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我们私...

摄政王的囚妻 +A -A

    清晨的微风轻轻的吹着脸颊,千万青丝随风飞扬,云雪仰着头,看着天空自由飞翔的小鸟,羡慕之情跃然于脸上:

    “也许最自由的只有它们了吧!”

    “怎么,我们的小美人,也有羡慕的时候?”轩辕枫的调笑声,从身后传来,打破了这份宁静。

    “疯子,你来了?”对于轩辕枫的到来,云雪还是很开心的。语气里充满了兴奋:她倒是很多天没见到轩辕枫了。

    “没想到我这么受小美人的欢迎啊?”轩辕枫摸着下巴,自恋的说到:

    “难道是小美人现在终于发现了我的好,决定甩了二哥,和我私奔?”轩辕枫说着,还像云雪抛着媚眼。

    “是啊!是啊!那你敢带摄政王妃私奔吗?”云雪难得有心思和他开开玩笑,可是语气里还是不自觉的带着期盼。她真的想离开这里,摄政王府所有的一切都让她觉得压抑,她好像是一只失去天空的小鸟,被强行的囚禁在这座华丽的牢笼里。

    “开玩笑,我可是逍遥王!”轩辕枫摇着扇子,给了云雪一个不屑的眼神:

    “这天下,还有本王不敢的事情?”

    “呵呵呵,这里可是摄政王府。你想好了再说,看着啊!”云雪眼神示意轩辕枫:

    “咳咳咳”云雪右手握拳,放在唇边假意咳嗽起来。

    “王妃,您感觉怎么样?”草丛后面走出来一个丫鬟模样的婢女,手里貂皮大衣,细心的为云雪披上。语气里满是担忧:

    “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这个婢女的武功不在他之下,二哥从哪调来的啊?他来了这么久都没发现她的存在。

    “王妃,你喝碗姜汤吧!”又一个婢女从树上跳了下来,更让轩辕枫惊讶的是,这个婢女手里还端着一碗冒着热气姜汤。轩辕枫看了看这个婢女:她刚刚确实是从树上下来的,那这个姜汤是从哪来的?

    “王妃,这里风大,小心着凉,您还是进屋休息吧!”第三个婢女来到云雪的身边建议到。瞬间轩辕枫便被隔绝在云雪的身边。

    轩辕枫现在可以肯定的是,这几个个女人都是二哥当初特地培养的女影卫,没想到二哥他真是煞费苦心的,把身边几乎所有的女影卫中的高手,都派来照顾小美人了?也许只有二哥,才配得上她吧!

    那边云雪端着姜汤,披着貂皮大衣,可怜兮兮的看着轩辕枫:你看到了,我现在就是一只被禁锢的小鸟,怎么飞也飞不高。

    轩辕枫给了她一个了然的表情:二哥啊,你是不是太小心了点啊?你这个样子让我接下来的戏要怎么演啊?难道我还能带着你的这些精英逃跑吗?

    “咳咳!”轩辕枫故意提高自己的饿存在感。

    “奴婢给逍遥王请安!”

    “这里没有你们的事了,下去吧!”轩辕枫颇有几分王爷的姿态。

    “这”

    “怎么?本王的话不是话吗?”不悦的语气显而易见。

    “奴婢遵命!”三个婢女安静的退下。也就是主子爷提前告知要随时配合逍遥王,不要让王妃起疑,要不然就算是皇帝老子来了,她们也不会听命于他的。

    时间跳到深夜时分,摄政王府后门外。

    “喵~喵~~”云雪身穿夜行衣,努力的学着猫叫,后面还跟着一个同样身穿夜行衣的新婢女,莲儿。

    “该死的轩辕枫,说好了这个时间的,他怎么还是来啊?”原来今晚是云雪和轩辕枫商量好要“私奔”的日子。

    三天前,轩辕枫离开后的当晚,她就收到莲儿送来的轩辕枫的书信,说是今晚亥时带她离开,本来她是不相信的,可是就在刚刚莲儿毫无预兆的迷晕了,监守她的三位婢女,她的心又忍不住澎湃起来:她是不是真的可以离开?云雪期待的猜测。

    “王妃,您别着急,逍遥王一定会来的!”婢女肯定的说到:主子吩咐的事,逍遥王爷是不会不从的,况且还关系到王妃,这个让逍遥王牵动心弦的女人。

    “你就那么肯定,要是他突然退缩了,怎么办?”其实,现在的云雪有些地气不足,莲儿那么肯定的语气已经让她相信了七八成,只是心里还有些忐忑不安,总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事,被她忽略了。

    “该死的轩辕枫,你要是在不出现,我一定会让你好看!”

    “呦!这才几日不见,小美人就这么想我了啊,还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轩辕枫的标准动作:摇着扇子,调戏云雪!

    “死疯子,我等你等的花都榭了。”云雪义愤填膺的怒视着,洋洋得意的轩辕枫。

    “小美人,这么迫不及待的和我私奔啊?”轩辕枫在云雪没有看到的地方,撇了一眼不远处树枝上的人:

    “我还真替二哥叫曲啊,我可怜的二哥啊!”轩辕枫卖力表演着,哭的那个一个惨啊!

    树上的黑衣人压抑着想要爆发的怒火,拼命的收敛着气息。事到如今千万不能功亏于溃。

    “他还可怜?”云雪好像听到多么好听的笑话,不敢认同的反驳到:

    “最可怜,最无辜的那个是我,好不好?”

    轩辕枫不认同的看着云雪,眼里的意思分明是问她:堂堂的摄政王宠她如此,就差把天下送给她了,她还有什么可怜的啊?

    “我整天待在那个暗无天日的王府里,过着囚鸟一般的生活还不惨啊?”云雪的眼神里分明写着,我很可怜,我很惨,你同情我吧!

    “好!好!好!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因为他已经看到树上的那个人,已经处于爆发的边缘了,再不快点溜,他会死的很难看。

    “好!快走!”云雪一想到将要过那种快意恩仇的生活,就忍不住兴奋。

    黑衣男人看着快速消失在他面前的两个人,青筋暴露: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逃离本王的身边!

    “主子!”要是云雪在这,一定十分惊讶,因为跪在轩辕耀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被她们刚刚迷晕的三个婢女。

    “跟上王妃,随时保护王妃的安全,不得有误!”黑衣男人还是无法不顾那个女人的生死。

    “是!”三个婢女忽然消失在黑夜之间。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