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鸡贼的陈老爷

堂前燕归来 +A -A

  李彬见到岳父是在当铺,没等着他叫人去找岳父在哪,岳父却已经在当铺里等他多时了。他忙一脸笑意,上前行礼。

  虽说说辞在脑子里想了一路,但是到了岳父的跟前,还是又在脑子里过了一道,方才直起腰,“才儿被家父叫回去,倒是让岳父久等了。”

  “你爹平日里像是好好先生的,结果发起火来,真是让人吃不消。你受苦了!”陈福兴坐内堂的小间里,喝了一口茶,示意女婿座。

  李彬有点佩服岳父了,明明心急火燎的,对上自己,却显得不以为然的样子。

  “父亲对子女之事,向来急切,让岳父挂心了!”他再对着岳父深缉一躬,他并没有替父亲道歉,但是站在他的角度其实也是为难的。

  “好了,你坐!我与你父亲也算是挚友,他之子女,我也是当成自己子女一般。更何况我们还是儿女亲家,哪有那么大气性的!不过,我也是鲁莽了些,没把话说清楚。你跟我说说,你妹妹那婚事是怎么一回事,豪哥儿回家说了半天,我都没懂。”

  李彬总算明白了,合着是豪哥儿跟岳父说了些莫名的话,于是让岳父觉查到什么,于是才有了这场乌龙,心里终于好受多了。却不知,姜还是老的辣,这么一会的功夫,把责任全推给了儿子,然后呢他没事了。

  “曾家只是人口多,说穷还真谈不上。若是真穷,家母的手艺教了也没用的。”李彬平静的解释了一下。

  陈福兴点头,听女儿说了,他们家的饭好吃,如果儿子和女儿都觉得好吃的饭,那么纵是所谓穷人吃的饭,只怕也不会太差的。想到这层,点点头。

  “也是这个道理,不过,萍丫头对豪哥儿好,豪哥儿记在心里,总想要帮她做点什么才好,没想到让你爹误会了,也是我的不是。回头你帮我跟你爹道个不是,回头我就揍豪哥儿,给他出气。”陈福兴终于把弯转回来了。

  “豪哥儿天真可爱,您千万别介意才是。家母与舍妹对他很是喜爱。”李彬忙制止,现在笑容真诚多了。

  “嗯,对了,跟你爹原本要说正事的,也忘记了,你过会去接豪哥回去时,记得跟你爹娘说,豪哥儿少给他吃点,长得跟地主家的傻儿子似的,再机灵,也显不出来。你们让他挑挑水,种种地,反正读书什么的是次要的,不能再胖了。”

  这回李彬终于有点绷不住了,这是亲爹吗?是亲爹吗?可是还真不能说,只能老实的应了。

  陈福兴高兴了,要带着亲亲的小女婿回家,我闺女儿都上你们家吃饭了,你也该去我们家吃个饭,顺便把那胖子打包带走。

  李彬只能请岳父先回去,铺子还没关门,他来回的奔波,铺子下午都不知道怎么着了。

  陈福兴很高兴,大大的夸了女婿一下,开心的回去了。

  现在所有人也就知道,东家有多喜欢自己的女婿了,之前就算被李彬压服的人,这回再没斗争之心了,人家才是亲的翁婿,自己再能干,比得起这层关系吗?更何况,自己还不如李彬能干,只能认命了。

  晚上,李彬提前关了门,赶去了陈家。门房是认识姑爷的,忙请了进去。陈家也不是暴发户,在这儿地界上,那也是根深蒂固的人家,那老宅在镇东,是一片大宅坻。

  真的进了这大宅,李彬突然有种想退亲的冲动了。门不当、户不对,就算是庶女,她能真的在自己家那巴掌大点的小院里生活下去吗?像母亲和妹妹一下,每天就没空闲的时候,就是拼命的干活!

  陈福兴在前院的书房,看人引女婿进来,笑着放下手里的书,一点也没注意到女婿其实神色上的不同,高高兴兴的带他去了后头。

  当然是先去正堂见大太太,行了礼,大太太才叫人去叫二太太和姑娘与豪哥儿,顺便摆出岳母的范儿,笑盈盈的看着李彬,“老爷,看着彬儿好像又长高了些?越发挺拔了。”

  “原本他就高,之前你是没注意罢了。”陈福兴是很满意李彬的,这些日子由他管着老当铺,生意没多,但是收入多了。这小子原本就一直留心库存,上回的墨盒就是一例,把没用的,一下子变有用了。其它东西也是这样,看着破旧的被子、衣裳,依着惯例,就是送到旧衣铺子,那真是按堆在卖。

  破被子拆了,棉胎拿去重弹,换上新的线,做成新棉胎,卖给被服店里,立即价格都不同了;还有旧衣裳,能拿出来当的,对他们来说,也都是好的。有的冬衣里的毛皮,棉絮都是挺好的,换个面子,那也是钱的。如此这般,东西还是那些东西,但是收入却完全不同。

  当然,就是费事了。这样,自然引得学徒们不满,不过陈福兴和老掌柜也就安静的看着李彬如何处理,他们心里是给李彬留了一次求助的机会的,毕竟李彬还没有真的出师,经历这样的大场面,总要给他一次失败的机会的。

  就在大家都在等着李彬求救时,但是他没有。他只是让人伢子来,说铺子要招学徒了,让他去招人。

  其它人甭管心里怎么想,但面上却老实了。学徒也是有契约的,没有学成,被赶出来,到时根本没人敢收留,名誉不佳。特别是眼看着要出师了,只用再效力三年,他们就能满约,赚钱养家时,他们万不敢把之前的努力毁于一但。

  陈福兴和老掌柜却笑了,这招杀鸡骇猴好,还没杀,猴就老实了。之前以为是他随便一说,结果李彬还真的招了两人回来,交给了原先的人手下。

  有些时候,你给他们些责任,他们就没空跟你闹腾了。典型的,就是矛盾转移的。当然,这也表明了他不是吓唬人,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但是两条腿的人却满街都是。

  所以现在,陈福兴是越发喜欢这个女婿了,真心的觉得这才像自己。比那痴傻的胖儿子强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