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没心没肺

堂前燕归来 +A -A

  李萍懒得说话了,默默的去厨房准备晚餐的食材。不想再多看一眼!她也知道,父亲还真不好跟拒绝他们。陈家也知道,哪怕是为了和未来大嫂能好好相处,他们也不能把豪哥儿怎么着。

  但她也知道,二太太把亲儿子放在这儿,不仅是为了念书,更重要的是安全。可是在这儿,真的就能保证安全吗?

  “哦!伯母,我们做甜甜肉吃,好不?”豪哥儿的声音传了进来。

  李萍回头,豪哥儿竟然拉着母亲进厨房了。

  “什么叫甜甜肉?”李娘子也还挺喜欢这个小胖子的,她实也到了要抱孙的岁数,看到别人家的孩子就走不动路,这么节省的性子,看到漂亮的孩子,都是要买个糖葫芦给人的,现在看到豪哥儿,也一脸笑。大有,只要你说,我就马上做。

  “没有,今天晚上吃菜饭。”李萍没让豪哥儿回答,抢先说道。

  “菜饭是什么?”豪哥儿回头眼睛亮了,听着好像没吃过呢。

  “就是用很多菜一起蒸的饭。”李萍声音平淡。

  “伯母,我要吃很大一碗啊!”豪哥大眼睛都睁圆了,一脸的神往,忙点头。回头对着李娘子说道,立马忘记了,刚刚说的甜甜肉。

  “嗯,那个伯母给你多放腊肠。”李娘子笑了,觉得这个豪哥儿还真是可爱得紧。不过,她现在想的是,也不知道,豪哥儿的姐姐会不会这么可爱。

  豪哥儿眼睛更亮了,小胖脸使劲点头。

  李萍望天,现在真心的觉得自己的官哥儿真是从小就机灵,一个菜饭,竟然能让这胖子开心成这样。自己的官哥儿,只有在自己怀里,才会这么开心。想到那儿,她的心,又是一痛,轻轻的别过脸去。默默的蹲下,开始烧起火来。

  “姐姐,你是不是不喜欢我?”豪哥儿也蹲在她身边,睁着大圆眼睛。

  李萍觉得这个孩子是不是有点傻,离开家了,离开父母,怎么能这么开心的过自己的。官哥儿离开自己一会都会哭的。

  “你……算了!”想想看,她还真不能对这个人问下去。专心的烧着火。

  “他娘,凡儿来了!”李秀才在外头又喊了一声。

  李娘子一听,忙洗了一下手,抱起豪哥儿,赶着出去了,但李萍没有跟着出去,起身看看,母亲已经刷了锅,准备炒腊肠了,看看那份量,按着李娘子平日的性子,这份量算很多了。她默默的把刚刚洗好的青菜切成碎。

  很快李娘子回来了,豪哥儿却没再跟着。李娘子看她在切菜,忙去淘米,她还多加了一杯米,清洗干净,泡上。

  这会锅热了,放了油,把腊肠放到锅里爆香。沥出爆香肠的油,去炒青菜丁,放了一点盐马上出锅,也不涮锅了,直接倒上水,放米。水比平日蒸饭用的水少一些,不然过会加入菜、肉之后,米就没嚼劲了。当然,锅里的油,会让米饭更加油润,有嚼劲。

  饭终于焖上,李萍小心的抽了些火,让米饭小火慢焖。

  “二丫你这么不喜欢豪哥儿?”李娘子看看外面,才过来跟女儿小声说道。

  女儿伤后一直很快乐,这么板着脸一天,连话也不想说的时候真不多。虽说这之前,她话也不多,但却也不是这样。

  “没事,养个孩子多好些事儿,您好意思收生活费不?”李萍抬头看着母亲。

  “你真是的,好歹也是你嫂子的亲弟弟,亲家拜托了,怎么能不收。再说他们还送了那些礼物吃食呢。”李娘子扒了女儿的头一下。

  李萍也知道,拿钱说事是行不通的。陈家是送了束�的,虽说族里收了一半,但是他们还能收一半的。十两银子虽说不多。现在想想那胖子的油嘴,摇摇头,“娘,十两银子,养这个胖子只怕吃饭都不够。”

  “能别光想钱?”李娘子瞪了女儿一下,今天二太太还送了大把的礼物,也不很贵重,全是各种家里用得着的东西,所以就算是天天给豪哥儿吃肉,也是人家家里供的,跟李家没关系。

  “好吧,我不喜欢家里多一个人。”李萍能说因为自己死了儿子,于是见不得别人的儿子吗?明显不行!就算她自己,她也不能觉得自己是对的,只能沉默了。

  李娘子不理她,开始做酱汁,饭里水被吸干了,这时,把刚刚炒好的腊肠和青菜一块倒下去,再倒入酱汁,拌匀了。再盖上盖子,等着饭熟。但酱汁的香味已经透了出来!

  江南也有菜饭,但是跟着这边的完全不同。江南的菜饭就真的只有菜,青青的菜叶,白白的米。大年初一吃,保佑一年清清爽爽,顺顺利利。但想想,大年初一,寒冬腊月的,普通人家哪里吃得起这么多青菜?

  但李娘子做的,就是就完全不同了。一般来说,菜饭里是不用酱汁的。吃是菜的青香。但对于李娘子来说,那有什么好吃的。于是淋酱汁,然后焖熟了,竟然有种说不清的滋味。不是不好吃,而是怎么说。

  反正跟着她吃惯的那种不同,有菜味、有腊肠味,还有因为沾上酱汁,而很香很脆的锅巴,简直就是天衣无缝。她简直觉得母亲就是那种有上帝之手,她就有那种可以把最普通的菜,做得最好吃的那种想像力。哪怕只是最简单的菜,她都能做得很好吃。这是她的性子,她做什么都不肯将就的。要做,就往好了做,将就算是啥意思。

  “伯母,好香!”终于是饭熟了,一打开盖子,豪哥儿就冲了进来,跟着他的还是曾凡。

  曾凡看到李萍还有点不好意思,呐呐的指指,“我们刚看猪来这。”

  李萍看看那豪哥儿,深深的觉得曾凡指看猪,是在指他帮着老爹在看豪哥儿!

  “嗯,猪长得好胖,跟豪哥儿一样。”豪哥儿可没想到那么多,很开心的对李萍形容着刚刚的大猪。顺便还往自己身上比了一下,生怕别人不知道,他长得像猪。说完了,又跳着看灶台,“伯母,伯母,这就是菜饭吗?好香、好香。”

  现在好了,李萍发现这个孩子明显有点没心没肺了。傻傻的样子,实在很蠢萌。没办法,一个还没灶台高的胖子,想看到锅里的饭,是有点为难的。曾凡笑了,不过看到李萍还是一脸漠然的样子,忙收回了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