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钱夫人来...

摄政王的囚妻 +A -A

    “王妃,奴婢带您先离开这里好吗?”身为影卫的莲儿,危机意识向来很准,正如现在她的感觉告诉她,她们正陷入一个深深地漩涡中。主子不在王府,必要的时候带王妃暂时离开,也不失为个好办法。

    “王府,乱成这样,你要我怎么走?”云雪心里着急,已经死了两个人了,她却仍然找不出一点头绪。本来还以为是她们自导自演的一场戏,可有谁会傻到把自己命搭进去,来陷害她啊!

    “王妃,不好了,钱夫人来了!”门外跑进来一个小丫鬟,大吼大叫的向云雪奔来,

    “怎么回事?”莲儿半挡在云雪的身边,就怕这个小丫鬟冲撞了王妃。王妃已经有八个月大的肚子里,她一定不能让任何意外发生,即使是赔上她的命:

    “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奴婢见过王妃!”小丫鬟被莲儿的气势给吓到了,连忙行礼。

    “起来吧!”云雪知道莲儿是在保护她,可此时王府乱成一团,要是她这个女主人,只知道躲在俾女的身后,让王府其他人该怎么想,怎么做。云雪走出莲儿的保护圈,淡定自如的问到:

    “什么事?”

    “回王妃,钱夫人来了,在王府门口大吼大叫说一定要王妃给她们一个交代!”小丫鬟慌慌张张的说到,钱夫人的泼辣性子,她可是见识过的,简直就是个市井泼妇,丝毫不讲道理。

    “钱夫人是谁?”她来王府前前后后也有一年了,她怎么不知道轩辕耀还有个钱夫人?还是这么俗气的名字,不是轩辕耀封的吧?

    “王妃,钱夫人是媚姬夫人的娘亲。”莲儿一看王妃的表情,就知道王妃没想好事:

    “媚姬是爷在春满楼带回来的!”莲儿觉得她有必要跟王妃解释一下,要不然指不定王妃又想到哪里去了。

    “春满楼?是青楼吧?”就知道轩辕耀不是什么好男人,府里一大堆女人还满足不了他,还要在青楼招惹个回来,这不,报应来了:

    “那这个钱夫人就是春满楼的老鸨喽?”老鸨是所有青楼姑娘的娘亲不是吗?

    “不是的王妃,钱夫人是媚姬夫人的亲娘,只是不知道她的亲生父亲是谁。而且钱夫人为人十分的泼辣,曾经就为了媚姬夫人来王府闹过一次,结果被王爷狠狠的训斥了一顿。王爷还说她要是再敢来闹,就让她把媚姬夫人领回去,从那以后钱夫人就不敢再来了。”莲儿想了一下,继续说到:

    “王妃,看来钱夫人是收到媚姬夫人去世的消息,特地赶来的!”莲儿猜测到。

    “一个青楼女子,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收到王府内的消息,你说可能吗?”真是剪不断理还乱,这边已经一塌糊涂了,这个钱夫人还跑来添乱。

    “王妃的意思是有人在幕后操控着一切。”莲儿紧皱眉头。她是一流的女影卫,杀人放火还可以,可宅斗她真的不行。

    “我倒要看看这个泼辣的钱夫人是何方神圣,敢来摄政王府门口撒野!”云雪威视着前方。

    “莲儿,陪本宫去会一会这个钱夫人!”

    “是,王妃!”此时霸气外露的女人,才配得上他们的主子,是当之无愧的摄政王王妃!

    “你们这些看门狗,看清楚了没有,我可是媚姬的亲娘。你们胆敢阻拦我,看我不让媚姬扒了你们的皮!”就在一个时辰前,她收到一封无名信,说是媚姬被王妃迫害,已经快不行了。媚姬可是她全部的希望啊,要是媚姬有什么三长两短,要她以后可怎么活呦!

    守门的侍卫无视撒泼的女人,冷冷的站在原地。他们的职责是不让未经允许的人,擅自闯进王府。而这个钱夫人,就是王府的拒绝往来户。

    “没听到我说的话吗?你们这几个混蛋!”钱夫人被侍卫无视的表情,气的吐血:

    “我一定要让媚姬把你们全部杀了!”

