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穷也是有道理的

堂前燕归来 +A -A

  “你说他是不是想做墨赚钱?”李娘子在赚钱这件事上,脑子是很灵的,是不是能赚钱的主意,她一嗅便知。她是在李秀才回来午餐时,特意说给李秀才听的。

  李秀才摇摇头,轻叹了一声:“为夫运好,当时族里正好要办学,若非如此,咱们怎么能有这般安稳生活。曾家村原本就不如李家村富裕,像亲家这般纵是考上了秀才,只怕也难得过活的。”

  “什么叫没法过活,他有手有脚,看着曾老爷子还下地,看着老婆天天那么辛苦,他除了吃饭,啥也不干,好意思。所以,这也是为娘不乐意让你嫁到他们家的原由。万一凡儿考不上,将来女儿真是得吃多少苦。”李娘子立即愤愤的说道。

  当年李秀才还在苦读备考时,也没说天天在外头闲晃。她织布、他就一边抱着那时还小的女儿,一边口中念念有词,到了时辰,他还知道去煮饭,就为她能多织点布,好攒出他去省城考试的钱。

  虽说这些事不能说出去,省得让十里八村的妇人们说她不贤惠,但是李秀才当年真是努力的做些力所能及的事,绝没说当个米虫的。

  而曾家的曾庆,她真是不知道该说啥了。考完回家,别说下地了,纵是农忙时,连孩子都下地去抢收时,曾庆能做的,就是在田边,帮忙看着筐罢了。他已经不考了,就该想点办法,找点事做。但是想想看,他却天天除了读书,还是啥也不干。所以她是一百个瞧不上曾庆的,更瞧不上欧阳氏。欧阳氏但凡有点本事,也不会被曾家人这么对付了。

  “所以穷,不是因为没事做,而是因为他们不想做事。”李萍捧着碗,满脸泪痕的说道。她不是伤心,而是李娘子又把菜给做辣了,眼泪是被辣出来的。

  今儿中午,李娘子做的就是正常的家常饭了,雪菜豆干、青炒豇豆。现在李娘子也知道女儿不怎么能吃辣了。不过李娘子手艺好,雪菜豆干也是极好吃。用的是昨天吃剩下的烧肉的千张与肉汁。

  千张拿出来,还改了刀,就冷的刮去了上面的酱汁与油,切成细碎。原本千张就已经被烧进了味道,现在重新放到雪菜里爆炒,加上豆瓣与泡椒,又是新的滋味。而雪菜是最最吃油了,有昨天红烧肉的汁来加入,雪菜被油浸透了。整道菜,真是鲜的可以把舌头吃下来。李萍虽说怕辣,但是,因为好吃,她真是边吃边泪流满面。

  “以后少放点辣子,看看把孩子辣的。”李秀才心疼女儿,忙给她夹了些豇豆。让她快点吃,还用帕子给她抹了一下脸。

  “已经有少放了,哪知道她越来越没用。你别吃了,吃这个。”李娘子瞪了女儿一眼,把豇豆往女儿跟前推了一下,原本家里吃饭就一个菜的,因为女儿,生生改两个菜了。

  “好吃。”李萍冲着母亲甜笑着,两道菜其实都很好吃,就算雪菜有点辣,但也是让人又爱又怕的那种美味。

  “你说他们能做吗?”推完了菜,李娘子才懒得跟女儿谈手艺问题了,想到的是曾家要用自己家的手艺,心里就极度的不爽。

  “应该做不了。”李萍边抹眼泪,边吸了一下鼻子,毫不在意的笑了一下。

  她倒是了解母亲的意思,母亲虽说也希望曾家的环境好一点,这样,她将来嫁过去,日本会好一点。但是让他们用自己家的手艺赚钱,回头还得让欧阳氏挤兑,她怎么能咽下这口气。

  果然李娘子眉头自然的舒展了,但是马上,她又皱眉说道,“所以你刚刚白给他们演示做墨了。”

  “不演示,他们怎么知道他们做不了。”李萍说得极平淡。

  李娘子眉头一挑,但是马上,眼睛一亮,“那我们自己做,若我们俩个一块做,一定能又快又好。”

  “再生墨,原本价钱就上不来。想做好,程序更难。咱们家又不缺这点钱,还是别费那功夫了。”

  “那你还教亲家公做?”李秀才一怔,忙说道。明明知道人家不会去做,还要教一下,直接拒绝就好了。

  “不教,只怕人家还得说咱们藏私。”李萍吃下最后一口饭,才慢慢的说道。“再说,咱们家哪有闲人。做墨比织布还费事,还有手艺也太容易,人家用不了什么手段就能学去。不过,他们家人多,大家分工合作,倒是可以一试。”

  其实她教给曾庆都是最没技术含量的那块,利用他们家有人的特点,做的算是粗加工罢了。好歹也能赚点活钱,但是他们想做成像之前翰林相公那种,有点难。

  真的想赚钱,就得自己有自己的一套流程,往细了做。就像翰林相公家的翰林墨,外头就万金难求。那是翰林相公送人的最好礼品,一般人他都不送的。但是,只有他们三人知道,那墨真是最不值钱的了。倒是每年不知道为家里赚了多少人情与重礼。

  只不过,翰林相公家的这个程序有点难,她就算自己做,也得好好的把当年见过的东西都记录下,找机会试验一下。不过想到这儿,她决觉得,光想没用,现在自己没机会试验,还是把做墨的那些程序写下来,没事好好琢磨一下,这种东西,留着总没坏处。

  “主要是,他们家也没有其它营生。”李秀才倒是通透。但还是摇摇头,“人家的事,法子我们给了,用不用就看自己了。不过,还是可惜!”

  “可惜什么?”李娘子不干了,自己家能做的,都做了,他们若不听,相公可惜什么?!

  “他们家若是好一点,二丫将来的日子也好过。”李秀才轻叹了一声。

  “切,你啊,还是用心教教凡儿,让他自己好好考试才是正经。二丫,你在婆家就闭着眼过,让凡哥儿带你飞出去。”李娘子倒是目标明确了。

  李萍笑了,果然老娘是了不起的女人。她也跟她想的一样,曾家人口太多,在这家里生存,闭着眼过是正经。但是,这绝不是为了混日子,而是积聚力量,为了离开的那一天。

  李秀才也吃完了,想趁着还有点时间看看书,结果,李娘子又想起个事,忙拍下了李秀才的书,“他爹,你说陈家是啥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