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莫名的发怒

堂前燕归来 +A -A

  

  “……”曾凡迟疑了怎么说,说吃了肉,母亲只怕要生气;说没吃,只怕回头老娘要跟岳母扯皮的。纠结了一下,还是对母亲笑了一下,“是,晚上岳母特意去割了些肉。”

  “那中午呢?”曾二忙问道。

  “白日岳母带二丫去市集了,回家晚了,只是煮了些腊肉面。”曾凡低头无语了,现在他深深的感觉,两个弟弟都是猪队友了,但还真不能不说。

  “天,腊肉面。大哥,你今天两顿都有肉?”小三简直不能再说什么了,回头看向了自己老爹,“爹,啥时候给我定亲啊!”

  “不是,腊肉蒜苔是昨天大舅兄回来,才做的,不过二丫不吃腊肉,于是剩得很多,今天岳母没时间,便用剩的肉煮的油面。”曾凡只能再解释,不是特意做的,只是赶巧了。

  “好了,让他歇会,读了一天书,一定累了。”老爷子是人精,忙不许他们说下去了。

  上回饺子的事之后,儿媳还真的在家包了一顿饺子,不过其实她可以不包的,不包可以说她不是不会,只是没时间。但是包了,就只能证明,她做得没人家好了。

  曾二和曾三只能满怀羡慕的看着大哥闪回屋里,而另一边,曾庆已经拿了笔纸砚出来,小心的在砚台里放了点水,再开始小心的磨起墨来。

  为什么李秀才喜欢磨墨,一般磨墨都是要凝神静气,墨锭垂直与砚,用拇指、食指、中指捏住墨锭,是呈一字来回磨墨。等出了墨,就小心把墨锭搁在砚边,自己用笔舔了墨,写出字来,自己都欣赏了半天。

  “又干嘛?没事浪费什么纸?”欧阳氏有气发不出,对着丈夫就去了。好好的晚上,看点书就算了,还拿纸写字,还是只是写了一个字,不知道这浪费了吗?

  其实欧阳氏不觉得是,她在丈夫决定不考了之后,她对丈夫的态度都发生了改变。主要是曾庆也不像李秀才,有族学给他教书。他这样的秀才,除了县里每年给点笔墨钱,他也就无所事事了。在欧阳氏看来,曾庆几乎是毁灭了她一生的希望,有好言气也就怪了。

  于是,老爷子又愤怒了。儿子连写个字都被骂,凭什么。狠狠的把手里的水烟袋拍在桌子上,虽说这几年,他已经一忍再忍了。觉得儿媳也不容易,但是这几年,她越来越过份,老爷子也不想忍了。

  “又不是你赚的,我儿子要写字,用了你一文钱?你可赚过一文钱!”

  “公公,这话说得就不对了,难不成我在这家里做得少了?”欧阳氏若是那聪明的,也不会这些年在家里,要啥也没啥了。听了公公这话,立即反唇相讥起来。

  “好好好,你来我们曾家是委曲你了,那曾家容不下你了,你回你欧阳家去,省得我们爷几个拖累了你。”老爷子冷笑了一声。他虽说不识字,但是这些年却也看得清楚。儿媳妇这是瞧不起儿子了,你既这么瞧不上曾家,直接走人好了,一个不孝,就能把你扫地出门的。

  于是又是鸡飞狗跳的一夜,欧阳氏哭得天昏天暗,曾凡他们忙出来跟着两个弟弟一块跪下求老爷子息怒,原谅母亲。

  而曾庆也是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陷入了一片的自怨自哀中。

  其实老爷子还真不能把儿媳赶回家去,生了三个儿子,也没有什么明显的恶行,这时赶她回娘家,说她不孝,不是不行,而是成本有点大。要娶媳妇了,结果婆婆被休回去了,这个说起来,也是挺难堪的。更何况,还有两个小的没订亲。老太爷这么做不过是狠狠敲打欧阳氏一下罢了,顺便恨恨的看看儿子,觉得儿子就是太过疲弱,才会被媳妇这么瞧不起。

  等闹腾过了,大家各自回去休息了。而曾庆没回房间,而是去了前屋,那是他的书房,他也累了,看到妻子这么瞧不起自己,他的自尊心也受到了打击。现在他不想回房,再面对妻子。

  曾凡看到父亲独自去书房的背影,也觉得很对不起父亲。可是说墨条送错了吗?再怎么说,他也不能这么说。所以他只能怪自己,看看是不是哪句话是不是说错了,让父母不开心了。

  三兄弟一块回房,曾二轻叹的揉揉自己红红的膝盖,跟曾凡说道,“大哥以后还是少去岳家吧!”

  曾凡默默的点点头,也许是因为母亲不喜欢岳父家,于是才会把火发在了父亲身上。但是岳家有错吗?好像也不能说,岳父他们有什么错?只能少去,让父母能少受刺激。

  “娘怎么这么讨厌大嫂家?”老三曾仪困惑了,他最小,他理解的最表面,但却也最直接。他没他们想得多,他就觉得母亲是讨厌李家。

  “谁说讨厌了,乱说什么。”曾凡忙瞪了小三一眼,怎么着也不能让人说两家失和的。看老三有点抽抽的小嘴,也不忍,“娘只是不喜欢那个……以后别乱说了。”

  “是!唉,以后大嫂嫁过来,咱们家还有好日子过吗?”曾二故作深沉的说道。

  曾三忙点头,刚刚闹成一团时,他就不再羡慕大哥有岳家了。但是现在,大家没事了,躺平,肚子还有点小饿时,就想到大哥一天吃了两顿肉,忍不住问道,“大哥,你今天的腊肉面和红烧肉好吃吗?”

  “嗯,岳母手艺倒是不错。那肉跟娘烧的不一样,肉入口就化了。说是先炸过,再烧的。瘦肉不柴,肥肉和肉皮更是好吃。”曾凡不禁又想到自己的小未婚妻。

  岳母与屠户关系不错,那五花肉肥多瘦少,一层一层的。而二丫好像不怎么喜欢吃肥的,就算是岳父给她夹了,她也把肥的那些全小心的弄下来,再还给岳父,自己挑那瘦的吃。被岳母狠骂了两声,不过岳母骂过归骂,还是挑了些瘦的给她。她就冲着岳母笑。再吃,她也就只吃配肉一块烧的千张。

  曾凡倒不觉得她是因为孝敬父母特意不吃,而真是她不吃。果然还是日子过得太好了,连肉都不想吃了。这样娇生惯养出来的,真的过门了,只怕真是家无宁日了。

  问题是,他很清楚,这些与李家人一点关系都没有,他能让李家人为了适应自己家的日子,那么对待二丫吗?明显不可以。

  二丫在家里过自己的日子,他有什么可指手划脚的。一晚上,曾凡就在辗转反侧之中度过,一早起来,两只眼睛都是通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