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见红

摄政王的囚妻 +A -A

    “想带走本王的王妃,也要看本王同不同意!”

    听到熟悉的声音,云雪只觉得脊背僵硬,现在还真是前有狼,后有虎。如果可以她宁愿被赫天翔带走,也不愿回到那个让她痛苦的地方。只是现在后悔还来不来的及?

    “爱妃,玩够了,就跟本王回去!”轩辕耀把云雪固定在怀里,轻轻的对她的耳边说道。那轻柔的话语好像情人之间的悄悄话,只是里面的威胁之意显而易见。

    “我还有的选择吗?”云雪冷冷的一笑,神色里满是落寞。对轩辕耀霸道的动作没有任何反抗,因为她知道,无论现在做什么,都改变不了她会被轩辕耀带回摄政王府的事实。与其现在做无用的反抗,还不如外找机会逃走,不过现在先要保存实力。下次她保证谁也不相信!一群骗子!

    “爱妃,不要做一些无用的事惹本王生气,那对你没什么好处!”她的那点小心思都摆在脸上,容忍她离开自己身边十天已经是他的极限了,要是她在不知道好歹,就别怪他斩断她的羽翼,将她彻底禁锢了。

    轩辕耀捏着云雪的下巴,轻轻的抬起,狠狠地吻了上去。见到她的那一刻,他就想要这么做了,他的女人,何必委屈自己。

    混蛋!他怎么可以这样,就是在二十一世纪,她也接受不了,大庭广众之下舌吻啊!云雪现在杀了轩辕耀的心都有了。

    本来只是想要宣誓一下主权的轩辕耀,尝试到她的甜美后根本停不下来,也不想停下来。十天的思念,十天的担心,都被轩辕耀话成深深地一吻。缠绵而又霸道,云雪从来就没有一丝拒绝的权利,因为轩辕耀不会接受拒绝。

    “啪!啪!啪!”三声的鼓掌声,引会了轩辕耀的注意。轩辕耀不舍的放过了云雪,只是紧紧的把她搂在怀里,占有似的宣誓着主权:

    “不愧是名震天下的摄政王,大敌当前还能如此镇定自若的和女人。不过,”赫天翔突然脸色一变,寒光四射:

    “你也太不把本尊放在眼里了吧!”他可从来都没受过这样的屈辱,轩辕耀也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就凭你,也配本王放在眼里?”轩辕耀释放了所有的危压,冰凉的神色比赫天翔,有过之而无不及。

    赫天翔眼睛一咪,冷冷的说到:

    “那本尊就告诉你配不配?给本尊杀!”赫天翔已经被轩辕耀激怒,忘了想要劫走云雪初衷,只有杀!杀!杀!无论是谁都要死!!!

    “乖!等本王杀了这个男人,就带你回摄政王府。”轩辕耀轻轻的把云雪放下,十几个影卫迅速把她围在中间保护起来。

    “想杀本尊,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赫天翔毫不示弱的和轩辕耀过招,两人招式犀利狠毒,皆想要致对方于死地。

    双方再次的拼杀起来,显然这次因为轩辕耀的加入,实力要略胜一筹。

    而这边云雪看着一个一个因为保护自己而死的影卫,愧疚感充斥着她的心。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再过招上百次之后,突然,轩辕耀找到机会,一掌拍在赫天翔的胸口,赫天翔被震的倒退几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胜负已定。

    赫天翔眼中满是不甘:他怎么会败在轩辕耀的手里?他不服,他一定要让轩辕耀付出惨重的代价。冷眼飘到不远处的女人,赫天翔心里冷冷一笑。轩辕耀你以为你赢了吗?没有!

    就在云雪看到结果,松了一口气的时候,赫天翔的飞刀已经向她飞来。他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没有得到的资格。他就是要让轩辕耀后悔一生。

    “不要!”轩辕耀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再快的身手也快不过飞刀。而赫天翔便趁着这个空挡,带着残余的人,溜之大吉。

    护着云雪的影卫想都没想的挡在了她的前面。噗嗤一声,飞刀入肉的声音。

    看着又一个影卫为自己而死,让她想起了坠儿的死,好像她又看到了坠儿死在她面前的情景:

    “坠儿!”

    ‘小姐,坠儿回来了,只是坠儿怕小姐生气,不敢出来相见。’

    ‘小姐,不要怪坠儿好不好?’

    ‘小姐,谢谢你不怪坠儿,奴婢会祈求上苍,下辈子还可以伺候小姐和主子。其实主子很爱你!坠儿希望你们一直好好的,好好的’

    ‘奴婢一定誓死保护好小姐!’最终那个一直叫她‘小姐’的女孩还是死了,就死在了她的怀里。往事历历在目,云雪心痛的无以复加。

    “王妃?”莲儿飞身到云雪的身边,惊呼声让刚歇了一口气的轩辕耀心提到嗓子眼。顺着云雪苍白的脸向下看,轩辕耀看到云雪双腿间的裤子,一片血迹:云雪!孩子??

    伤心中的云雪,只感觉到肚子一疼,有东西从里面流了出来。反应过来的她,诧异的猛的一抬头才想起来,向来月经准时的她,已经一个多月没有来“大姨妈”了。还有这一段时间以来,轩辕耀对她的放纵,都告诉着她

    “云雪!”轩辕耀此时顾不得其他,只知道那个女人现在需要他,他的还在也需要他。

    飞身过来的轩辕耀接住了倒下来的云雪,紧紧的把她搂在怀里,苍白无力的她,显得那么脆弱。

    “孩子,救救我们的孩子!”云雪抓住轩辕耀的衣袖,满脸浓浓的祈求:

    “轩辕耀,求求你救救他!”她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一个狠心的人,对于她认为无辜的人,比如坠儿,比如那些为她而死的人,她比别人更有一分怜惜之情,况且是流着相同血液的亲生子,即使她不爱他的父亲,她也是爱他的。宝宝,不要这么残忍,让我刚知道你存在的时候,就离开我!

    “没事的,有我在!”我不会让你有事,也不会让我们的孩子有事。我发誓。

    “赫天翔,这个仇本王一定会报!”轩辕耀的目光如剑一样,狠狠的刺向那个男人。就这样一代魔尊尊主,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随时消失的还有名震一时的鬼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