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太后母...

摄政王的囚妻 +A -A

    “皇上,时辰到了,您该起床上早朝了!”太监小喜子站在门外轻声的提醒到。他伺候小皇帝有一段时间了,每天的这个时辰小皇上都会准时起床,今天这是怎么了?房间里年的小皇帝轩辕羽,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不知道是没听到呢,还是疲惫的不想起呢?

    “皇上?皇上,您醒了吗?”眼看早朝的时间就要到了,也不知道皇上醒来了没有,真是急死他了。哎!你说他做个太监容易吗?做太监不容易,做皇帝身边的太监更不容易了啊!伺候好了没话说,伺候不好掉脑袋的可都是他们这些奴才。

    屋里还是一阵沉默,小喜子压抑着呼吸声,想要分辨出屋里是否有起身的动静。结果他还是失望了,不知道是因为他声音太小,还是小皇帝睡的太沉,屋内安静的一切告诉他小皇帝还是没醒。

    小喜子心里有种浓浓的不安,难道出什么事了?不行,这可是关于掉脑袋的大事啊?他得进去看看,可是万一惹恼了皇上,怕是他以后的日子也不好过,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小喜子纠结着自己到底应不应该进去:还是去瞧瞧他比较心安,万一真出了什么事,可不是他担待的起的。

    小喜子推开门,轻轻的撩起了床上的帘子:

    “皇上?皇上?”

    床上的小皇帝一动不动的躺着,额头豆大的汗珠,脸上异常的惨白,像是熟睡,又像是昏迷。小喜子不安的感觉更强烈了,伸出手指试了试小皇帝的鼻吸,只感觉到小皇帝呼吸微弱,似有似无:

    “快来人啊!叫太医啊!”

    “喜公公,发生什么事了?”冲进来的太监宫女着急的问到。他们里面就喜公公的身份高点,有什么事当然第一个指望喜公公拿主意。

    “快去叫太医!”喜公公向宫女太监怒吼到:

    “皇上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们一个也活不了!”小喜子的心七上八下的,也不知怎么了,皇上既然病了,他们都不知道,真不知道昨晚守夜的太监宫女是干什么吃的。

    “是!是!是!奴才这就去!”一个看似机灵的小太监连滚带爬的向外跑去。小叶子气喘吁吁的跑到太医院,才发现太医院大门紧闭,当他推门进入太医院的时候,里面愣是一个人也没有:

    “太医?”小叶子顾不得礼节,大声呼叫起来。他只知道今天一定要找到太医去给皇上医治,要不然他的脑袋一定不会再挂在脖子上了。本以为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也许就可以飞黄腾达,谁知道说不定就要死在这里了。

    “这怎么会一个太医也没有呢?死定了,死定了,这小皇上还病着呢!到哪去找个太医给皇上医治呢?”

    “小全子,还不去通知太后!”这群小兔崽子出了事,一个都顶不住。

    这头喜公公因小皇帝的病情急的乱转,那头小叶子因为找不到太医吓得冷汗直流,太后听到小全子的禀告后,亦是吓得魂飞魄散。现在的皇宫内更因皇上,突然而来的病危乱成了一锅粥。

    “羽儿?”太后纳兰兰儿急匆匆的从殿外走进来。刚刚听到小皇上身边太监的禀告,她顾不得梳洗便赶了过来。羽儿是她的命,要是他有什么三长两短,那她也不要活了。

    “皇上怎么样了?”纳兰兰儿语气里的着急不言而喻:怎么会突然病了,难道有什么阴谋在里面?

    “回,回太后......”太监小喜子,吓得嘚嘚瑟瑟说不出话:他要怎么禀告太后,太医请不过来啊?刚刚小叶子来报,说是太医院一个人也没有了,吓得他连魂都没了,这摆明了是一个局,先是皇上病危,后是太医院的太医集体失踪,能这么大的手笔,天下间除了摄政王,还有谁能有这种本事啊。这次真的死定了,上面人动起手来,哪有会顾忌下面人死活的啊!

