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屠杀

摄政王的囚妻 +A -A

    hey我真的好想你

    现在窗外面又开始下着雨

    眼睛干干的有想哭的心情

    不知道你现在到底在哪里

    (冷毅,我想你,我想你你听到了吗?云雪闭上眼睛,用情的唱着莫文蔚的《如果没有你》,每一句歌词都代表着她现在的心情,悲伤而又无奈。)

    hey我真的好想你

    太多的情绪没适当的表情

    最想说的话我该从何说起

    你是否也像我一样在想你

    如果没有你

    没有过去我不会有伤心

    但是有如果还是要爱你

    如果没有你

    我在哪里又有什么可惜

    反正一切来不及

    反正没有了自已

    (冷毅,没有了你,云雪也回不到当初的自己。我的脸上在流泪,我的心里在下雨,你看到了吗?)

    hey我真的好想你

    不知道你现在到底在哪里

    hey我真的好想你

    现在窗外面又开始下着雨

    眼睛干干的有想哭的心情

    不知道你现在到底在哪里

    hey我真的好想你

    太多的情绪没适当的表情

    最想说的话我应该从何说起

    你是否也像我一样在想你

    如果没有你

    没有过去我不会有伤心

    但是有如果还是要爱你

    如果没有你

    我在哪里又有什么可惜

    反正一切来不及

    反正没有了自已

    hey我真的好想你

    不知道你现在到底在哪里

    你是否也像我一样在想你

    (我想你冷毅,奈何桥上,你是否可以多喝几碗孟婆汤,忘记我,忘了我你才会幸福。好像从你认识我开始就一直处于不幸中,要是没有我在你身边,你是否会幸福?)

    轩辕耀刚进悠然小居,大老远就看到小璐拎着食盒站在门口。

    “给爷请安!”小璐以及身后的婢女一一行礼。

    “起吧!”轩辕耀扫了一眼食盒,眼神询问着婢女。

    “爷,王妃还是不肯吃东西!而且………….”小璐迟疑了,该不该把王妃的话透漏给主子。

    “再去换一份,记得要清淡一些的。”这么久没吃东西,应该先吃些清淡的食物,以防伤胃。轩辕耀看着毫无生机的云雪,人生中第一次出现后悔两个字。也许他不应该把她逼的那么紧,他该多给她一点时间。

    躺在床上的云雪从轩辕耀进门到现在,连一个眼神也没给他,好像多看他一眼,云雪就会忍不住想要和他拼命。

    没一会饭菜就被从新端来一份,轩辕耀坐到床上,强行把她半搂在怀里,云雪僵着身子,毫无反抗之力的靠在轩辕耀的怀里,一天没有进食的她,已经有些发晕了。

    轩辕耀左手端着粥,右手拿汤匙,幺了一勺粥轻轻的吹了吹,温柔的递到云雪的嘴边。

    云雪吃力的转过头,避开轩辕耀的喂食,依然倔强的说道:

    “要么你就让我死,要么你就让我走。”

    轩辕耀努力平复心里的怒火:

    “这才是你的目的?”

    是的,这才是她的目的!她不会真的想死,只是想要逼迫让轩辕耀放她离开。用轩辕耀对她的爱迫使他放自己离开,她知道这么做很过分,可是她别无选择。这里的一切都让她感到窒息,即使她杀不了轩辕耀,那也要离开他,离开这个让她伤心的地方。

    碰的一声,轩辕耀扔掉了手上的粥,怒火滔天的看着床上的小女人。

    “王爷息怒!”屋里面的婢女通通跪到了地上,头贴着地面,表示绝对的恭敬。

    轩辕耀咬牙切齿的问着云雪:

    “到底你要怎么才能学乖?”轩辕耀真怕他一冲动,杀了这个不知道低头的小女人。

    “永远都不会!”云雪目光坚定,毫无惧意的与轩辕耀对视,眼睛里毫无掩饰的恨意,让轩辕耀怒火滔天。

    “来人!“轩辕耀呼喊着门外的侍卫。

    “王爷!”听到命令的侍卫,冲了进来。

    “把这里所有的婢女,每隔一刻钟拖出去砍一个,直到王妃肯吃饭为止。就从她开始!”轩辕耀随便指了一个婢女,眼神丝毫没有离开云雪的脸颊。他甚至感到心里除了愤怒,还有悲凉,威震天下的煞神摄政王既然以这样的方式,去留下自己的女人。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被选定的婢女,不停的磕头,血顺着婢女的额头留下来。两个侍卫毫不怜惜的拖着婢女就要向门外走去。

    “王爷饶命啊”

    “你该求的不是本王!”轩辕耀的话让所有的婢女在黑暗中看到了一丝的光亮。

    “王妃,您行行好吧!奴婢求您了,您吃点东西吧,奴婢给您磕头了!”所有婢女都跪到了云雪的床前,不停的磕着头,只要王妃愿意吃东西,她们就有了活着的希望。

    “我救不了冷毅,救不了坠儿,也救不了我自己,你们告诉我,我该怎么救你们?”云雪继续闭上眼睛,语气无奈而又凄凉:

    “对不起,我无能为力!”

