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家里有人了

堂前燕归来 +A -A

  “我是说,那不是好人家!”李娘子又吼了起来,她觉得女儿原本跟在她身边,真是看都看会了,动手一定不差的。

  她气愤的点在,曾凡连锅巴都不敢带回家去,显是之前带饺子回去后,欧阳氏闹腾过了,于是曾凡才会这样。

  当时让女婿带饺子回去,那是应有之礼,她还怕人说她给剩的,拿的还是生的。结果还没落着好,这只能说明,自己那位亲家母真不是那好相与的。女儿到他们家,不管会不会做,也不管做不做得好,只怕都是那会得被婆婆折腾死。结果女儿还说得这么轻描淡写,这让她怎么忍。

  “唉,不谈其它,凡哥儿还是不错的。”李秀才当然明白老妻的意思,他也明白女儿的意思,现在其实所谓的等,不过是想看看曾家有没错漏,他们好趁机退婚。但是这事,其实也得小心,弄不好亲没退成,还结了仇,女儿更难。现在他说这句,不过是安慰老妻,也是安慰自己罢了。

  “我也觉得凡哥哥还可以。”豪哥儿十分热情的发表着自己的意见。

  “有你什么事,该练字了。”李萍给他辅上习字纸,然后递给他一只小笔,这是在笔店里订的,虽说比大笔贵些,但是不得不说,还是那句话,越是合适的,越节省。

  之前笔都拿不住,这些小孩子们写起字来,跟刷墙一样,那笔没两天就能秃了。用合适的笔,小孩子们还有什么理由说是笔的问题?除了大家的字有了质的飞跃,在笔的损耗上,也好多了,虽说没能在这上面省到钱,但真的没有多花钱。

  豪哥儿看看笔,点点头,再看看墨盒,笔他会用,不过,墨盒不会用。李萍把墨盒打开,示范了下。没有解释,只是安静的自己低头练起字来了。

  豪哥其实是很聪明的孩子,不然,从下车起,他就该闹腾了;李萍是一直在拒绝他,他却一直在接受着。这不是脾气好,而应该是被拒绝习惯了,所以现在,就算他不喜欢写字,可是铺到了他面前,他却也没反对。

  现在每天李萍也每天写字,之前是临帖,现在主要也不知道晚上干什么,于是正好把自己放空,慢慢的把自己沉寂下来。

  豪哥儿看姐姐也在写字,感觉很好,自己专心临帖起来。觉得有人陪,他一个人写也就没那么难受了。

  李秀才知道女儿的字如何,但是倒还不知道豪哥的程度如何。他之前有问过陈福兴,他对儿子有什么期望,是想他继承家业,还是想让蟾宫折桂?陈福兴还还真没想过,他儿子才五岁呢!不过被问了,他还真的想了想,最终说,“随意,儿子能做啥,就做啥。”

  李秀才倒是没觉得亲家没说什么,他们现在是朋友,陈福兴是学老庄的,表现出来的就是随遇而安。他不算完全的白手起家,自己读了些书,然后拿到家业之后,虽说发扬光大了。但是老庄那种天马行空的性子,却是刻在他骨子里的。

  对于,儿子也是这样。想读书,想承袭家业都可以。他用的是‘能做啥,就做啥!’而不是‘想做啥做啥。’这中间其实也有区别。他会看儿子的能力,然后再安排他的将来。但这不是说他会负责好好教导,他觉得自己就是这么天生天养的,所以儿子将来的命运,老天自有定数,很不用操心的!

  李秀才当时倒没晕菜,想反认真的想想,觉得他说得有道理。因为他的李彬也是这样。自己除了教他识了些字,就让他自己看书,然后出来做学徒。自己和李娘子真没时间能好好教导于他,他现在做的,就是命运使然罢了。就算重来一次,他觉得可能结果还是这样。觉得陈福兴这个观点是有道理的。

  但他同意了陈福兴的观点,不代表他能跟陈福兴一样,对着豪哥儿不管不顾。他是先生,让他啥也不管,顺应天命,除非豪哥儿不给他当学生。

  所以,他最后只能答应陈福兴,他会观察豪哥儿,看看他适合做什么,然后会适当引导。陈福兴听了李秀才的话,倒是又有所悟了。反正这俩亲家这回看对方,真的是咋看咋顺眼。

  李秀才这一天,其实就是在观察这个。他挺喜欢豪哥的性子的,很会看眼色,也很能适应环境。这性子不论从商,还是走仕途,其实都不错。

  现在看他拿笔的样子,再看看那些字,这个年纪,能做成这样,算很好了。如果这不是陈福兴教的,那么,这一定是家里的二太太管的。之前还怕这小少爷跟不上其它孩子,现在看来,只怕是二太太非凡了。

  现在李秀才都想笑了,陈福兴是老庄,而偏找个孟母式的女子,他知道吗?不过别人两口子的事,他不想多管,他现在有点期待这个小少爷,会像谁多一点了。

  李娘子才不管那些呢,这衣裳之前就准备要做了,东西都准备好了,但不知道豪哥儿的身段,现在看到了,根本就不用下尺子,直接就飞针走线了。有了尺寸,把接口放放也就好了。但撑不住豪哥儿可爱,李娘子现在就是惯孩子的家长了,没事就让豪哥儿起来,让她比比。基本上,李萍觉得李娘子有点兴奋过度了,感觉上,她其实在玩孩子。

  而豪哥儿显然,很喜欢李娘子,没一会儿就跟着李娘子腻在一块,笑得直咯咯。不过大家也没管,李萍看看他的字,觉得还不错。也就懒得再管了!

  李秀才是觉得晚上这点时间,就是一家人一块说说笑笑的,但儿女小时,他缺席了,就算在家,为了让他读书,家里时刻要保持着安静。等着他不考了,孩子们安静的性子就已经养成了。女儿定亲之后,就更稳了些。

  之前不觉得,现在有个活泼的孩子在脚边的感觉原来是这样了。他自己都觉得,让豪哥儿到他们家是件正确的选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