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李家的菜饭

堂前燕归来 +A -A

  李娘子把豪哥儿抱起,让他能看到那冒着热气的锅。豪哥儿真是满眼的精光,就跟好久没吃过饭一样。

  李娘子看到这么热情的豪哥儿,心都化了。虽说那个女儿对她的厨艺一直评价很高,但是,还是觉得豪哥儿这样捧场,才是幸福的感觉。李娘子用小木勺舀了一颗腊肠喂给了豪哥儿,豪哥儿果然十分给李娘子面子,小油嘴抿得紧紧的嚼着,边嚼边还边对着李娘子点头。那样子,果然把李娘子萌化了,亲亲他的小胖脸。

  “二丫快把饭盛出来。”说完就开心的抱着胖胖的豪哥儿出去了,简直就忘记这是别人家的孩子了。

  李萍没看他们,只是一心一意的专心拿大碗盛饭。洗了四个大碗,一个小碗。放在一个托盘里,才抬头,“那个,帮我端出去。”

  “你不喜欢豪哥儿?”曾凡看小媳妇没看他们,专心的去洗碗、盛饭。不禁问道。

  李萍深吸了一口气,为什么每个人都看得出来,自己不喜欢豪哥儿?自己有那么抗拒这个孩子吗?

  她低头,刚刚她特意把下面的锅巴留下,让灶里的余温继续烘烤。自己去拿了温在一边的新鲜豆浆,这是去前头豆腐坊里打的,还加了点糖。之前他们是配汤的,不过感觉会有点咸,后来,改配豆浆了。反正也不值什么钱。她拿了杯子,准备要端出去时,曾凡又来了,看她端着豆浆,忙过来接过,再端了出去。

  而李萍也没闲着,又从泡菜坛子里又选了几样泡菜,切了,拌上些香油,当成小菜。而且她选的四样菜是四种颜色,单单就那么摆出来,也让人赏心悦目。

  现在曾凡知道了,他每次不是赶巧了,李家的日常就是这样,也许不常有肉,但是他们的生活就是要有滋有味。最平常的饭,哪怕是最便宜的泡菜,他们也一定做到最好。结果,泡菜做好了,李萍却已经又在生火了。

  “做什么?”刚刚他已经看到她撤火了,怎么又生火。

  “锅巴!”李萍其实已经没力气说话了,但还是答了。

  米饭已经都盛了出来,锅底只留了一层薄薄的米盔。李萍在锅沿边,淋上菜籽油,拿锅铲轻轻的让油渗入,发出滋滋做响的声音。慢慢的一整个锅盔都被移动了。李萍再把火撤了,用余温慢慢烤着那锅巴。好一会儿,她才用锅铲把那块焦黄的锅盔切成了小块,盛进了盘子里。

  “这个好吃?”曾凡没想到,一个锅巴他们竟然还要再用油来煎。在他们家,母亲是尽量不弄锅巴的。但有时,一时没掌控好,有了锅巴,她也是加水煮成粥,给他们吃,说原汤化原食。

  李萍笑了,递了他一块。现在还是热的,锅巴还没那么脆,但是满是酱香。他也相信,只要放凉,这一定焦面酥香可口,正面的饭香软糯。曾凡真是被吃傻了,原来锅巴还可以这么做。

  两人一块出来,曾凡端着泡菜,李萍拿着那盘锅巴。豪哥儿已经跪在大椅子上大口的吃着饭。他用的大碗。

  豪哥儿,看到李萍终于过来了,还看到她手上还有东西,眼睛瞪得溜圆,“姐姐,这是什么?”

  “锅巴,好吃极了。”曾凡笑着替李萍答道。

  “给我一块,给我一块。”豪哥儿兴奋的说道。

  “先把饭吃了。”终于李萍开口了,把锅巴放在桌子的中间。

  “先吃饭,吃了饭,这个一会当零嘴吃。”曾凡也坐下,笑着对他说道。

  “好的。”豪哥儿重重的点头,又挖了一大口饭塞进了嘴里,那嘴张得,就跟饭有刻骨的仇恨,一定要一口把它们全包进去。

  “吃慢点,又没人跟你抢。”李萍忍不住说D县里首富之独子,这吃相,她都看不下去。

  “不规定时间吗?”豪哥儿瞪着眼睛。

  “为什么要规定时间,跟大家一块吃完就是了。”李萍怔了一下,从自己的碗里挑了些腊肠出来,放到他的碗里,“吃慢一点,这么好吃,你那么吃,怎么吃得出味道。”

  “我吃出来了,真的好好吃。”豪哥儿含着饭含糊的说道,为了不让饭出来,边说边还捂着嘴。

  “吃吧、吃吧!”李萍无语了,懒得看他,自己低头喝了一口豆浆。看到这小子,她竟然也吃不下了。

  “还是吃点吧。”曾凡看着她只是喝豆浆,却不吃饭,明明她的碗是最小的。刚刚还以为,四个大碗是给他们四个大人的。但是没想到,那个小碗是李萍的。看看那小碗,他都觉得自己要吃多少碗,才能饱。

  “厨房还有饭,不够添。”她对未来的小相公还是给了点面子,侧头笑了一下,自己深吸一口气,去拿筷子。她现在对自己很失望,竟然一个小小的豪哥儿,就能让她这么失态。

  低头看到沾满酱汁的饭粒,但还是先夹了些泡红椒放在饭上。她现在实在吃不下,于是用了平日不吃的辣椒来就饭。果然,拌了麻油的腌红椒没那么冲,配上米饭就刚刚好,而且真的是,一下子就把胃口打开了。抽了一口冷气,还是对母亲笑了一下,“好像更好吃了。”

  “你现在说的,我不信。”李娘子才不相信女儿这苦瓜脸说的话呢。

  “岳母,这饭太好吃了!”曾凡看李萍吃了,结果被岳母给说了,忙端起碗扒了一大口,刚吃锅巴时,就已经被那个味道给惊艳了,但是再吃米饭时,他根本找不出形容词了。不过他说的,相比李萍说的更加不实在。不过,他是女婿,是娇客,李娘子自不会为难他。“好吃就多吃,还是二丫想吃菜饭,结果做了,她又不吃了。真是的,你多吃,不值什么钱的。”李娘子笑了下,这是她喜欢做饭的原因,因为能得到家人的笑脸。只不过,此时明显的,她看女婿的笑脸,跟刚刚看女儿和豪哥儿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