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自杀求死

摄政王的囚妻 +A -A

    “王妃,您吃点东西吧!”小璐小心翼翼的端着早餐,恭恭敬敬的站在云雪的床边。王妃这样不吃不喝已经两天了,再这样下去,就是铁人也撑不住啊!小璐在心里着急的要死,却只能劝王妃吃东西,别的什么也做不了。

    “小璐,要是我死了,你会不会记得我?”云雪坐在床上,抱着双腿,神情颓废,似乎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王妃,你千万别想不开啊!”小璐惊讶王妃怎么会有这样求死的心,要是王妃真有什么三长两短,怕是以王爷的脾气,这一屋子的下人都活不成,而且王爷那天也是被王妃逼急了,才一气之下造成这种不可挽回的局面。对于现在的结果,王妃也要付一半的责任,小璐忍不住为轩辕耀开脱。

    “我来到这里第一个见到的人是冷毅,是他救了昏迷的我,也许你们不会相信杀人如麻的魔宫宫主尽然会救人?呵呵呵,是不是很可笑?”云雪一边微笑,一边回忆着和冷毅的点点滴滴,甜蜜的微笑中夹杂着苦涩、不甘:

    “从小到大我都不喜欢吃药,尤其是黑乎乎的中药,见到冷毅第一面的时候,他的手里就端来一碗难闻的中药,那是他特地为我准备的,现在想想嘴里都觉得苦的要命,真不知道他是在哪里煎的药。后来他找来了一些奇怪的干果,好吃极了,我第一次吃到那么好吃的果子。”云雪似是在回忆干果的美味,又像是忆起当时为她辛辛苦苦找干果的那个男人:

    “那时候的他很不喜欢讲话,每次都是我不停的在他耳边没完没了的说着,而他总是两个两个字的向外面蹦字,当时我就很好奇他要是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是什么样的?结果有一天我们被冷毅的寻仇,我被打伤,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冷毅的惊慌失措,也是他第一次在我面前说那么多话。”云雪拼命的微笑,眼里的泪水却流得更凶了:

    “我以为我死定了,可是我却奇迹般的好了,后来我才知道是冷毅救了我,而他为我吃的药,一定是当初轩辕耀打算用来救先皇的药,是魔宫的宝物,那是冷毅第二次救我。”冷毅,为什么我现在你要对我这么好,让我一直忘不掉你:

    “后来,我被轩辕枫捉住要挟冷毅,我从他的眼神里知道冷毅选择了我。即使是沦为阶下囚,冷毅还是选择了让我平安。其实每个女人的爱情都很简单,就是遇到一个你爱他,他也爱你的男人。他不需要有钱、有身份、有地位,只需要爱你如生命。如果那个男人可以为了你放弃生命,无疑你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可是当那个男人为你真的付出生命的时候,你也就变成了最可悲的女人,她现在不就是这样吗!

    小璐静静地听着王妃和“冷毅”的故事:原来王妃和那个男人经历了那么多,怪不得王妃对于那个男人的死那么痛苦,要是有一个男人这么对我,又是我的心上人,他不在了,我一定会生不如死,她好像有一点点可以想象的出,王妃此时对个男人的爱,和对王爷的恨。

    可是,要是王妃一直忘不了那个男人的话,王爷怎么办?真希望王妃可以快点忘了那个男人,反正他已经死了,再伤心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无疑,小璐的心还是向着她的主子,摄政王轩辕耀的。

    “我知道轩辕耀喜欢我,我知道在你们眼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宠我入骨。可是你们不知道的是我喜欢的那个男人叫冷毅,一个愿意为我生,为我死的男人,也是一个永远都不会利用我的男人。”

    云雪转过头看着小璐,认真的说道:

    “无论轩辕耀怎么喜欢我,他都毫不犹豫的利用我,来达到他的目的;无论我受到什么样的威胁,他都会先考虑到自己的利益。一个无法把我放在第一位的男人,我也无法心动。我要的是一个全心全意爱我的男人,而不是一个随时都可能抛弃我的人。这也是为什么我不爱他的原因,没有一个女人愿意爱上这样的男人,不管这个男人多爱她,至少我做不到!”房间里一阵沉默:这是云雪的心里话,她不是这个时代的女人,她有她的原则和底线。

    “王妃。”小璐不知道现在她该同情王爷,还是同情王妃了。她知道王爷和王妃的心结,还是在于他们不能完全的放弃一切的对彼此。王妃放不下冷毅,而王爷放不下权利:

    “爱一个人没有错,只是主子用错了方法,而且您已经是摄政王王妃了,这点谁也改变不了。”小璐的话声音越来越小:

    “也许,您试着顺着爷的意,会有不一样的结果呢?”她也只能在中间劝着王妃,云雪知道她的意思,可是一看到轩辕耀,她就想起了死在他手里的冷毅,和那一夜的羞辱:

    “我知道你的好意,可是我忘不了冷毅的死,是他造成的,更忘不了他对我的羞辱。我恨他,恨到心扉!”云雪变得双目赤红,恨意难平。

    “王妃……”小璐有想要说些什么,却被云雪呵斥到:

    “不要再说了!”也许是意识到自己的口气太重,云雪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语气说到:

    “你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终究她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无法让小璐理解她的爱情,就像她无法理解坠儿可以为她舍弃生命的心情。

    小璐迟疑不决,就怕她一离开,王妃有什么不测,那她真是万死难得其就了。

    “我是不是现在,连说句话的权利也没有了?”云雪语气了充满了愤怒。她觉得她现在就是个废物,一点点人身自由也没有,即使是监狱里的犯人也是有选择想一个人、念一个人的权利,可她似乎意识到她连这个权利也没有,因为她还是摄政王的王妃,轩辕耀的女人,虽然,在她的心里从来都没承认过。

    “王妃息怒,奴婢只是……”太担心你,怕你想不开,小璐脸上的担心显而易见。

    “出去!”她一点都不想听到任何解释,这里她终究融入不了。

    “奴婢就在门外,王妃有什么事大声喊一声就可以了。”小璐静静地退守在门外,仔细的听着里面的动静。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