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归来

堂前燕归来 +A -A

  李大娘哼了一声,试了一下汤药的温度,觉得可以喝了,小心的扶起女儿,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小心的一小勺一小勺的把那苦汤汁喂了进去,总算二丫从小就乖巧,纵是眉头皱得紧紧的,也是慢慢的吞咽了下去。

  李大娘也没叫她,能吞咽表示神智什么的,都还在。现在就让她好好静养就是了。找了些白药,又在二丫身上擦伤的地方一一上了药。

  看看女儿,除了额头的那口子吓人,其实大夫也说了,伤不很重,但是李大娘却很有些不安。

  曾经她带着女儿去边上小山庙里拜拜时,偶遇一游方的僧人,都说女儿有面相好,那是将来能成一品夫人的。现在额头撞了个口子,这会不会冲撞了她原本的好命格呢?

  不过还没等李家拒绝曾家,也就不知道怎么就有人来贺喜了,贺喜李曾结亲。李娘子,都要疯了,正想着要解释,这回李秀才却已经回神,拉住了妻子,只是笑着说,“慎言、慎言。”

  而曾家那边也是如此,于是也就骑虎难下的两家这会儿,也就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当然曾娘子和李娘子都有了一种被讹上愤怒。于是这会儿,也就全放在了脸上。

  而李娘子看到曾娘子听到女儿的嫁妆露出的表情,心里更是跟吞了苍蝇一般的难受起来。同时也下定了决心,回头等女儿病好了,定要狠狠的把女儿教起来,若被那老东西骗走了一根针都算是她输。

  而屋里的二丫,或者说,明明已经死去的李萍,这会儿终于在外头的锣鼓声里清醒过来。

  李萍左右看看,想叫人,嗓子干得冒火,一点声也发不出来。不过,她昏睡了这几天,外头的声音却还是听得见的,她一直以为自己在做梦。又有些疑惑,为什么进了阎罗殿,看不到阎罗,却耳边这般的鼓噪?

  此时能睁眼了,眼前却是这纸糊的土墙面,纵是干净,却也看得出,这墙纸已经有些发黄了。这种农家小院,她一辈子也就是跟着第二任的冤家归乡的路上,借着地方打过尖,喝过一口热水。

  不过不敢住,也就是借人家的地方,铺上自己的垫子、褥子,下头的仆妇们借个灶台,也不会用他们的锅碗。纵是这般,她还觉得屋里气味难闻的。

  她怎么好好的到了这儿?难不成大娘子看她不成了,把她送到这乡间,任她自生自灭?

  不过外头锣鼓喧天,听着怎么像办喜事?难道说他们嫌自己孩子死了,也再生不出了,于是把自己再卖到乡下?他们真的以为自己不在意五嫁?

  想到这儿,想伸手叫人,她相信,无论自己怎么样,奶娘会一直跟随自己的,但一伸手,她愣住了,这怎么会是自己的手?

  此时在李萍面前的是一只又黑又干,看着跟鸡爪似的小手,这是一只小孩子的手,她怎么会有一双小孩的手?轻轻的再摸摸自己,她曾经引以为傲的身体,变成了个发育不良童子的身体。这是哪?她是谁?她再一次晕了过去。

  等再转醒,是被苦药灌醒的。而她来不及反抗,就听到一个妇人的声音。

  “什么东西,一听族长说什么嫁妆,眼睛就一亮!依我看,当初传两家定亲的,一定是曾家。欧阳家原本就是精穷的人家,曾秀才又不事生产,家里那点老底全在老爷子的手上,那老货哪见过钱,只怕现在都已经惦记上了,我们给二丫要赔送的东西。”

  “娘真是的,妹妹还小,还可慢慢教。回头我跟师父说说,若有好物,也跟妹妹留着,万不会让人瞧不起的。”大�还是好哥哥,忙笑着安慰母亲。

  “你先管自己,你都十五了,也该看看人家了。我也不指着媳妇大富大贵,性情好就行。你若有心,也替娘留点心,回头过日子的,总归是你自己。”李娘子一边利落的喂女儿把汤药喝完了,一边斥着儿子。

  大�也就微笑,并不接话,李娘子也知道儿子是那有主意的,也就不再说了,专心的看着女儿。

  “二丫这般混混沌沌,也不知道对不对。要不,再进城去看看吧?”大郎是那心疼妹妹的,看母亲那样子,也知道她还在忧心妹妹。

  今天订亲,他们其实也存了心思。看看今天闹这么下,能不能把妹妹的魂叫回来。结果闹腾一天,看着妹妹还是不好的样子,他都有些忧心起来。

  “为父也这般想,不过,村里的刘大夫说,最好不要移动,你明天套个车,请大夫出诊好了。”李秀才忙接口,他终于有了可以说话的地方了。

  大�看母亲没反对,忙就应了,看着天色也不早,跟着父母打了一个招呼自己回屋去了。

  李萍这会子已经醒了,只不过此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于是闭眼不语罢了。此时她约莫猜出来,自己只怕是借尸还魂了。吉凶如何,她还不知,只能想,走一步看一步吧。

  李娘子抱着李萍忧心仲仲,先是对着欧阳氏不满,可现在看到女儿这样,她又觉得难过,生怕有个万一,想着,若是女儿能好过来,现在让她做什么都肯的。

  李萍就这么被李娘子抱着,她能感受到李娘子那一滴一滴的泪水,李萍不安了一天了,这会儿,她燥动的心现在终于安放下来,这家人疼女儿!安心的就在李娘子温暖的怀抱里,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一早,李萍就醒了,虽说叫不出口爹和娘,但是睁着眼,能对着他们笑,李娘子忙叫了村里的郎中,果然一诊,忙笑着对李秀才夫妻拱手笑道:“还是冲喜冲得好,现在二丫真快好了,只要好好的再养几日,就能全好了。”

  原本大家放下心来的,不过被郎中一说,连大郎都觉得气闷起来,说什么冲喜?他妹妹是要死了,于是才订亲冲亲吗?!主要是这话传出去,曾还不知道怎么想呢!

  李秀才不动声色的把刘大夫引了出去,生怕李娘子一个忍不住把刘大夫给打了。

  李萍再世为人,看着一幕,也知道这三人,必是身体本尊的父母与兄长了。看看这屋里的摆设,也知道这家不富裕了,却还是为了个女孩这般的尽心尽力,倒很是心暖。

  多少人家,养女儿不过是个物件,指着为家里换些好处,若倒了霉,那生身的父母还不如个外人的。至少,她这一世的父母没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