最喜欢吃什么,却没有。而弟弟是啥都觉得还不错,一点食不挑。

  “要不您挑您喜欢的,我们家还真都不挑嘴,觉得什么都好吃。”二太太果然是那会说话的,成功的回避了自己并不爱吃东西的本质,改为了不挑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