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身死穿越

魔王的神医王后 +A -A

    第一章 身死

    某市,在一密集的深林深处,一绝色女子在飞快地跑着,宛若一只深林中的精灵。如果不是她脸色的苍白和额头上的珠珠汗水,你绝对不会想到她此时还受着严重的枪伤,血已经染红了她雪白的衣襟,但她却依旧只是跑着,眼里有的只是无尽的深邃和坚强,让你猜不透她到底在想什么。

    在她的身后,同样是一个身影矫健的男人,正在追着这个绝色女子。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累的痕迹,看起来追上她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追着她,按着她的速度,她快他也快,她慢他的脚步也慢,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似乎是想追上她,但又不想,他的眼中有着淡淡的无奈和心痛。

    就这样,追了好久好久,女子体力已经快被耗干了,速度也渐渐慢下来了……

    “嫣儿,只要你交出那个东西,我们就可以立马结婚,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爸爸会答应我们的。你停下来好吗?你的身体会受不了的”他的声音有着一丝丝的颤抖和哀求。

    可是前面那个绝色女子没有一点点动容,面对他的哀求无动于衷。她依旧只是继续跑着,仿佛只要有一点点力气,她就不会停下来。

    她不理他,她竟然不理他。想起小时候追着他叫“哥哥”的那个小女孩,他的眼里充满了痛苦,还有些恨和狠。但他依旧还是很温柔的样子,“嫣儿,为什么不理哥哥”。

    她依旧只是跑着,不回答,倔强的眼神,让你真的一点也看不出她的神情和内心真实的想法。

    于是,他怒了。脚下开始飞快地跑着,奔到她的面前,拦住她。

    面对他的突然拦截,她并没有多少惊讶,只是由于他的突然到来,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他刚要去扶她,她立刻反应过来,以极其快的速度和灵活的身手躲过他的触碰,直视着他,眼里只有无限的冷漠和怨恨。她不想,不想要她的触碰。

    面对她的这种冷漠和疏离,他的心仿佛被千万根针扎着,痛着……他不服,这些年来他对她的感情,他对她的好,难道就因为这个原因而通通抹杀掉么?

    他不甘,他不甘,他真的不甘心…..他掐着她的肩膀,让她的眼睛直视着他,仿佛想在她的眼里看到仅存的哪怕是一点点的和关心,但是除了冷漠冷漠,真的什么都看不到。

    他了解嫣儿,嫣儿最讨厌的就是虚伪,装模作样,这些她办不到,所以她现在眼睛里真真正正的就是对他的态度。

    他吼着“柳若嫣,你就这么恨我么,做那件事的是我爸爸,当时我还那么小,什么都不懂。况且都过去二十多年了,你的仇恨真的还那么大么。我们对你问心无愧,20多年的养育之恩,难道你不该报答一下吗?”

    面对他的理直气壮,她有的只是深深的鄙视和不屑。

    “呵呵,好一句问心无愧,你明白20多年来认贼作父的感觉么?当初你爸爸也就是我所谓的师傅,杀我全家,活生生的那么多条人命,你当真真是觉得问心无愧吗?养育之恩,呵呵,我不屑。如果不是你爸爸杀了我父母亲,用得着这养育之恩么?这么多年,我帮着你们干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儿,这恩也该报了,但是这血海深仇,我柳若嫣在此发誓,只要我还没死,我必让你们血债血偿。”她对着天空,举起手来发誓道。

    “你们不是想要这个无价之戒吗,他现在就在我手上,想要,杀了我再说”说着,她便扬了一下手掌,让他真真实实看到凤戒的样子。那是一枚古朴的戒指,似是铜而不是铜,似是金而不是金的材质,这种材料柳若嫣也不知道,完全没见过。戒指上面雕刻着一只浴火重生的凤凰,栩栩如生,她全身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沧桑之气,古老而神秘,虽是古朴,但却掩盖不了他的风华,也许这也就是被人们称作“无价之戒”的原因吧。

    听到她说的无价之戒,他眼里的痛苦瞬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裸的贪婪。他不再说什么,直接以行动来表现他的内心想法,直接对女子动手。

    女子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似是嘲讽又似是释然。或许死在曾经自以为是哥哥的手上,也是一种解脱吧。

    她的身手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慢好多,但她依然坚持着,闪避男子的攻击,终于,还是因为体力不支而倒下了,但是她的意识还在。

    她看着,那个男子慢慢地朝她走来,拿起她的手,使劲地想要把她手上的戒指拔下来,没有一点点怜惜,和之前的温柔一面对比,是多么讽刺。

    她的泪水,无声的流下来。难道,在金钱面前,所有的一切都那么微不足道么?那是疼了她20多年的哥哥啊,虽然他们没有血缘关系。或许,他是认为,戒指比她更重要吧。虽然,柳若嫣很坚强,但是面对她自认为20多年的亲人的这般做法,她还是很寒心,也许,一开始,他们就没把她当做亲人吧。真是讽刺。

    他努力地抠着,可是戒指就是牢牢地黏在她手上,仿佛是她身体的一部分,谁都拿不走。

    他很生气,非常生气,特别特别生气,掐着他的脖子质问道:“说,你到底施了什么妖法,怎样才能把戒指从你手上弄下来?”她的脸已经红通通的,可是她始终是没力气反抗了,任由他掐着自己的脖子,因为呼吸不畅而咳个不停。

    看到她这个样子,他慌了,稍微松了一下掐着她脖子的手,“嫣儿,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乖,告诉哥哥,怎样就把戒指拿下来了,只要你把戒指交给哥哥,我们就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好不好?”她的另一只手摸着她的头,说道。

    本以为,这样说,她会心软,但是她却冷冷地说:“你杀了我吧”

    他掐着她的脖子的手更紧了些:“你就那么想死么,好,我成全你”他掐着她的脖子,但始终是下不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