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偶遇

堂前燕归来 +A -A

  “差不多,南北两大贡院,除了北边的考生,东、南、西边的考生,大部分都得从咱们这儿过。三年一考,住得远的,慢慢的走的话,当是游历,于是一年四季都有往那边赶的考生。”李娘子倒是门清,当年李秀才也是如此这般,想到自已当年受的苦,不禁轻叹一声,“真是可怜他们的父母妻儿!”

  李萍倒不好说什么了,她还真不能说母亲说错了,这些日子看父亲看书,写笔记,不得不说,他是有才华的。但是,他还真的不太适合做官。他的性子其实太单纯了,这样的,以当年翰林相公说的,这样的只能做清雅的隐士,教书先生。所以,母亲不让他去考了,也是没让他再错下去。但说谁都不该考学这个,她也不敢苟同。

  翰林相公说了,虽说寒门士子出头的机会不多,但是不代表他们完全没有。毕竟这是所有寒门士子惟一的晋身之阶。每三年考上的寒门子弟也不在少数。只不过考上了,能不能真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那就是看各人造化。父亲没有,不代表其它人没有。

  他们一家店一家店的逛着,若不是她一脸严肃的样子,李娘子只怕都要觉得她这回真的是来贪顽了。

  他们一家家的逛,但分主次,比如文具店,书店什么的她就只是匆匆的逛过,但是布店、旧衣店、成衣店、饰物店。她就会停下,让母亲一一的问价钱,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

  因为李秀才要吃饭,不然还有得逛了。回去的路上,李萍还是一脸的若有所思,布店各种布,她都一一的看过了。正如母亲说的,夏布不是人人都能织的。那个纱非常细,配合一定比例的麻丝。这工艺不难,却极为繁琐,有那个工夫,还不如织粗布,纱可以自已纺,布能自已织,家里若有两个人,利索的话,利润其实是差不多的。

  不过她倒是真的找出灵感来了,她女工活其实是做得极好的。她生父当年可没少跟请各方面的老师,比如给相公绣个帕子、做个扇袋、做些缨络,荷包结子,就没有她不会的。

  刚刚她看到了,这些都是可以卖出钱来的。而且,她也打听了,这个是可以在铺子里领花样,领细料的。自已只用卖手艺,就能拿到工钱。而且这工钱,绝对比织布来得高。但是问题是,她是会,二丫不会。她怎么跟父母说,她能做这个?

  “娘,咱们村里有会绣花,会做女红的娘子吗?”回家的路上,她侧头仰视老娘。

  “怎么想学那个,那个老费钱。还得买丝线,用丝绸。”李娘子自然知道,做那些更赚钱,可是自己粗手粗脚的,学起来费事,还不如织布来得爽快。

  “但是真的学会了,比织布赚钱多了。练习时,可以用粗布和普通的线。”李萍奋力的跟母亲解释道。

  李娘子想想,但还是摇头,“咱们村里也就族长太太会,不过她年纪大了,也不怎么做这些活,让她教你,总不好。”

  “族长太太,那是不是我得叫他大伯祖母。”李萍想想,托着下巴沉思着。

  “鬼灵精。”李娘子在为人处事上,却是一流的,不然这些年怎么跟族里把关系弄得这么好了。找个机会让女儿见见族长太太,回头一声‘祖母’叫叫,让她在族长家里伴随左右,学点东西也是正当的。

  李娘子原本就是聪明人,只要提供她一个思路,她脑子里就已经有一百种可操作的法子,正眉开眼笑着,却被路上的一辆小驴车给挡住了去路。

  两人一块抬头,帘打开,跳下一个看上去十四、五岁的少女。看打扮,也知道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了。那少女却没看他们,回身扶了一个中年的男子下了车。李萍抬头,那中年人一脸书卷之气,下颌的三角须,很有些文士的风范。

  “这位可是李家村李秀才之夫人?”那文士双手抱拳,一脸的谦和。

  “不敢,不敢,李秀才正是外子。”李娘子忙福了一福。

  李萍不用人教,也静静的行了一礼,静待在母亲的身后。

  “李夫人家教真好,静儿,看看妹妹,规矩多好。”那文士笑着还了半礼,还特意跟边上的女孩说道。

  “是!”那女孩子笑着对李娘子和李萍施了一礼。

  李萍上世可是见过很多人的,不过当年她是不会看人的,后来她吃了不少的亏。看人的本事,也就是那时一点点吃亏吃回来的。现在她看到那女孩竟然有一丝羞涩,这种羞涩不是因为第一次见生人。而是……

  李萍猛的一惊,但努力克制了自已。慢慢抬头,再看了那女孩一眼。那个女孩看上去很明媚,眼睛倒是透着干净。看规矩,倒是不错。

  “敢问先生是外子……”李娘子还真不认识这位,迟疑了一下,还是忍不住轻轻的问道。走大路上,结果被人拦住,总是有些不满的。

  “失礼、失礼,在下是福兴号之东主陈福兴,这是小女陈静。”那位笑了一下,再次一拱手。

  李娘子不禁退了一步,被李萍拉住。

  “陈伯父,那个这是大路上,要不要请到舍下用个简餐。”李萍看看周围,忙跟笑着跟着他行了一礼。

  “李兄与夫人真是教子有方,子女都这般出众。”陈福兴笑了下,“用餐就不用客气了,在下带女儿去郊游,正好看到夫人与令嫒,下来打个招乎而已,不打扰夫人了。”

  陈福兴笑着再行了一礼,客气的告辞之后,扶女儿上车,自已上车后与大家挥手告别,这才慢慢的离开。

  李娘子还是惊了,此时还是回不过神来,李彬工作的当铺就隶属于福兴号。对,只是隶属于福兴号,福兴号却不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当铺。据说,陈家在省城,县城都有产业。陈家才是这里最大的富翁。

  “那个陈姑娘看着还不错。”李娘子低头看看女儿。

  “是,不过,这个适合哥哥吗?”李萍还是有点迟疑。她当然知道陈家此举的用意,估计大哥婉拒的意思已经传过去了。陈家这是兵行险招,特意把女儿带到李娘子面前晃一下。表明,他们家的女儿不愁嫁的。但李萍还是觉得相距太远的两家人,真的能在一起吗?更何况,这是两家人的事,不是他们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