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现在真的很好

堂前燕归来 +A -A

  

  陈静给弟弟夹些菜,豪哥儿现在舒服了,餐具也顺手了,也就没觉得家里的饭难吃了,当然,他还是觉得,没有李娘子做得更好吃。

  现在是吃席,没有一开始就添饭的。就算陈静姐弟不喝酒,也只能吃菜。

  二太太觉得儿子其实规矩还好,吃饭没跟之前一样吃得到处都是,还有也没之前几乎趴在桌上,靠扒来吃饭。因为用的勺,他没有主动去取菜,就是由着姐姐给他夹,他就很乖的放到嘴里,慢慢嚼着。

  现在二太太倒是有点惭愧,自己才是亲娘,竟然光想着要教他规矩,非要学什么拿筷子,却也没给他创造一点好的环境和机会。真是教不得其法。现在她也庆幸,她为儿子找了一个好去处。

  “彬儿,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胡乱做的,有什么喜欢的,说一声,下回给你做。”大太太示意人舀了一碗人参鸡汤送到了李彬跟前,里面还有一只大大的鸡腿。

  “谢大太太,小婿不挑嘴。”他笑了一下,把鸡腿顺手给了豪哥儿。

  豪哥儿左右看看,又顺手给了自己的姐姐,表示自己也不爱吃。陈静瞪着弟弟,有这么随便的吗?他不爱吃,自己就爱吃了。

  李彬忙伸碗,陈静十分愉快的再递了回去。这一圈,转得非常行云流水,若不是都知道这对未婚夫妻昨天才第一次见面,都要觉得这是演示了千百次的。

  “肉没味。”豪哥儿觉得有点抱歉,解释了一下。

  李彬看看桌上,正好有个凉碟,边上有拌好的酱汁,叫人拿了一只小碗,和热帕子,擦了手,把鸡腿肉去皮,撕成了细丝,用酱汁一拌,给他夹了点。

  “嗯,强点,要是师母做的甜酱可能更好吃一点。”豪哥儿点头,跟他说道。

  “若是我娘做,可能也就只能就汤吃。”李彬想了一下,按母亲的原则,哪有这么浪费,好好的鸡汤,敢嫌弃鸡腿,那柴柴的鸡胸怎么办?

  “我回去问师母怎么做。”豪哥儿想想,还是觉得要问一下。

  “那你们家不吃鸡汤吗?”大太太忍不住问道。一只鸡就两只腿,这家人竟然连鸡腿都不吃,这是穷人家出来的吗?

  陈静抿起了嘴,刚刚她其实挺开心的,李彬对弟弟并没有装的成份,他是喜欢弟弟的,至少他不像父亲那样人前人后两样。结果大娘这样,什么意思?嘲讽李家连鸡汤都吃不起吗?

  “舍妹从小就不太喜欢吃鸡,家母不怎么做。”李彬说得很坦然。

  “嗯,萍姐姐也不喜欢吃肉,师母骂她生了张富贵嘴!那我喜欢吃肉,难不成是贫贱嘴?”豪哥侧头问李彬,这个他也很困惑呢。

  李彬虽说面上没露,刚刚原本有点不开心的,不过,听豪哥说了,自己又‘噗’的笑了,“你萍姐姐先前受了伤,在床上躺得久,天天都是天麻鸡粥,吃怕了。等病好了,也就愿意吃点菜。”

  想想母亲好像煮鸡粥时,鸡肉也被取出,没有让妹妹吃到的。所以妹妹好像真不怎么吃肉。

  “哦,对,想起来了,她被订亲,也是因为这个对吗?”陈福兴想想看,忙问道。

  “差不多,对方人品不错,再者,她一直不醒,家父母甚是担忧!”李彬说得有点含蓄。但大家也明白,除了因为对方接了一下,更重要的是,他们是存了冲喜的心思。就算退一万步,万一不在了,好歹有个埋骨之所。所以万没有说,现在病好了,就要过河拆桥的道理。

  “嗯,亲家真是厚道人。”陈福兴明白了,点头。知道时间不早,也不多劝,让人上饭,换了几个热炒的下饭菜,让李彬就饭。

  现在李彬知道为何豪哥儿说,家里的饭不好吃了。一共就那么几个人,之前四个凉菜,又加了四个酒食。刚刚上下饭菜之前,又上了一个汤。等着陈福兴说可以吃饭了,忙又上了四个下饭菜。先把菜吃了,最后哪里还吃得下饭。

  只要了一小碗,泡着汤,就着刚刚的鸡腿丝,把饭吃了。豪哥儿其实也吃得差不多了,还是吃了小半碗米饭,正巴巴的等着他呢。

  “怕关城门,让人备了车,明儿送回就成了。回头跟你爹说说,把你家那个椅子给送一把来。”陈福兴也不跟李彬客气,表明自己还是当他们是好亲家。

  “是!”李彬点头牵着豪哥儿出来,陈静看看父母,还是跟着出来了。豪哥儿离开了大堂,心里就舒服多了。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油炸玉米糕会好吃吗?”

  “你才吃了饭!”陈静对自己这弟弟还真是无语了。

  “没吃多少,玉米糕是什么样的,准备怎么吃?”豪哥儿已经忘记自己刚刚在家吃啥了。

  “嗯,娘说要做成炸糕,磨点花生粉,加点糖,沾上应该会很香。”他早上听母亲说的,光听就觉得很好吃了。

  “光听就觉得很好吃了。”连陈静都有点神往了,不自觉把李彬心里的话说出来。

  “我们曾经很穷,很穷。我爹考学,娘天天拼命的织布,也存不出他去省城的路费,若不是族里的丁田不能卖,只怕现在真的是啥也没了。妹妹小时候身体也不好,娘也没钱买好东西给她吃,只能尽量做得好吃点,让她能多吃一点。”李彬迟疑了一下,还是轻轻的说道。

  “现在很好,真的很好。”陈静心神一动,不禁脱口而出。

  “是啊,我也觉得很好。”豪哥儿点头,“有猪猪,有鸡鸡,有菜菜,菜菜上面还有虫!”

  李彬和陈静一齐低头看着豪哥儿,豪哥儿抬头看他们,一脸的茫然,自己说错啥了吗?菜菜上面是有小虫虫啊。

  李彬轻扒了他一下,干脆背起他,笑着跑了出去。陈静没有再送了,但心情却好了很多。头天的迟疑,到此时好像就烟消云散了一般,回屋的脚步都轻快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