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堂前燕归来 +A -A

  欧阳氏也是一脸的浮肿,相公没回房睡虽说不是每一次,但是为了呕气而不回,却是第一次。其实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错在哪,她不觉得自己瞧不起丈夫,觉得这是公公看她不顺眼,于是故意找茬。心里深深的愤恨,觉得公公这是不肯放权,故意在打压她。更有甚者,她都怀疑公公是瞧不起自己娘家,嫌弃自己娘家太穷。

  所以一早起来,早餐也就是头天的剩饭加水煮的粥,配上些咸菜。不过大家也不好苛求,默默的吃了早饭,该做啥就做啥去了。

  大家都有事做,就只有曾庆有点纠结了。昨天老婆闹腾了那么一下,他深深的觉得伤了心。他也是三十多岁的人了,让他总得找点事做。让父亲还在帮他养妻儿,他也觉得自己很无能。

  父亲说妻子没赚过一文钱,可是妻子管家,生孩子,好不容易把孩子们养到这么大,每天做最多活的其实是她。父亲农闲时,除了每天去地里看看,把地好好待弄一下外,其实也没什么事做。

  而妻子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没有休息的时候。父亲说她一文钱没赚过,其实也是过份的。说起来,自己才是这家里最没用的那个吧。

  可是在家里,他只是读书,似乎也不对,想想,还是起身,去了李家。李家送了墨锭给他,他想想找本书拿在手上。

  李秀才还得教书呢,曾庆又不好打扰,准备离开,结果正好被李娘子看到了,忙招呼着曾庆进屋,奉上茶,李萍行了礼,决定回屋里去,看看公公的长相,她觉得,将来曾凡估计也不会难看,有了这个认知,她也就觉得自己没什么可留了。

  “二丫,你怎么会做墨?”曾庆没话找话。

  “书上看的。”李萍笑了一下,回头想想,要不要把那本书找到,回头应付这些好奇心过份的人?

  “亲家公真是了不起,让儿女都读书识字。”曾庆笑着对李娘子笑道,李萍觉得好了,不用找书了,人家不是特意来问的,不过是找个话题。

  “哪儿,也就认识几个字,不当睁眼瞎罢了。”李娘子摆了一下手,想一想忙说道,“凡儿才好,相公也说,凡儿天资聪慧,真是万中选一。”

  曾庆的眼睛里总算有了点喜悦,想想又目光一闪,“制墨难不?”

  “难倒是不难,不过有点烦。”李萍看看未来公公的样子,心里打起鼓来,这是啥意思,闲得想制墨顽去?

  “哪有烦,我看挺简单的。”李娘子忙说道。

  “不是,我们只是改良了墨,不算自己制墨,充其量算是再生墨。真的制墨,从收墨到最后成墨,不但过程烦琐,那是真的要手艺的。若是……您喜欢那个墨,想自己做着玩,孩儿倒是可以建议您做做再生墨,买些劣等的墨条,用桐油、蜡、再生泥均可。”

  她可不能像曾凡那样,可以顺利的叫人。让她叫公公,实在叫不出口,于是只能含糊过来。李萍多少年来,倒是看男人比看男孩多。曾庆那小小的不妥,她一瞟眼也就明白了。

  虽说不知道未来公公怎么想到要做墨,但是也想得到,曾庆不像父亲有事可做,若是天天在闲逛,也不是个事儿。若是真的让他做做墨锭,不说是条生财之道,好好做改善一下生活却是可行的。

  “真的吗?再生墨很简单?”曾庆看看未来儿媳那小胳膊小腿,他觉得她都能做,自己一定能做。

  “是,不过您若做,总不能跟孩儿一般,就做个普通的墨锭。那么模具可能要费点心思。还有最后的描金,也是挺难的。还就是,一定要早申明,那是再生墨,您只是风情雅趣。”

  李萍却不是那敢打保票说,一定能赚到钱。还有就是,一定要说清楚,这是再生墨,这是他好玩做的,省得到时有事,欧阳氏一定会全怪到她的头上的。

  “要不,你做给我看看?”曾庆显然并没有听懂李萍在说什么,只顾自己的想法。

  现在李萍有点郁闷了,看来曾庆也不是聪明人,光是这皮相好,也没什么用。不过,再怎么说,这位也是未来的公公,如果不能退亲的话,只能忍着。

  “这是胶泥,因为我们只是自己做来玩的,就只用普通的胶泥,我一般是熬墨为汁,加入这些胶泥之中。这样墨色较匀,还有就是锤泥。我力气不够,用的是木锤。一般来说,用棒更佳。”

  她小心的加入之前做的墨汁,把胶泥揉成团,再开始锤泥。生生的当着面生了大半个时辰,让那泥真的锤得细腻无渣后。跟头天一样,压制成块,再取出放在阴凉通风之处。

  曾庆先前一直觉得很简单,但是看着未来儿媳做了快一个时辰,却也只有六个。而且他刚听儿媳说过,她因为只是做给父亲在家用,做的是随意的。但是若想卖,方法就是完全的不同的。就算是用量的比例都是有严格的标准,不是跟她似的,随手乱做。

  再想想,那还是儿媳用的是之前熬好的墨。若上熬墨的时间,只怕就不是一个时辰就可以完成的。更何况还要重新做模具,还有买金粉之类的,真是还没赚钱,就得先花钱。更重要的是,他不知道能不能卖到钱。他又有些退却了。

  李萍看到了曾庆的迟疑,也不再说什么,看看曾庆这个样子,她根本就不希望他真的去做这个事了。现在她真的觉得,其实退亲真是个好主意了。乡下地方,又没那么多讲究,趁着年纪小,赶紧把这些糟心的人赶出自己的生活,那才是正经。做完了,行了一礼,自己收了东西,去院外洗手去了。

  曾庆放下书就告辞了,就算李娘子请他午餐,他也严辞而去。

  弄得李娘子都有些奇怪,没事好好的,总不会只是过来送本书吧?若说是专程来看女儿做墨的,她又觉得挺奇怪的,做个墨还值得特意走一趟?觉得曾家除了自己的小女婿,还真的没一个看得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