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熟悉的陌...

摄政王的囚妻 +A -A

    漆黑的夜晚,正是杀人行刺的好时机。轩辕耀坐在书房认真的批阅着公文,忽然目光一凌:

    “谁?”

    黑夜里飞出一炳飞刀,直冲轩辕耀的方向飞去。只见轩辕耀快速扔出去手中的毛笔,击落了飞面而来的暗器。就这点本事,也敢来取本王的命,不自量力!

    “快来人啊,抓刺客啊!”门外传了侍卫的求救声,黑衣人一看行踪暴露,手上的动作更伶俐了。刀刀直击要害。

    轩辕耀一次次化解了黑衣人的杀招,外面的侍卫也已经包围了书房,黑衣人意识到今晚是杀不了摄政王了,便隐隐约约有了退意。

    “想走?没那么容易!”黑衣人从窗口飞了出去,就迅速被侍卫围住。此时的摄政王府灯火通明,前来行刺之人已被团团围住。

    “本王要活的!”轩辕耀双手负立,冷冷的下命令。要杀他的人不在少数,能闯进摄政王府的人,他还是第一个。

    “是!”摄政王府的侍卫都是轩辕耀亲自训练出来的,可以说上战场杀敌都是以一敌百,再加上人多势众,很快黑衣人就落了下风。

    这时一个女人从后面掐着云雪的脖子走了进来:

    “不想这个女人死的就全部住手。”此人正是王府一个不起眼的扫地丫鬟,却深藏不漏,潜伏在云雪的身边。

    云雪本来睡得好好的,却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

    “王妃,快开门啊!出大事了,王爷被刺客刺伤了!”

    “怎~~”云雪刚披了件衣服开了门,就被掐着她脖子的女人点了道,带到了这里。一路尾随的影卫始终未找到合适的时机,救下云雪,导致了现在对立的局面。

    打斗停了下来,院内异常的安静:

    “摄政王,不想她死,就自废武功!”小丫鬟恶狠狠的目光,毫无怯弱的命令着摄政王轩辕耀。

    “你以为本王会为了一个女人自废武功?你是看不起本王,还是太看得起你怀里的那个女人了?”轩辕耀深邃的目光让女人原本的自信松落。世人皆知摄政王宠爱王妃,却不知道对面的这个男人拥有多大的野心,一个野心勃勃的男人,会为一个女人毁了自己吗?她没有这个自信。

    “你就不怕我杀了她?”女人紧了紧掐着云雪脖子的手,再次威胁。

    云雪只觉得此时呼吸困难,两眼忍不住冒金星:为什么每次被掐着脖子的都是她,会武功就这么了不起吗?欺负人,也不带这样的啊?

    “本王只知道,她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即使天涯海角本王也会屠你全族,杀光所有和你有关的人,包括你的主子,你想清楚了!”轩辕耀不是威胁,女人也知道摄政王说的是真的,皱着眉迟疑了。

    “放我们走,等到安全的地方,我们会放了她!”一旁的黑衣人终于说话了。现在杀了这个女人,轩辕耀一定不会让他们安全的离开这里。

    “冷毅?”云雪顾不得被掐的脖子,直直的看着黑衣人:

    “是你吗?”

    显然轩辕耀也听出来了,这个男人的声音,是那么像云雪心心念念的男人,不可能,那个男人不是死了吗?无论是,或许不是本王都不会让你活着离开摄政王府。

    男人皱着眉,陌生的眼神,陌生的气息,无疑不是告诉云雪,这只是个巧合。

    “你不是他!”云雪的眼泪从脸颊滑落,有人说如果一个女人的泪水是从脸颊留下来的,而不是眼角,那么你就是真的伤心。

    轩辕耀十指紧握,青筋外露:为什么?他到底那点不如那个男人?