    “没用的东西!太医呢?怎么没有请太医?”看到小皇帝惨白的躺在哪里,纳兰兰儿心里既着急,又愤怒。谁给他们这么大的胆子,敢不把本宫母子放在眼里。纳兰兰儿气的想杀人。

    “太,太后,太医院的太医,集体请假了!”小喜子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什么?你给哀家再说一遍!”纳兰兰儿不相信自己听到的。

    “回禀太后,太医院的太医今天全部请假了!”小喜子终于撸直了他的舌头。

    “怎么可能?谁给他们那么大的胆子?”太后怒不可遏,难道:

    “是他!也对,这个天下,除了名震天下的摄政王,还有谁能够让整个太医院如同虚设!”可是为什么他要这么做?难道是他发现了什么?不可能,不可能,她做的那么隐蔽,即使他权倾天下也查不到。只能说她小瞧了轩辕耀了。

    “太后,现在怎么办?皇上的情况不是很好啊?”小喜子虽然心里害怕,可是奈何他的小命和皇上是相连,小皇上要是出什么事,他一定活不了。

    “派几个人去到城里请大夫,哀家就不相信他可以只手遮天!”纳兰兰儿心里满满的不甘。她不能就这样认输,他只是想要拿羽儿的命,威胁她乖乖就范,不会真的要羽儿的命的。纳兰兰儿自我安慰到:他还需要羽儿为他当门面,羽儿一定会没事的。

    “为什么啊?”太后纳兰兰儿趴在地上,歇斯底里的吼到。羽儿躺在床上自己一天了,她既然找不到一个可以医治她的大夫。她们是权利最大的母子,可也是一对最可怜的母子。她们一个是太后,一个是皇帝,却都只是别人的傀儡,天下最大的傀儡。

    “为什么?你尽然敢问本王为什么?”轩辕耀目光冰凉的看着纳兰兰儿,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你敢伤害本王的孩子,就应该有接受惩罚的觉悟!”如果让她们轻而易举的死了,难消他心头只恨,他一定要让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尝一尝失去的滋味。

    “果然是为了那个贱种!”纳兰兰儿恨的咬牙切齿:

    “你为了一个没出事的孩子,要置整个天下安危于不顾吗?羽儿可是赤罗的皇上!”她不服,她不服,凭什么这个抛弃她的男人什么都得到了,天下、爱人、孩子,而她却一无所有,她不服!

    轩辕耀一脚踹飞纳兰兰儿,不顾吐血的她,冷冷的说到:

    “你口里的贱种是本王的亲生儿子!”

    轩辕耀走到纳兰兰儿的身边,居高零下的看着她:

    “本王告诉你,本王的儿子不是皇帝,却比你那个做皇帝的儿子高贵的多了,别忘了,你儿子的那个皇位是谁给的!”

    “本王给他一个皇帝做,他就是皇帝,要不然你以为你和你的那个儿子,算是个什么东西?”此时此刻的纳兰兰儿才知道她的行为是多么的愚蠢,只是此时后悔,已经是多余的了:

    “摄政王,求求你救救羽儿,他只是个孩子,他才五岁啊!”只要羽儿活着,她就什么也不怕,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那本王的儿子呢?要不是他福大命大,怕是会和雪儿一起命丧黄泉吧!你算计的可真好啊!”一想到云雪和孩子要离开他的场面,他的心就痛苦的不能自已。所有伤害他们,和想要伤害他们的人都要死!无论他是谁!

    “王爷,我知道错了,你放过羽儿吧!”纳兰兰儿连“哀家”也不用了,对于羽儿的爱,不仅是因为他是皇帝,是她的保命符,还因为那是她的孩子。

    “摄政王妃摄政王妃,很喜欢羽儿的,羽儿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王妃一定会很伤心”纳兰兰儿拽着轩辕耀的裤脚,就像这是她的救命稻草一样。这一刻她无比的后悔,当初为什么拦着羽儿和摄政王妃接触。

    “王妃那里,还不需要你操心,敢拿王妃来威胁本王,你是觉得你和你那卑贱的儿子死的还不够快是吧!”

    “你有什么资格让本王放过那个贱种,要不是本王的孩子命大,你会放过他吗?”

    轩辕耀目光如剑,冷冷的逼视纳兰兰儿,让她的想法无处遁形,她的确没想过要放那个孩子一马,他本来就不应该存在,他的存在只会威胁到羽儿的地位,所有他该死!

    从她的目光里,轩辕耀看清了她的想法:

    “你该死!本王会让你们母子在地下团聚的!”一句话决定了一切。这样的女人留下来就是祸害,他决不允许她再活在这个世上,给云雪和孩子的安危增添一份危险。

    “啊轩辕耀,我死都不会放过你的!”侍卫已经把纳兰兰儿按在地上,纳兰兰儿的口中还不忘诅咒中:

    “我诅咒你的孩子”

    “把舌头给本王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