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不可碰触之痛

堂前燕归来 +A -A

  李秀才原本忙儿子的婚事都来不及,结果族长竟然还来谈女儿的婚事,李秀才都不觉得觉得有种冰火两重天。

  李陈两家本有默契,陈福兴再找李秀才吃了回饭。儿女的婚事也基本上定了。陈福兴顺便还说了让儿子附学的事,李秀才也就答应了。虽说是李家的族学,但是人家会交束侑,不会占李家的便宜。顺便,陈福兴会每年捐给李家族学二十两。二十两对陈家不算多,但是对李家族学来说,几乎是全部的费用。这样,李秀才绝对相信李族长会答应。所以不是问题。但是族长却提到女儿的婚事,这让他怎么回。

  “老七,你儿子的亲事选得好,但女儿这儿真是太轻率了。”李族长捧着杯子,一脸纠结。

  “那时的情况您也知道,现在总不能结一个亲家,再去一个亲家吧?”李秀才觉得李族长真是有点无语。

  “我就这么说,反正二丫还小,想成亲,也得十六岁,我们还有时间。”李族长能做族长,那是绝对的老奸巨滑的。

  李秀才明白他的意思,纠结了一下,却还没反驳。他也的确觉得李家除了凡哥儿,其它人都不怎么样。让女儿去他们家,还有那种环境,他也觉得舍不得。

  李族长看到李秀才这样,也明白了,点点头,他觉得这事就可以这么定了。也就不再说啥了,至于说,陈家小孩附学的事,族长就觉得这就不是个事。不过也说清,如果说陈家给了二十两,那么,族里给学里的补贴会减半,不是不给,而是减半了。

  李秀才点头,表示可以接受。回家也没跟李娘子说,李族长对于二丫婚事的意见。只是让她去陈家回话,至于说吃住在李家,这原本也不是大事,对他来说,也就是多双筷子,不过让李娘子说,来住可以,别带人,也不能点菜,只能跟着他们一块。虽说也知道,陈家一定会答应,但丑话却是要先说在前头的。

  果然,陈家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而陈福兴简直就觉得自己这亲家结得太好了,原本他跟李秀才谈的是,他儿子在李家,要给一百两的。李秀才却说,二十两就够了,这二十两还是给族里,不是给他。深深的觉得二太太想得好,让胖儿子去农家吃点苦,对成长有利,特别是跟李秀才这样人品高洁的师长一块儿,对他成长更加有利。于是陈福兴一开心,女儿的陪嫁又加了一成。

  李家不管他们加几成,这对李秀才夫妇来说,没多大关系。媳妇的嫁妆那是她自己的,跟婆婆没有半纹钱的关系,他们是娶媳妇,没说娶嫁妆。

  两家私下都沟通好了,李娘子就去城里找了出名的媒婆,上门求亲。该走的礼数的一一走了一个遍,该男方准备的,李家做得中规中矩,没一丝错漏。不得不说,这回也让陈家惊着了,他们一直觉得李家是穷的,但求亲的过程也让他们看到了李家的实力。

  一般来说,两家三书六礼,走的老程序的话,男家开头要准备的东西其实挺多的。陈家特意照顾了李家情况,开头说好了,一切从简即可。

  但是李娘子却不是那种人,娶媳妇这种事万不能让亲家瞧不起的。会被说一辈子的,真的拿出积蓄,认认真真的按着古礼办的。不会特意多添,自也不会少的。

  但是古礼也是要花钱的,中规中矩就是李家的诚意。当然,李娘子不会承认,这个主意是李萍出的。谈撒钱,李家怎么着也不可能撒得过陈家。怎么表现诚意,花钱也在预算内。那就是走程序。充分体现李家是书香门第的优势,一板一眼。虽说这么做花钱是比娶一般人家女儿多一点,但是观感是不同的,狠狠的让李陈两家都争回了面子。

  就算有人羡慕嫉妒恨李家娶了首富之女,但是看看李家的程序,大家也都服气。不得不竖个大拇指说说,李秀才家真是家风规正。

  走完了程序也就是订亲了,正式的婚礼要等一年之后。陈静其实与李彬是同年,明年两人都十六,成亲刚刚好。再说有一年时间各自完成准备,比如李家要准备新房,虽说不用盖新的,但是必要翻新啊。里头要重新粉刷一下,地也要平平的。总之各种折腾,李娘子只觉得,那钱就跟流水一样的流走了。不过呢,有一点好,现在李家再没人敢瞧不起了。

  儿子娶了首富之女,而两家相交也是平等相待,大家看李家的眼神也都不同了。大家都知道,真的娶了首富之女,李家的身家现在也就身价百倍了。

  陈静是一年之后才会过来,不过,陈豪倒是先过来了,一个人,没带下女与奶娘之类的。乖乖的被二太太牵着,给李秀才和李娘子行礼。

  李豪才五岁。小脸肥嘟嘟、粉粉的,大大的眼睛圆溜溜,黑漆漆的,一看就是聪明、漂亮、还单纯的娃娃。

  之前陈家提出让陈豪在李家住读时,李萍还奇怪,不过倒是听大哥回来说了一下陈家的格局,也就明了。

  陈家才两房,她在首富相公家可是排行第五,而她之后,又有几位娘子相继抬了进来。她原本对生孩子也不指望,不过是找个院子让自己安生,再不受外头的争执。结果竟让她怀上了,生了他们家惟一的继承人官哥儿。

  她哪里知道,这内宅之中的妻妾之争,岂是一般玩笑。当年她有私产,又有儿子,纵是大娘子能容官哥儿,岂能容她?而其它妾侍,当然不能容下官哥儿!所以上一世的她,她不斗别人,却还是被人斗死,终也没得善终。

  她其实在病中,一直最痛的是,自己没有好好保护自己的儿子。来了这儿,她一直回避去想曾经,她丝毫不敢碰触那点。但现在看到了豪哥儿,她内心那深埋的伤,一下子被撕开了,生疼生疼的,让她几乎不能呼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