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书房密谈

摄政王的囚妻 +A -A

    “主子,王妃的情况不是很理想。”王御医语气了略带担忧:没想到王妃的情况会那么糟糕,还有一个外的惊喜,或者是惊吓,希望等一下主子的火不要烧的太旺。要不然他就死定了,说不准还要他的九族在后面陪葬呢。

    “照实说!”轩辕耀的冷气压充斥着整间书房,王御医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头已经紧贴着地面。要是可以他是多么的期盼能从这里消失,就当他从来没有出现过。只可惜他的愿望无法成真,他的小命依旧攥在轩辕耀的手心里。

    “回禀主子,从王妃的脉相来看,王妃的确得了厌食症。”作为御医想活命的话,就要凡事留一线。主子不问,做奴才的一定不要多嘴。可是王妃的情况特殊,主子一直都把王妃当初宝贝一样供着,不说死的更快。御医院里又不止他一个御医。

    “何为厌食症?”原来她是真的吃不下,不是厌恶他至此。轩辕耀的心稍稍有些放松,可是一想到云雪病症的表现,担心又立即显现了,总是这么吃不下去东西可不行。

    “厌食症最主要征状是对食物提不起兴趣,没有胃口开怀吃东西。一般情况下感到焦虑或者忧郁,心脏功能变差,甚至还会晕倒。同时,容易发冷、畏寒。病情严重的话,会导致心脏衰竭,甚至死亡。王妃现在虽然不是最差的,可是情况也不容乐观。”王御医越想越心惊,可却没有隐瞒轩辕耀的胆子。

    “如果长期下去,王妃将会枯竭而死。而且而且”王御医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死定了,死定了,王妃的一直都是他负责的,现在出了这么大的纰漏,要是没事还好,万一王妃有什么三长两短,有多少条命,都不够他死的!

    “直说!”轩辕耀气的踹了王御医一脚:都什么时候了,还敢和本王打官腔,活得不耐烦了!轩辕耀的耐心已经被这个磨磨唧唧的王御医磨蹭完了。

    “王爷赎罪,卑职该死!”王御医趴在地上,头也不敢抬的说道:

    “卑职卑职刚刚为王妃请脉的时候发现,王妃似乎有孕象。只是脉相太浅,微臣还不能肯定!”王御医以头磕地,努力降低存在感。

    早知道主子宠爱王妃,没想到主子爱她至深。当初开给王妃的易怀孕的药,也是经过他的手,现在王妃在这种情况下怀孕,出了什么事,主子一定第一个拿他开刀。

    “你说什么?”轩辕耀不敢相信的看着王御医。现在的是悲喜交加,冷热交替:那个女人怀了他的孩子?显然轩辕耀自动忽略了王御医的“似乎”。

    他承认当初是故意使手段,让她易于受孕,可是现在这种情况,这个孩子来的似乎不是时候。可是一想到,这是他的第一个孩子,与他血脉相连的亲骨肉,他的心里就有种,无以言表的感觉,既激动,又有几分期盼。他不是不能有孩子,只是他不想那些女人为他生孩子,她们还不配。没有到有一天他会以这种方法,留住自己的心上人:

    “本王不管你用什么方法,王妃和孩子本王都要他们毫无损伤的,待在本王的身边,你明白吗?”轩辕耀危险的看着王御医。

    王御医吓得全身发抖,不停的磕头求饶:

    “王爷饶命,卑职一定竭尽全力,治好王妃的厌食症!”

    “不要和本王讨价还价!本王要的是王妃和孩子,一定安然无恙!要不然,本王就恩赐你永远伺候他们身边。”这一刻的轩辕耀突然有些害怕那个女人,突然会永远的离开他,这是他绝对不会允许。那个女人是他的,谁都不能从他身边把她带走。神挡杀神,佛挡诛佛。

    此时此刻的轩辕耀才是裕血沙场的王者。毫无收敛的他,全身上下散发着血腥与死亡之气,压迫着跪在地上的王御医瑟瑟发抖: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

    “回~回主子,王~王妃~是~~是郁结于胸,要是~要是可以让王妃打开心结,也许~也许王妃就可以不药而愈!”王御医觉得嘴里的舌头,都不是自己的:主子不愧是名满天下的摄政王,真是太可怕了。

    “心结?”轩辕耀闭上眼睛,浑身上下散发着无力感:

    “她的心结,还不是因为本王杀了那个男人!难道对于窥视本王王妃的男人,本王还有手下留情不成?”轩辕耀冰凉的目光直视地上的王御医,好像只要他说句“是”,他就会毫不犹豫的送他去死。可是,他忘记了,所谓‘他的王妃’是他千方百计夺来的。

    脊背发凉的王御医,忍不住骂自己白痴:搞了半天,王妃心里有人了,而且那个男人还死在爷的手里,怪不得王妃心结难解了。这可是皇家密闻啊,主子爷他可不可以当做没听见啊?

    “难道你也认为他不该死?”轩辕耀目光如剑,冰凉刺骨。

    “当然该死!此等宵小小辈杀了他都是便宜了他。”原谅他的懦弱吧,他可不敢和主子爷对着干,除非他不要命了!

    “只是王妃的病情,也是刻不容缓。”王御医想了一下,还是得照实说。现在他全家老小的命,都绑在王妃和她的肚子上面了。:

    “王爷,要让王妃出去散散心,也许对她的病情会好一些。现在只能顺着王妃的心意,让她放宽心才是最重要的。”王御医建议到。厌食症说好治也好治,说不好治那就是绝症。只是最主要的还是病人的心情,只要病人放宽心,不药而愈也不是不可能。

    “顺着她的心意吗?”轩辕耀自言自语到。如果他真的能做到顺她的心意,放她和那个男人双宿,他就不是轩辕耀。他喜欢的东西,或者人,就是属于他的,这才是他的宗旨。只是想到那个女人的情况特殊,轩辕耀第一次去考虑别人的心情:

    “好!本王就暂时顺了她的意!”注意了,轩辕耀此时说的是‘暂时’顺着她的心意。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