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养胎...

摄政王的囚妻 +A -A

    “回王爷,王妃和世子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下面只要小心的调理即可!”老者站在一边,恭敬的说到。

    这是个王权至上的社会,对于王者民众心里皆有种敬意及恐惧的感觉,况且,摄政王轩辕耀的的确确是个值得人钦佩的人。

    “本王把王妃和小世子交到你的手里,希望你不要让本王失望!”在云雪看来此刻冰冷霸气的轩辕耀才符合摄政王的称号。那个温柔似水的轩辕耀一点都不适合他,想想她就鸡皮疙瘩掉满地,不得不说云雪也有受虐的倾向啊!

    “鄙人定当倾其所学!”他已经退无可退了,只能向前看,争取用自己的医术,换来更多人的福利。摄政王也许就是他最好的选择。

    “世子?”云雪疑惑的看着老者,难道真的有凭把脉就能断定男女的方法?这也太不科学了吧:

    “你可以看的出来?”云雪眼里明显的怀疑,不会那么神奇吧?

    “回王妃,是的!”他是怪医独孤老子的大弟子,凭脉相断定胎儿的男女,还是可以的。

    云雪眼睛里瞬间从疑惑变成惊喜。

    老者表情里透着失望,即使是摄政王妃,也难免不了庸俗,喜欢重男轻女,靠儿子来稳定地位。他还以为,一个能让摄政王心动的女人,会是个特殊的存在。

    “那我可不可以拜你为师?”要是她可以学会医术,看谁还敢欺负她。云雪飘了一眼轩辕耀,到时候即使是逃跑也容易多了不是吗。云雪天真的想象到:

    “不过,我倒是想要一个女儿。到时候我一定把她当公主养,呵呵,一定很可爱!”

    陷入幻想的云雪,没发现她的话里存在多大的错误。要是在现代,每一个女孩都是家里的小公主,可是这里不是二十一世纪,即使是摄政王的女儿也不是公主,只能是个郡主,公主只能是皇帝的嫡长女,并且要皇后和嫡长女都受到皇上的宠爱才行。赤罗已经两百多年没有公主了。

    老者诧异的抬头看着云雪:公主?难道她想做皇后,还是摄政王要做皇帝?可是转过脸看到摄政王脸上淡定的神色,老者的心又放到了肚子里:也许赤罗只有在摄政王的领导下,才能更好的发展吧!

    公主?你若愿意做我的皇后,我们的女儿都皆是公主:

    “爱妃想要公主的愿望会实现的!”轩辕耀毫不避讳的说到。

    “呵呵,真的?可是宝宝是男孩,要是宝宝听到我们都嫌弃他不是女孩子,会生气的哦!不过没关系,男孩我也喜欢。”血浓于水的孩子,她怎么会不喜欢呢!以至于没有听出来轩辕耀话里的意思。

    “本王可以和王妃再生一个。”轩辕耀做到云雪的身边,半搂着她:

    “他是哥哥,以后也可以保护妹妹,岂不更好!”而他的孩子只会由他心爱的女人生,不会存在争权夺利的情况,他想要的是一个家,而不是一个争权夺利的战场。

    再生一个?云雪抬起头看着满眼认真的轩辕耀,突然有种想要逃走的冲动:这个满是深情的男人,是轩辕耀吗?他爱上我了?怎么可能?

    “本王可以给你时间,可是你别让本王等太久,你是知道的,本王的耐心没那么好。”对于她逃避的行为,轩辕耀给予一定的时间,只是语气里依然危险,霸道。

    “你不是想出去吗?”轩辕耀温柔的摸着云雪的肚子,像是和她说话,又像是和孩子之间的嘟囔。

    云雪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轩辕耀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同意自己可以出去走走的要求?

    自从那天轩辕耀把她从济州城带回来后,她就被看管的更严了,她知道轩辕耀是怕她再次逃走,更是担心她肚子里的孩子,只是这样的氛围让她感到窒息。现在即使是出王府逛逛街,也变成了一种奢望。

    “怎么,不想出去了?”轩辕耀终于抬起了头看着云雪,正在发愣她最终可以肯定轩辕耀的话是对她说的了。

    “真的?我真的可以出去?”云雪兴奋的拽着他的胳膊,向他求证到:

    “你不会骗我?”

    “你就这么讨厌呆在本王的身边!”看着她一听到离开王府,就那么高兴的表情,轩辕耀心里的火就蹭蹭的往外涨,在这里荣华富贵,锦衣玉食,所有的让别人羡慕嫉妒恨的一切,她都拥有了,为什么她还是不愿意乖乖的呆在本王的身边,轩辕耀怎么也想不通原因。

    看到突然变脸的轩辕耀,云雪纠结了:她是不想呆在他的身边,这里再好,也只不过是座华丽的牢笼,她向往的是那无边无际蔚蓝色的天空,可是要是这样对他说了,她期盼已久的“逛逛”又要泡汤了,说不定他不知道还有怎么惩罚她呢,想到这里云雪终于决定该怎么说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想逛逛街,踏踏青,要是连这样也不行的话,我还有什么好说的!”云雪眼泪汪汪的低着头,声音里夹杂着无限的委屈。似是对轩辕耀不人道行为的控诉。

    轩辕耀顿时有些自责:好不容易他们的关系才有所缓和,自己话说的是不是太过分了?轩辕耀没发现现在的他,懂得反省自己的过失,不会再一味的强迫云雪接受他安排好的一切,像是个玩偶一样,不能有自己的思想,更不能否定他任何的决定。

    “还不去换身衣服,难道你想这样出去?”轩辕耀任然是冷声冷语的命令着,你若仔细听可以发现他的语气里多多少少有些底气不足。

    呵呵呵,就知道轩辕耀吃这招,典型的吃软不吃硬的家伙。

    “遵命!呵呵,相公等我哦!”云雪转身向房间跑去,她知道轩辕耀一定是什么都安排好了,才和她说的,真是个闷骚的男人。

    “跑慢点,小心你的肚子!”轩辕耀对于云雪咋咋呼呼的行为,打不得骂不得,连大声吼她一句都怕惊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他终于尝到什么叫有苦难说,有冤难申的感觉了,这个世上也就只有她们母子敢让他摄政王轩辕耀,如此憋屈!

    “摄政王相公,你太啰嗦了!”心情愉悦的云雪,渐渐的也敢和轩辕耀开玩笑了,其实她发现轩辕耀除了脾气不好,绝对强势了一些,也没什么不好,最起码有的时候对她千依百顺,如果可以她也愿意和他和睦相处,即使是为了肚子里的宝宝。

    摄政王相公?这是什么称呼?叫相公就叫相公不就行了,哪有那么多的事啊!轩辕耀此时心里还是得意的,即使是那个女人不伦不类的叫声“相公”也可以让他如此的兴奋。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