    “王妃,求求您,求求您救救奴婢,奴婢家里还有久病卧床的母亲,和年幼的弟弟,要是奴婢死了,家也就散了,奴婢不能死,求求你,发发慈悲吧!”显然这个奴婢仍然不死心的跪求到,也是每个人都不想死。

    “拉下去!”侍卫有眼色的把哭闹不止的婢女,缓慢的拖走。

    “王妃,我不想死,不想死啊!”婢女连“奴婢”两个字的自称也忘了,显然是被吓得不轻:

    “王妃求求你”

    “轩辕耀!”云雪的话让所有人的动作都停止了:婢女忘记了呼喊,眼泪啪啦啪啦的落在地上,满怀希望的看着云雪;侍卫不在拖着婢女向外走,静静的等着王妃下一步指示。

    “你非要如此逼我吗?”云雪话里满是凄凉:为什么她就没有一点自主的权利?连死她都是无可奈何吗?

    “你非要如此忤逆本王吗?”轩辕耀反问到:要是你懂得学乖一些,即使你要这天下,本王都会毫不犹豫的送给你,你可知道?

    “卑鄙!”云雪的心终究有些软。

    “只要达到目的就行!”他不介意用些手段,况且是对他自己的女人,何来卑鄙之说。

    “轩辕耀!”云雪直视着他的眼睛:

    “我看不起你!”

    “是吗?”轩辕耀根本不把云雪的话,当作一回事。

    “我饿了!”最终这场仗以云雪的妥协而告终。

    没一会厨房便从新送来了,各式各样的小粥,摆满了卧室的桌子。

    云雪强忍着心里的排斥感,喝了一口轩辕耀亲手递来的粥:

    “呕!”的一声全部吐了出来,并且都吐在轩辕耀的衣服上。

    “主子!”小丫鬟拿来帕子想要为轩辕耀擦拭,被他冷冷的挡来。

    “本王喂得东西,就这么让你难以下咽吗?”轩辕耀冰凉的目光,让所有人为之颤抖。十指紧握的手,表现出他的心里多么的愤怒。

    “我不是有意的,我是真的吃不下。”云雪无奈的语气让轩辕耀消除了一部分疑虑。他用眼神示意小璐去喂王妃用膳。

    轩辕耀永远都是这个样子,不会简简单单的相信一个人,即使是他心爱的女人,他都会持着怀疑的态度,理性的安排接下来的事。

    “王妃?”

    看着小璐递过来的勺子,云雪认命的闭上眼睛喝了一口:

    “哇!”这次云雪吐的更严重了,好像要把胆汁吐出来一样:

    “呕呕呕”

    本来她已经一天没吃没喝了,现在又吐成这样,终于云雪体力不支开始有些眩晕。

    “王妃,您怎么了?”小璐发现的她的不对劲,着急的问到:

    “王妃,您哪里不舒服?”

    “来人,传王御医!”轩辕耀也发现了云雪的情况,派人去请医术高明的王御医为她会诊。

    没一会王御医就被摄政王府的侍卫,强行带来了。

    “微臣给摄政王请安!”不知道这次又是什么情况,至于摄政王派那么多侍卫,把他从御医院强行拉来。虽然他心里忍不住抱怨,可是他还没傻到,敢在摄政王面前放肆。

    “不必多礼,速速去给王妃请脉!”轩辕耀双手负立,站在床边。

    “不知王妃娘娘,可有哪里不舒服的地方?”王御医一边把脉,一边问道。

    “没有,只是没有一点吃饭的,连闻到都不想闻到,即使闻了都有一种想要把它吐出来的感觉。”云雪说着自己现在的感受,要不是她每次和轩辕耀行房之后,都有用过特定的汤药,依她今天的表现,她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有宝宝了。

    王御医皱着眉为云雪切脉,只见他的眉皱的越来越深,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御医,我是不是真的有什么问题?”没有人真的想死,她也是。作为一个新世纪的女性,遇到问题不是想一死了之,而是寻找解决的方法。

    轩辕耀的神经也被绷紧了,背后十指紧握出卖他表面淡定的神色。

    “回王妃,您只是食欲不振,没有多大的问题,老臣给您开几副调理的药,吃了就会好了!”王御医神色间多了几丝担忧,轩辕耀的手握的更紧了。这个老滑头没人比他更了解,以他现在的反应,雪儿的身体一定出了什么问题。

    “真的没事?”她可以感觉的到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对劲,可是具体是哪里,她又说不出来。好像她得了厌食症,可是连王御医都说她没事,难道是她多想了?云雪在心里疑惑着。

    “王妃,您现在只需要放宽心即可,其他的交给老臣。”王御医没有正面回答云雪的问题,显然粗心大意的她没有意识到这点,而轩辕耀却没有错过王御医话里的意思。

    “我知道了,谢谢王御医。”云雪还是客气的谢过。

    “王妃娘娘不可,老臣愧不敢当,这是老臣该做的。”他可担当不了摄政王妃的谢字,这可是以下欺上,最该万死:

    “老臣,这就去为王妃准备药膳,王妃娘娘也可以稍稍小憩一会。”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