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回朝

摄政王的囚妻 +A -A

    “爷,前面就到王府了,你休息一下吧!”王爷这几天马不停蹄的从边疆赶回来,连一口水也顾不得喝,真不知道王府里有什么值得爷这么拼命的往回赶。爷赶路的速度,简直比战场上还凶猛。

    “不用了!李副将,你带在队伍回兵营,好好安顿,本王先行一步回王府!”那天的梦,一直萦绕在他心头,只有看到雪儿完好的站在他面前,他才能安心。

    “驾!”不等着李副将接命,轩辕耀便一个人快马加鞭向王府的方向飞奔而去。越是靠近王府,轩辕耀的心越是不安,自从那个梦以后,他便火速结束了战争,连夜往回赶,他总是觉得那个梦不是那么简单的,雪儿怕是有危险,才托梦给他的。

    到达王府的轩辕耀下了马,就看到王府大门上挂了两点白色的灯笼,脚步咯噔一下乱了:这个世上能让摄政王府,挂白灯笼的只有两个人,一个人摄政王他自己,另一个就是摄政王王妃!

    “王爷回来了!王爷回来了!”守门的人看到轩辕耀下马,慌忙迎了过去,并大声对府里叫到:

    “奴才给爷请安!”

    “谁准你们挂那些东西的,那个给你们那么大的胆子,敢咒本王!”轩辕耀宁愿相信他们在诅咒自己,也不愿意相信眼前的事实。

    “王爷息怒,王爷息怒,是王妃她甍了!”守门的人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希望可能平息摄政王的怒火。

    听到他话的轩辕耀,碰的一声,把男子踹飞了出去几米远,男子顿时倒地气绝,连再次求饶的机会也没有了。他到死也不会明白,王爷要他死的原因是什么?

    几位出来迎接摄政王的夫人,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顿时脸色煞白,光是听到王妃甍的消息,王爷就气的杀人,要是他看到王妃的尸身,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样疯狂的事来。

    “本王更不想听到的事,有人敢诅咒王妃!”轩辕耀双眼嗜血,血腥的气息环绕在他的周围,此时的轩辕耀就像是从地狱而来的死神,充满了死亡气息。从何时起,在他的心里,雪儿的命,已经比他的更重要了。

    几个女人早就准备好的说辞,顿时咽了下去,荣华富贵她们还没有享受够,还不想当炮灰。轩辕耀向前走一步,面前的几个人自觉的给他让开路。

    摄政王府的正堂内,白色的灵堂如锋利的宝剑,刺伤了轩辕耀的眼睛,更把他的心割的鲜血淋漓。

    “摄政王妃李氏之灵位!”硕大的棺材之上摆着摄政王妃的牌位,是那么的孤独与悲凉。甚至一个守灵的人也没有,

    “雪儿...”轩辕耀颤微微的摸着灵堂上的棺材。

    “这不是她...这不是她......”

    他本以为这次战争结束后,等待着他的是心爱女人和他们的孩子,没想到却是妻子的灵堂。江山美人,没想到他得到天下的时候,确失去他最爱的人!

    “王爷,您冷静一点!王妃已经去了,您节哀顺变啊!”紫夫人凑上前,脸色悲伤的说到:

    “姐姐要是看到爷这样,也会心疼的!”

    紫夫人擦着没有眼泪的眼角,心里得意极了:那个贱人早就该死了,霸占着王妃的位子还不说,还霸占着爷,只要有她在的一天,爷永远都看不到她的存在。

    “谁允许你叫她姐姐?”轩辕耀懒得看紫夫人做作的面孔,碰的一声把她踹的老远:

    “凭你也配叫王妃姐姐!全部给本王滚出去!”轩辕耀看也不看躺在地上,口吐鲜血的女人,厌恶的说到:他知道雪儿不喜欢这些女人,更讨厌和她们称姐妹,所以他要把这些女人都赶出雪儿的视线。

    “滚!”

    “这里一定不是雪儿,雪儿一定在等着我,我要去找她。”宁愿自欺欺人,也不愿相信自己看到的事实。

    “雪儿出来”空荡荡的悠然小居早就没有了往日的鲜活,到处支离破碎的痕迹,讽刺了他可笑而又幼稚的行为:

    “出来本王,原谅你的胡闹只要,你回来”即使再不相信,也无法欺骗自己的心。不会的,不会的,轩辕耀再次回到灵堂,看着那具棺材就像是杀父仇人一样:

    “来人,给本王开棺!”他不相信雪儿就这样离他而去,这里躺的一定不是雪儿!

    “爷,王妃已经去了,您就让王妃安心的走吧!”莲儿听到王爷回来,并在大发雷霆,便匆匆忙忙抱着小世子赶来。

    “你再说一遍!”轩辕耀看到莲儿,狠不能把她挫骨扬灰:

    “本王把王妃交给你,你就这么告诉本王结果的吗?”轩辕耀一步一步紧逼着莲儿。

    “主子,对不起!”莲儿羞愧的低着头:是她对不起王妃,愧对主子的信任,她该死!

    “对不起?”轩辕耀掐着她的脖子,一点一点收紧:

    “没用的奴才是不配活在世上的!”

    “哇哇哇......哇哇.........”莲儿怀里的孩子受到惊吓,大哭起来。

    轩辕耀慢慢收紧的手,也因为孩子的哭声而松开。

    孩子!轩辕耀十指紧握,对于这孩子,当初他是抱着期盼的心情去迎接他的到来,没想到孩子出生了,他最爱的女人却永远离他而去。

    莲儿矛盾的抱着小世子,她知道她对不起这个孩子,是她的失职让孩子永远的失去了母亲,让主子永远的失去了王妃,她死不足惜。可是就在刚刚他又从主子的手下救了本就该死的她,这让她更加愧对主子,也愧对还没满月的他!

    “主子!”莲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属下知道自己死不足惜,可是您再悲伤也换不回王妃,王妃已死这是事实,属下亲眼看着王妃葬身火海而无能为力,还望主子想想赤罗的天下,想想刚出生的小世子,节哀顺变!”

    “滚出去!”轩辕耀气的想杀人,要不是她怀里抱着他和雪儿的孩子,一定必死无疑!

    “啊......”轩辕耀一掌拍散了旁边的桌子,震飞了身边的几个侍卫。

    “滚!”看着发疯的主子,莲儿害怕会伤害到小世子,便示意那几个躺在地上吐血的侍卫和她一起离开了。

    冰凉的灵堂只剩下轩辕耀一个人孤独的站在哪里,灵堂内悲伤的气氛让他感到绝望!

    “碰......”轩辕耀一掌拍飞了棺材上的盖子,颤抖的手抚摸着棺材里早就烧焦的尸体,而那张面目全非的脸,让轩辕耀嗜血的血液暴涨:

    “这不是雪儿,不是她......”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