    “哈哈哈,原来备受宠爱的摄政王妃,爱的那个并不是权势滔天的摄政王啊!哈哈哈,摄政王你可真可悲!”男人放肆的大笑着,讽刺意味十足。

    云雪听着熟悉的声音,和讽刺的话语,眼泪流的更快了:

    “冷毅”

    正在这一刻,一个身影飞快的打落了掐着云雪的手,把她推向轩辕耀的方向。轩辕耀一个起落,接住了飞过来的云雪。

    云雪差异的看着和女人过招的人,小璐?轩辕耀,你到底安排了多少人,在我身边?先是坠儿,现在又是小璐,我永远都看不懂你的心。我们终究不合适。原本有所松动的心墙,再次被砌的更高了。

    一刻钟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战局还在僵持着,轩辕耀放下搂在怀里的女人,也加入了战局。很快僵持的局面已渐渐的改变:

    “主子,走啊!”明显再找不到机会脱身,他们都会成为摄政王的俘虏。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主子一定要活着出去。女人脸上漏出誓死的决心,让和她打斗的小璐有种不好的感觉。

    嗖的一声,女人射出暗器先云雪飞去。她在摄政王府暗藏这些天,摄政王对王妃的宠爱,她不是没看到,这个女人一定是摄政王的弱点,直击他的弱点主子才有离开的可能。

    这是天要亡我吗?凭我的这三脚猫功夫,可不可以躲开这古代暗器啊?云雪可以肯定的是,不可以。可是她不想死啊,那位大神可以救救她啊?

    “不要!”第一声是轩辕耀叫的,此时的他撇开了匆匆逃走的黑衣人,只顾的快速冲向飞刀飞向的地方。

    “不要!”第二声是云雪,因为她看到坠儿缓缓的倒在了她的面前,为她挡下了飞来的暗器。

    放暗器的女人也已经被小璐一掌击毙。轩辕耀看到这一幕,则是松了一口气,不管死的那个是谁,只要不是那个女人就好。

    “坠儿,坠儿你怎么样了?”云雪小心的扶起满身是血,奄奄一息的坠儿。

    “小姐,坠儿回来了,只是坠儿怕小姐生气,不敢出来相见。”鲜血顺着坠儿的嘴角滑落:

    “小姐,不要怪坠儿好不好?”坠儿对不起小姐,可是,坠儿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小姐。

    “我不怪你,小姐从来都没有怪过你。你撑着点!”云雪不停的为坠儿擦着血,可是无论她怎么擦都擦不完。

    “叫御医啊!”云雪冲侍卫喊道。

    “小姐镖上有毒,奴婢不行了。”坠儿说话越来越吃力,身上也越来越冷,她很庆幸这只毒镖是射在她的身上,而不是她的小姐身上,要不然,小姐有什么三长两短,主子该多伤心。

    “不会的,不会的,坠儿你会没事的,小姐不会让你有事。”云雪摇着头,不愿意相信坠儿的话:

    “御医来了没有?”云雪仍不死心。

    “小姐,谢谢你不怪坠儿,奴婢会祈求上苍,下辈子还可以伺候小姐和主子。其实主子很爱你!坠儿希望你们一直好好的,好好的”终于坠儿的手从云雪的手中滑落,深深的垂落了下来。

    小姐,你可知道坠儿有羡慕你,你可知道从主子救起她的那一刻,她的心就遗失在主子的身上,可是,她明白想要留在主子的身边,就要有留下的价值,她以为她会一直默默的守候在主子的身边,知道用完她最后一点价值,没想到现在也是奢望,不过,她不后悔,看到主子庆幸的眼神,她就知道一切倒是值得的,最起码她的死,可以让主子免去失去小姐你的悲伤,小姐,请你替坠儿好好活着。

    “坠儿!”云雪抱着坠儿的身体不愿意松手。

    ‘奴婢一定誓死保护好小姐!’坠儿,我不需要你这么做啊,你醒醒好吗?只是那个一直叫她‘小姐’的那个女孩再也不存在了。

    轩辕耀强行把云雪和坠儿分开,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

    “你看清楚,她已经死了。”轩辕耀的眼神依然是冷的,仿佛一个生命的消失,并不会给他的心带来任何的不同,只有他自己知道对于坠儿得死,多多少少他的心里是有些遗憾的。

    “坠儿是为我而死的,你怎么可以这么冷血。”云雪不停的拍打抱着她的人。你可知道我的心里有多内疚,我宁愿死的那个是我。

    “本王会派人好好的安葬她,你不需要自责,更不需要为一个奴婢流眼泪。”我会心疼你的泪水。只是对于轩辕耀来说,这样的话也许他一辈子都说不出口。

    “不需要你管,你走开啊!”

    “云雪?”

    情绪大起大落的的云雪晕倒在轩辕耀的怀里。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