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亲事之难

堂前燕归来 +A -A

  “什么陈家!”李秀才还没从曾家的事脱出来,茫然看妻子和女儿的表情,他恍然,“哦,那个陈家啊!”

  “哦,那个陈家啊!你就会说这个,我在问你,陈家怎么回事?”李娘子给了丈夫一个白眼,学他说话的样子,然后立即鄙视他。

  “若按理说,这会儿,他们要找个可信的中间人在里头传话。若是我们有意思,就会央媒求亲。现在真是……”李秀才习惯了妻子的言语,倒不介意。她不是鄙视自己,而是太想知道自己的想法,等着自己的决定,然后按着自己的想法说道。

  李萍拍拍脑袋,对啊,这才是正理。她是女子,上辈子都是被动的等待着。所以陈家现在是在等待。不过陈家应该选错了中间人,于是,让两家都处于被动之中了。

  “爹,要不,你和陈老爹一块喝个茶?”李萍想想说道,陈家是找了中间人,但中间人没找对。人家没找李秀才,而跟李彬说,这就显得不正式了。让李家实在没法确认这件事的真实性。没有真实性,谈什么后续。所以,现在要做的,就是两家能做主的人坐一块,好好聊聊。

  “喝茶?”李秀才看看女儿,没想到女儿竟然想半天,得出这个结论。

  “是啊,大哥应该有办法知道陈老爷的习惯,看看他一般去哪儿喝茶、巡店,您去偶遇一下。两人一块逛逛书店,喝喝茶。至少比我们俩家,相互这么猜来得便宜。”

  “准备什么?难不成,你要答应?”李娘子不干了,她可不要娶个娘娘回来压着自己。

  这点上,她其实与欧阳娘子同出一辙。不过也不同,欧阳氏还是希望能娶个有钱的媳妇,改变家里状态。但她不要那个比她们家略好一点的,又觉得被辗压,又觉得不平;而李娘子就是百分百的不要比自己家强的,强多少无所谓,反正‘强’就是不行。

  “现在问题已经不是我们答不答应的事儿,而是看陈老爷怎么想。能赶出来,就为了碰娘一面。这会再不好好的应对,就是真的得罪人了。”李萍皱着眉头,撑头想到。

  李萍昨天可是看得比母亲细,那人家可不是真的偶遇,只怕是有人看到他们了,于是就坐车来追了。他们意思很明白,让他们看看他们家的小姐并不差。但是为了女孩的名声,选择这种方式,其实也算是人家父亲用心良苦了。

  不过,她昨天就更有疑虑了。为什么?大哥真的很好,聪明伶俐长得好,但是,还真不足以让全县首富这么着急的定下,成为成龙快婿。

  “若是见面,也就只能答应了。”李秀才对自己还是有自知知明的,他若见面,只能被忽悠得跟人订下城下之盟了。

  “您只说您做不了主,您是想知道陈家怎么想的就成了。”李萍笑了一下。

  她觉得,到这一步了,已经是没有拒绝的空间了。两个一家之主见面,让他们说,我们不谈成败,我们就是随便聊聊?

  李秀才哪里知道女儿肚子里的九道弯,认真想想,这种试探性的,也只有自己出马。虽说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但是不答应还是做得到的。点点头,看时间差不多了,下午还要看着学生们习字呢。

  而下午的时间李萍也不想浪费了,拉着母亲去给伯祖母请安去了。她还要“学”绣花呢!

  族长其实跟李秀才说起来关系并不远,不然,族学的好差事也轮不上李秀才了。因为两家关系亲近,李娘子没事也过来送点自己做的小点心,当做孝敬。

  人家能做族长,家里那是比李秀才家不知道有钱到哪了!人家看重的是李娘子的孝心。所以李娘子一说求见,门口都不拦,到了二门,丫头小环也过来叫李娘子一声‘七奶奶’的。李秀才在族里那辈里排行第七,单名为涵。有时他们也会叫她涵七奶奶。

  李萍其实从外头看,这也就是乡坤的宅子。看上去,日子也就比自己家好一点罢了。不过进去,也就有了差距。毕竟是族长,人家累世的积累,也不是李秀才家能比的。

  “怎么今儿来了?”族长太太倒是真的挺喜欢李娘子的,他子女都在外地做生意,不然,他们也不能在乡里这么舒服过日子。李娘子也巴结他们,但是巴结得让人不讨厌。

  “看伯母说的,来瞧瞧您,还得选个黄道吉日不成?”李娘子嫁到李家也十几年了,跟族长太太也真是客气不起来了,“二丫,快给伯祖母请安。”

  “好了、好了,去看看有什么点心,给二丫抓点。”李太太细看了李萍一眼,点点头,对边上的小丫头小环说道。

  小环也是那懂事的,忙带着着李萍一块出去了。

  “有事儿?”等看不到了,李老太太忙看向了李娘子。

  “真是一点瞒不过您!”李娘子挨着李太太坐下,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唉,二丫那婚事,我的苦楚您是一清二楚的。让我抓到那玩弹弓的臭小子,我真想剁了那小手。”

  “唉,一提你就说这个,快说正事。”李太太跟她说了几回了,拍了她一下。

  “唉,亲都定了,难不成还要退亲。原本说媳妇是想教她织布,您看看她小手小脚的。再说织布费时费力,回头只怕曾家那婆子还不知道怎么埋汰咱们二丫呢。媳妇想来想去,还是让她学点细活。您说呢?”

  “也是,曾家是差点。”李太太被李娘子洗脑了,也觉得曾家不是良配,想着还让自家女儿去下地,怎么想,也觉得不对。不过认真想想,又觉得不对,摇摇摇头,“你又错了,你说,我教她什么?真的教她了,回头更难嫁过去了。”

  “那您说,总不能说现在找个人教她种地吧?”李娘子一脸纠结。

  李太太也长叹了一声,她虽说是没吃过苦,但是族人里也好些要种地,要辛苦糊一家老小的口,她是跟李娘子关系好,加之,李族长夫妇其实也是觉得李秀才家跟他们一样,是跟那些泥腿子不同的。现在告诉他们,跟他们一样的李家丫头要去下地,李太太本能的有些不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