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逛花...

摄政王的囚妻 +A -A

    “进去呗!”云雪拽着轩辕耀的胳膊使劲的摇,使劲的撒娇。

    面前的是一座有名的花楼,云雪十分想见识一下传说中古代的青楼长什么样,可是轩辕耀这个死榆木疙瘩,一点都不为所动。难道他真是柳下惠?切,他要是柳下惠,那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哪里来的?

    “摄政王......轩辕耀......摄政王相公......轩辕耀相公......相公...公...公...就玩一小会,好不好......”云雪都要被自己肉麻到鸡皮疙瘩落满地了,而轩辕耀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哪里,她真是佩服极了。

    “轩辕耀......”云雪继续发嗲,拽着轩辕耀的手摇的幅度更大了:我就不相信腻歪不死你,要你不让我去玩。

    “老实跟在我身后。”轩辕耀抬腿就向花楼走去:

    “叫相公挺好!”

    正在云雪得意她奸计得逞的时候,轩辕耀冷不丁的冒出这句话,让她哭笑不得。

    “闷骚男!”云雪恶狠狠的对着轩辕耀的背影说到。

    “还不跟上!”轩辕耀头也不回的说到,可脚下的步子明显慢了。

    “来了...”云雪屁颠屁颠的跟上轩辕耀,得意的花枝乱坠。

    人生本来就是一出戏

    恩恩怨怨又何必太在意

    名和利啊什么东西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世事难料人间的悲喜

    今生无缘来生再聚

    爱与恨哪什么玩意

    船到桥头自然行

    且挥挥袖莫回头

    饮酒作乐是时候

    那千金虽好

    快乐难找我潇洒走条条大道

    我得意的笑

    又得意的笑

    笑看红尘人不老

    把酒当个纯镜照

    我得意的笑

    又得意的笑

    求得一生乐逍遥

    云雪哼着小曲,扭着小腰,屁颠屁颠的跟上轩辕耀的脚步。

    “呦这位爷,您来了您里面请”轩辕耀前脚刚进青楼,后脚就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老鸨,满脸摸着一层层白粉,手里拿着帕子,笑的花枝乱坠的迎了上来。

    轩辕耀厌恶的看了一眼老鸨,老鸨顿时被他寒冷的目光,吓得咽下了接下来的话:我的妈呀,这个男人的眼神也太吓人了吧,这来青楼的男人都是为了乐呵乐呵,这个男人此人表情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可是看他身上穿的都是绫罗绸缎,应该是个身份不简单的人,哎,这一个两个都是大爷啊,没一个她惹得起的,这不,上面还有一个没送走,现在又多了一个,这还要她活吗?

    老鸨感受到轩辕耀身上的冷气压,还真的不敢不要命的往前凑。这不,一转脸便看到门口又进来一个白白嫩嫩的少年,老鸨笑的那个粉都掉了满地:

    “呦,这是什么风把客官您吹来了”老鸨扭着她的老粗腰,一步三晃的走到云雪的面前。在看清楚云雪的容貌后,真恨不得自己小他个三十岁,好可以与这位小公子,续个姻缘。老鸨拼命的放着电,就把别人看不到一样。

    “老鸨认识本公子?”云雪穿的是男装,也难怪老鸨会认错。不过,她这种和客人自来熟的方式,云雪倒是挺认可的。虽然老鸨笑的那个丑哦,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不是嘛,只是轩辕耀除外,呵呵。

    “这不是一会生,两会熟嘛,公子你下次再来妈妈我不就认识了嘛?”说着话的老鸨还不停的向她放电。云雪都有些担心她会眼睛抽筋,毕竟那么大岁数的人了,还是小心的保护自己身上的零件为好。

    云雪拼命的忍者笑,她实在是想告诉正在发情的老鸨,她的粉铺的太厚了,不过貌似有点太丢人了,还是不要说了。

    “妈妈可真会做生意,本公子这还没进门呢,您就预定好了下一次了,下一次不知道妈妈还能记得本公子吗?”云雪摆了个,自认风流倜傥的模样,引来了老鸨又一阵放电,她真想亲自伺候这位小公子,就是不知道行不行?老鸨刚想去攀上云雪的胳膊,就听到:

    “找死是不是!”轩辕耀一把把云雪搂在怀里,满脸杀气的看着老鸨:

    “本王的王妃你也敢碰?”

