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冰雪聪明与蠢笨如猪

堂前燕归来 +A -A

  说起来,李萍上辈子说起来也配得起‘命运多舛’这四个字,前世也没活到三十岁,从十四岁一嫁之后,连着四嫁,若说起来,只怕是要闻着伤心,见着流泪。

  但说实在的,说是命苦,但李萍上辈子,物质上还真没缺过啥。从小就有个奶娘照顾她,一直跟她到死,忠心不二的,看她捻根针,都是要心疼她的眼睛的。做过最重的活儿,也就是抱着儿子玩玩罢了。

  让现在手臂跟柴火棍子似的自己坐织机前头,她都觉得李娘子简直就是后娘了。不过,她还真不敢反抗。李娘子就是那利落的乡间妇人,利索也爆脾气,一言不合,那是会上巴掌的。

  李萍若是真小孩,只怕要觉得李娘子这是重男轻女。但她也做过娘的,虽说她的儿子官哥儿,只活了三岁,她却也能了解做娘的心思。李娘子这么说了,她再畏惧,却也只能老实的跟着老娘的指挥棒子走。

  李娘子决定教女儿织布,那真是一片慈爱之心。曾家是有田的,之前她是听欧阳氏说起过,就算不是农忙,她也是要下地帮忙的,总不能让公公那么大岁数了,还得为一家子忙碌。

  李娘子现在就存了心,农忙时全家下地帮忙,那是应该的。可是若平时还要她的宝贝女儿下地,那她自是不肯。织布可是门手艺,赚钱不少,若是女儿学会了,将来出嫁时,她就给女儿再赔一架织机,看谁能让她女儿下地。

  织布看着其实不难,之前李娘子做时,娴熟无比那梭子左右穿梭着,李娘子真是手脚并用,做起来,动作煞是好看。

  不过李萍坐上去,那就是场灾难了,眼到的,手没到,而脚下却已经踩了下去。没一会儿,线跟梭子就搅在一块,李萍更是急切。结果手忙脚乱之中,那真是乱成一团,真是连剪都剪不开了。

  李娘子也知道,一开始,还真不能指着女儿能织得多好,可是看她织得这么烂,她也是始料未及的。她真是爆脾气,几乎要怒火冲天,若不是李秀才进来阻止,李娘子就想把女儿掐死算了。

  李萍也是纠结得很,这个怎么比打算盘还难呢?当年她在第四任相公的府里,一边要管着自己的私产,一面,相公也会拿些小账册回来,让她帮忙算算账。趁着那会,也顺便会教她些做生意的窍门,好让她用在她的私产之上。

  她第四任相公在扬州城里也是首富来的,他不在意她的私产,反正她那会生了家里惟一的继承人,家里除了明媒正娶的大娘子,也就她了。首富自然啥都不会隐瞒她的,倒是让她学了不少东西回来。记账、打算盘,就没有什么能难得过她的。

  不然,她能心里替李家算账,李家是面上不显,但是李家应该存了不少钱的。当然,她也觉得,其实还能更好些。不过明明可以简单的赚钱,为什么让她学这么复杂的东西?多么浪费时间!

  还有就是,她不想承认,她是有点气馁了。要知道,她前世四嫁,四任相公,就没有不夸她冰雪聪明的。凡事都是一点就透,怎么到了亲娘这儿,就蠢笨如猪了?

  李秀才把李萍带到外头的私塾。李秀才的私塾,其实就在他们家的用延着院墙加盖的三间屋子。于是外头就开门是私塾,关门就是他们家院墙。而正门在私塾的边上。李娘子骂她笨的声音,早被他们听了去,不然,李秀才怎么能马上冲进来救了李萍。

  私塾以前的二丫常来帮着父母收拾,二丫的心里,这就是一拨熊孩子,说起来,还都沾亲带故的,不过她一个也喜欢不起来。李萍是生过孩子的,看着一个个剃着寿桃头看着也都才四、五岁的小娃娃,就好像看到了长大一点的官哥儿,倒没二丫的那种小孩子似的厌恶。

  不过,她虽说不厌恶这些熊孩子,但熊孩子们却喜欢嘲笑她。

  李秀才让李萍坐在最后,让她跟大家一起习字。

  二丫是被李秀才开过蒙的,不过字写得不太好。但李萍的字却不错,她当年被李父培养,那是花了本钱的。但拿了笔,别说这笔是不是正经的湖州狼毫了,这个,估计也就是一般的羊毫笔。粗得自己拿得都费劲,再看看其它孩子,基本上就跟刷墙一样了。

  再看那粗陋的跟草纸一般的习字纸,李萍都觉得连笔都下不去。这纸,就算做草纸,她都不乐意。但到了这儿,也就只能忍了。小心的拿起笔,慢慢的对着写着。

  她没看二丫写过字,不过看看这家人的火爆脾气,她估计二丫应该也没什么耐心在家里好好习字的。若自己按着平日来写,只怕就要露馅,写得慢,就是想藏拙。不过,等李秀才来时,倒很是开心起来,忙叫大家来看。

  “看到没,二丫虽说平日有很多活要干,她的字却越发好了起来,你们要努力。”李秀才对童子们说道。

  李萍只能伸头看别人,自己写的这么丑,竟然还被父亲夸,再看看前头那小娃的,好吧,她写的好歹是字,前头那些个小屁孩们,全是墨团。

  她脑子突然一转,左右看看地上全是被墨染的破纸,而小娃们面前的不管要不要写字,那砚台里就满满的墨汁,而磨墨的墨块简直就是惨不忍睹。

  那个她觉得自己要不要回家跟老娘谈谈,其实,织布真不是女孩子家自立最好的选择。主要是,浪费时间,就是浪费钱啊。

  不过,为了能回家,她还是写了两篇大字,得了老爹的赞扬之后,小心的拿着自己写的回去给老娘看。李萍现在只期望着,老娘能跟父亲一样高兴,放她一马。

  李娘子此时已经重新装了线,正在重织,看二丫进来,扭头不想理她。李萍扯扯母亲的袖子,虽说没敢开口求情,却也满满的哀求。

  “还学不学?”李娘子瞪着她刚刚浪费了自己多少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