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温馨相...

摄政王的囚妻 +A -A

    云雪左手拿着一个鸡腿,右手拿着一个排骨,狼吞虎咽吃着手里的美食:

    “好~吃,真好吃~~”仿佛手里的东西,就是全天下最好吃的美食。

    轩辕耀温柔的为她擦着嘴角的油渍,心里只觉得心疼的很,他不应该让那些苛刻云雪的人死的那么容易,现在轩辕耀剁碎了他们的心都有了。他捧在手心里的人,岂是他们这些奴才可以糟践的。

    “轩辕耀,你不吃啊?”云雪嘴里塞着满满的东西,嘟嘟囔囔的说到。

    “你吃吧!吃慢点,在这里没人敢和你强。”轩辕耀勾了勾嘴角,眼睛可以溢出水来。轩辕耀根本不知道,他现在的表情是多么的温柔,只是觉得心中好像被填满了一样。

    “恩,我都好久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了,真好吃!”终于在云雪大快朵颐之后,消灭了几乎所有的东西。

    “咯!”云雪满足的打了个饱嗝,右手摸了摸饱饱的肚子,笑的十分幸福:

    “好饱!”这个时候最应该去消消食:

    “人生最幸福的事,莫过于吃饱喝足再散上个小步,俗话说,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云雪脸上的笑容十分的灿烂,像是冬天里的阳光一样,温暖而又让人舍不得她消失。

    “呵呵,轩辕耀我们去散步吧!”云雪拉着轩辕耀就向花园走去。轩辕耀眼角含着笑的任由云雪挽着他的胳膊。

    这个时候的他忘记了什么是拒绝,只想单纯的留下她脸上的笑容,这是他从来都没见过的开心。

    “轩辕耀,这里地方好大啊,可是有点冷清,要不然我们在路的两边都中上果树好不好?这样我们就可以在春天赏花,秋天吃果子了。”云雪脑中闪现秋天路两排慢慢果树的样子,想想她就嘴馋。

    “好!”轩辕耀对于云雪的提议,眼里也没眨的答应。虽然摄政王府是半个月前刚停工的。只要她喜欢又有什么是不可以的。

    “这条路铺的真难看,轩辕耀我可不可以把它改成五彩石头铺的?”云雪继续问到,语气里充满了,对路铺完后的向往。

    “好!”

    “轩辕耀,王府花园里的花好俗啊,要不然我们把它们都拔了,换成葡萄树好不好?这样我们夏天就可以在葡萄架下看牛郎织女星了。”还可以不用再看到那几个老是去赏花的女人。

    “好!”

    后面跟着的婢女很想大呼:王妃是个败家娘们,这些东西可比王妃想种的东西值钱多了,这才竣工几天啊,王妃就要把它全毁了。只是她们可不敢,现在她们可是看出来了,这摄政王府根本就是王妃说了算,只要王妃愿意,爷怕是会毫不犹豫的把王府送给王妃玩个够吧!

    “呵呵,轩辕耀,看着你今天这么够意思的份上,我给你免费讲讲牛郎织女的故事好吧!”云雪在心里想着,其实这样的轩辕耀也不难相处嘛。

    “好!”

    “轩辕耀,我发现你越来越好了!”云雪笑的眯着眼睛,忽视了轩辕耀眼中的一瞬间的深情。

    “你知道吗,传说,七夕是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日子。也就是每年的七月七日,据说,牛郎是南阳城牛家庄的一个孤儿,依喝嫂过活。嫂子马氏为人刻薄,经常虐待他,他被迫分家出去,靠一头老牛自耕自食。这头老牛很通灵性,有一天,织女和众仙女下凡游戏,在河里洗澡,老牛劝牛郎去取织女的衣服,织女便做了牛郎的妻子,婚后,他们男耕女织,生了一儿一女,生活十分美满幸福。不料天地查知此事,派王后娘娘押解织女回天庭受审。老牛不忍心他们妻离子散,于是触断了头上的角,变成一只小船,让牛郎挑着儿女乘船追赶。眼看就要追上织女了,王母娘娘突然拔下头上的金钗,在天空划出一条波涛滚滚的银河。牛郎无法过河,只能在河边与织女遥望对泣。他们坚贞的爱情感动了?喜鹊,无数喜鹊飞来,用身体搭成一条跨越天河的彩桥,让牛郎织女在天河上相会。王母娘娘无奈,只好允许牛郎织女每年七月七日在鹊桥上会面一次。”

    “人们都说七月七日下雨就是牛郎织女的眼泪,如果趴在葡萄架子,据说可以听到牛郎织女的悄悄话。”云雪扭着头,小声的对轩辕耀说道,好像是怕打扰到牛郎织女相会一样。

    “轩辕耀,要不然我们等明年七夕,到葡萄架下看看能不能听到牛郎织女的情话?”云雪没发现现在的她,想到了以后,而她的以后里充满了轩辕耀。

    “好!”七夕是吗?在云雪规划的蓝图里,他看到了自己。这个时候他对她说的以后,充满了向往。

    惨了,惨了,他们家爷彻底被王妃征服了,这不除了“好!”就没见到也说句别的。这肯定是假冒的,不是他们英明神武的煞神王爷。

    “走,说干就干,我们现在就去画图纸,我要把这里装扮的美美的,轩辕耀,你要帮我画哦!”谁让她是个假冒伪劣的才女,这个毛笔字貌似不是她的强项。她可不想拿出来丢人,身边有个只会说‘好’的男人,不用白不用。呵呵呵,云雪心中偷笑。

    “好!”轩辕耀的脸上就差挂上‘春风满面’四个字了,这么好的机会,用来培养感情,他才不会这样错过。虽然他刚回来书房还有一大堆折子在等着他,晚一点应该也没有关系。

    神啊!救救他们家爷吧,谁能告诉她,眼前的冷面冷心,却对王妃百依百顺的男人不是摄政王啊?他们那个英明神武,冷面冷清的主子,去哪里了啊?

    不管下人们怎么想,对于今天的云雪还有轩辕耀来说都是最好的日子。云雪逃离了那个饱受折磨的皇宫,轩辕耀抱得美人归,最起码他是这么想的。

    “等一下,我怎么说,你就怎么画哦!”

    “好!”云雪和轩辕耀身后,顿时晕倒一大批仆人:把我们高、冷、酷的主子,还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