    “草民该死,摄政王饶命啊!”逍遥王正在楼上喝花酒,这个男人敢自称“本王”除了摄政王,没有别人了。

    这次死定了,本以为遇到了第二春,谁知道惹上轩辕王王妃,真是倒霉极了。

    老鸨刚想下跪就听到:

    “还不前面带路!”要是按照他平时的脾气,轩辕耀早就一掌劈过去,只是现在这种血腥的场面,他怕吓到雪儿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是!是!是!”老鸨都要被轩辕耀的气势给吓死了:死了!死了!现在怎么办,几间像样的厢房早就被包出去了,现在让她到哪里给摄政王找包厢啊?

    好吧,死就死了,先凉拌吧!

    “爷...再喝一杯嘛......”

    “好啊,琪儿斟的酒都是香的......爷喝...哈哈......”

    “爷,喝鱼儿这杯......”

    “好...鱼儿的酒爷也喜欢喝.........”

    “爷,喜儿也要嘛......爷......”

    “哦,我的宝贝喜儿吃醋了......哈哈...来,让爷香一个............”

    ...............

    还没进门就听到包厢里面,男男女女的声音,轩辕耀皱着眉瞪着带路的老鸨。

    老鸨顿时觉得身上像压座山一样,让她喘不过气来,嘚嘚瑟瑟的解释到:

    “王...爷...里......里面是逍遥王...”没办法,这座大山已经在着呆了十六天了,楼里凡是有点姿色的姑娘,都被这位主子给霸占了,要是他在这样玩下去她非得关门不可,所以她只能出次下策了。

    “我怎么说里面男的声音听的那么耳熟,原来是那个该死的疯子在里面逍遥快活。男人都不是个好东西,说的一点也没错!”云雪口气鄙视的说到。以前她以为轩辕枫是个风流,但不下流的人,现在看来也不一定,果然柳下惠这种东西都是传说。

    我的个妈呀,这摄政王妃的胆子也太大了吧,既然敢当着摄政王的面骂“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摄政王脸色愣是没有半点变色,半点责怪的意思都没有,果然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啊!她都要佩服死摄政王妃了。

    他一直清楚四弟对雪儿的心思,只是四弟不说,他就更不想点明了,今天这种场合被雪儿叫到,怕是无论任何时候,雪儿都不会对他升起半分心思了。

    轩辕耀阴险的盘算着,也许让雪儿见识见识,也没什么不可以,至少有这个意外的收获不是吗?

    “爷,您是喜欢鱼儿多一点,还是喜欢琪儿多一点啊?”房间里面又传来了,他们的对话。显然,这句话是这个琪儿问的,她就那么自信逍遥王会喜欢她多一点吗?一群自不量力的女人。

    哎呦!这群小蹄子是在找死吗?难不成以为逍遥王包了她们几天,她们就真的是逍遥王的女人,可以无法无天了是吧,看她得空的时候不打醒这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蹄子。

    “爷,当然是喜欢我鱼儿多一点喽,爷,您说是不是啊?”鱼儿一听琪儿这么说就不乐意了,平时这个琪儿就爱和她比高低,现在又来和她强逍遥王,要是不给她点厉害瞧瞧,她还真当我鱼儿是好欺负的是吧!

    “才不是呢,爷最喜欢的当然是喜儿了,你们一个一个都人老珠黄了,爷又怎么会喜欢你们呢,真是做你的春秋大梦!”喜儿也不甘示弱的加进了战场。

    “喜儿,你说什么?你才人老珠黄呢?你个贱人...不要以为你长得有几分姿色,就目中无人,老娘可是你的长辈......”

    “长辈?呵呵呵,我看你是只长了年龄,没长辈分的老女人吧!”喜儿越说越过分,完全忽视了一旁脸色铁青的逍遥王。

    “喜儿,你个臭女人,老娘给你拼了......”

    “鱼儿姐,我也来帮你...弄死这个小贱人......”

    顿时三个女人毫无形象的撕扯起来。

    “呵呵,最难消受美人恩!轩辕枫,这次我看你怎么死!”云雪笑的幸灾乐祸。

    “滚出去!”屋内传来轩辕枫暴怒。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