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嘴硬

堂前燕归来 +A -A

  “是不是很好?”陈福兴必不会说白天跟李秀才的纠纷,现在只跟妻妾表明自己的眼光有多好,看看这女婿是不是选得好。他对今天的李彬的表现,大为的满意,之前满意是觉得他就是做生意的好手,但是,今天,他看到女婿暖心的一幕,觉得自己的眼光真是太好了。

  “看着真是又细心又温和。”大太太对着陈福兴当然要加大吹捧的力度,不过还是忍不住说道,“嗯,这样的家庭能有这样的教养,真不容易。”

  “真是很暖心的孩子,他们一家人很和睦,所以孩子们显得很开朗,自然。”二太太刚刚一直没有说过话,但一直认真的观察。她知道女儿的担忧,但是她是过来人,她不能肯定女婿将来一定不会变,但是现在,真的她觉得丈夫真的选得不错。他出身贫寒,但是身上却并没有那种贫寒之家的孩子那种局促。他显得很自然,

  “哦,老爷,你跟亲家说了要给亲家姑娘添妆的事吗?”大太太不乐意了,什么叫他们家人和睦,就是说自己这儿不和睦?大太太决定问点别的,一早上老爷啥也没说就走了,她悬了一天的心。其实真的,她没有子女,说句不好听的,这家的一切,跟她又有什么关系。但是,人就是这样,明知道跟自己没关系了,但是还是觉得不平。不过,她也不是那不懂事的,现在她就说添妆了,而非早上老爷说的给嫁妆。添妆跟给嫁妆可是有本质的区别的!

  正好此时陈静进来,也就静静的坐到了母亲的身边。安静的听着,她也担心这事,哪有说,给亲家姑娘准备嫁妆的,若是亲家家里无父无母的,还情有可源。在人家父母双全的情况下,略讲一点脸面的人家,都不会接受,只怕还是要得罪人的。

  “哦,对,我就添点妆。”陈福兴不自然起来了,决定转个方向看看女儿,“你小姑性子怎么样?”

  “看不清,也是温柔细心的人,但是不怎么爱笑。”陈静的心情不错,听到父亲说添妆,她松了一口气。把对小姑的阴沉,给婉约了。

  “豪哥喜欢的姐姐,应该是很温柔、真心的对他好的人。”二太太轻笑了一下,轻轻说道。

  “这种性子最是吃力不讨好,若是遇个好婆婆,倒也没什么,若是那爱计较的,不得说她天天沉着脸,晦气?”大太太嘴角一撇,一脸的不以为然。

  “老爷,我们回去了。”二太太对大太太这话,她也不好接,当然,她也没打算接。

  “一块,我正好要跟你说说静儿的婚事。”陈福兴忙站了起来,他要跟二太太商量一下跟李秀才闹翻的事儿。这事不能让大太太知道,倒不是当她是外人,但是亲家之间,他直觉的把她隔绝在外头了。

  大太太也四十了,说实在的,她嫁到陈家,与陈福兴的关系也就是不咸不淡。陈福兴在外做生意,一年大半年都在省城,年轻时都过来了,现在也就更没啥想头了。

  她其实很早就让陈福兴纳妾,家里总不能没孩子。但那时,陈福兴竟然没有说过,他在省城里,竟然还有一个家,有儿有女。

  非要等着女儿要嫁了,他才第一次告诉她,他有个二太太。而且是要两头大,看二太太那排场,只怕在省城里,早就越过自己了。

  二太太一回来,就说自己不管家,决不越过自己。但人家儿女双全,到头来,她在这家里,倒是成了那局外人,让她怎么忍。可是不忍怎么办?这个家里,真正的说了算的还是陈福兴,她若闹腾,她在这个家里不是更没地位了?

  更何况陈福兴都说了,去谈女儿的婚事,她能拦吗?纵是不给解释,其实老爷想去哪儿,她也拦不住。等着人都走了,她竟一时间,心如死灰起来了。她在这个家里又算什么?

  “太太,老爷还找借口,表示心里还是有您的。”边上的下人自然要上来劝慰一下。

  “有用吗?这还是我的家吗?”大太太回头看看他们,苦笑了一下。

  大家沉默了,从二太太带着孩子进门那天起,这府里的一切,就显得尴尬起来,明明是这府里明媒正娶的夫人,可是老爷从省城里一下子带回个二太太,还带回来了一儿一女,不管儿子多大,但人家也是府里的继承人。就算她是嫡母,又能如何?她能控制他吗?

  陈福兴想来想去,还是得跟二太太说说白天的事儿,其实,说起来,他还是不太懂李秀才为什么气。自己都退了一步,说只是添妆了,然后关心了他们家姑娘一下,怎么就那么大的气,陈福兴在二太太屋里倒是越说越气愤了,“竟然还用退亲来威胁我,我是大人大量,我没计较,不然……”

  陈静觉得头都大了,她完全不相信这是聪明的父亲做的事儿。可是又不能不相信,因为是他亲口说的。她以后怎么面对公婆和小姑,只能看向了母亲。

  “所以彬儿是先被亲家公叫回家,再才见的您?”二太太努力对丈夫笑道,但口有些苦。李彬没提退亲的话,人家不是给老爷面子,而是怕影响人家自己家里姑娘的名声,万一传出去是因为姑子的嫁妆才退的亲,丢脸的不是陈家,而是李家,所以李家忍了这口气。但是女儿怎么嫁?

  “嗯,想来他们家太太也是那知礼的,万不会让他如此。”陈福兴哼哼着,但是,还是纠结了一下,清清嗓子,却还是把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你明天带着静儿去趟李家,跟亲家母说说,我们只是喜欢二姑娘,没有其它的意思。”

  “是!”二太太还是露了灿烂的笑容,心里松了口气,看来老爷只是嘴硬,心里其实是有数的。他当然不好意思去道歉,只能让他们去道歉。

  陈福兴高兴了,看得出他也没打算走了。陈静只能向父母道了晚安,自己回房。明天去见未来婆婆,还是去道歉的,真的有点无颜见小姑了,明明看着她就不怎么喜欢自己的。真心的觉得,日子过不下去了。

  她现在希望着弟弟能发挥作用,明天他们去时,李家已经全部消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