    白痴女人,真当他们爷是那么好被女人人左右的吗?还是一个失宠的女人!要是说那个女人是王妃的话,也许还有些可能。侍卫们暗自掂量着媚姬夫人在王爷心里的分量。

    “这是谁这么嚣张,敢在摄政王府撒野?”云雪还没出王府的大门,就听到门外有个尖锐的声音,扬言要杀了王府的侍卫。

    “见过王妃!”侍卫慌忙给云雪见礼。没想到王妃尽然会出来维护他们,真让他们受宠若惊。

    “起来吧!本宫倒要看看,谁敢动摄政王的人!”云雪冷眼看着钱夫人,藐视的神态显而易见。

    “谢王妃!”王妃的话让几个侍卫心里暖暖的,虽然他们是自愿跟在摄政王左右的,可是能被王妃亲口认可,对他们来说,是多么荣耀的一件事啊!

    “你就是王妃!”钱夫人态度嚣张,丝毫不在乎云雪王妃的身份。

    “是个人都看的出来本宫的身边!”云雪冷傲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比损人的功夫,她可差的远了。

    “你在说我不是人吗?”钱夫人恼怒的瞪着云雪。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本宫可从来都没说过!况且,一个没事喜欢在别人门口大吼大叫的东西,本宫也不知道算是什么,也许你说的对,应该不是人吧!”云雪慢悠悠的说到,引来了无数围观人群的笑声。

    被嘲笑的钱夫人,恶狠狠的看着云雪:

    “我不是来找你吵架的,我女儿媚姬呢?你把媚姬怎么了?”

    “媚姬?呵呵,莲儿告诉这个女人,媚姬是王爷的什么人?”云雪丝毫不想搭理这个蛮横无理的女人,只是王府门前齐聚了这么多老百姓,要是不处理好的话,对轩辕耀的名誉也会造成影响。

    “回王妃,媚姬夫人是王爷的侍妾!”虽然她不知道王妃在玩哪一出,还是配合的说了。

    “媚姬当然是王爷的侍妾了。”钱夫人高傲的说到:

    “可是媚姬也是我的女儿!”这几年来,因为媚姬的身份,她可从中捞了不少好处。

    “原来钱夫人还知道媚姬是爷的女人,那你也该知道出嫁从夫的道理吧!”云雪脸色一变,目光寒冷的直视着钱夫人。

    在这个时代,女子三从四德是根深蒂固的,违背了它,就是违背了道德,违背了天意。没想到有一天,她也会借助这个,束缚着千万女性难以翻身的教条来脱身。云雪无语的在心里鄙视着自己。

    “我当然知道三从四德。”钱夫人慌忙的解释,她可不想让媚姬背上不懂出嫁从夫的罪名:

    “只是,我收到一封信,里面告诉我媚姬被王妃迫害,生死不明。难道你不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吗?”说着钱夫人还从怀里掏出那封信,递给云雪。

    云雪拿到信件,看也没看的甩给莲儿。笑话,当然不能耍帅的撕毁它了,说不定以后还能靠它来找出幕后的指使者呢,这可是证据:

    “就凭你收到一封无聊的信件,你就跑到王府门前大吵大闹,是谁给你那么大的胆子,敢藐视皇权!”

    “我~我~~”钱夫人被云雪吓得说不出来话。她可一点没有藐视皇权的意思,她只是被冲昏了头,才不顾后果跑来找王妃理论的,她现在说后悔还来得及吗?

    “莲儿,藐视皇族是什么罪?”云雪慢悠悠的问到。

    “回王妃,理应处死!”她终于知道王妃的目的了,王妃可真厉害,几句话就把钱夫人吓的结巴了。

    “本宫怎么记得到目前为止,还有人没给本宫行礼。莲儿,惘顾宫规不把本宫放在眼里又是什么罪啊?”云雪又给钱夫人找了条罪名。

    “回王妃,也是死罪!”她已经可以想象得到钱夫人哭地喊娘的场面了。

    “即然已经要死两次了,那擅闯王府,意图行刺本宫这条罪就算了。”云雪慈悲的为钱夫人减去了这条罪名,惋惜的神色让众人更肯定摄政王妃是个菩萨心肠。

    “王妃饶命!王妃饶命!”钱夫人此时早就把她女儿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只知道使劲的磕头求饶。

    “来人,把这个闹事的女人,暂压地牢,等王爷回来再行定夺!”云雪下了最终的命令,她可不想随随便便的惩治一个人,还是等轩辕耀回来再说吧!

    “是!”侍卫压着钱夫人向王府的地牢走去,时不时还能传出钱夫人求饶声:

    “王妃饶命啊!媚姬救我啊~~”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