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摄政王回宫

摄政王的囚妻 +A -A

    “她在哪?”轩辕耀一回朝就迎上李管家匆匆忙忙前来报告,说是王妃被太后娘娘强行招进皇宫,至今未归。于是他连碗水也没顾得上喝,马不停蹄的向皇宫走来。这个女人的胆子越来越大了,还真把自己当成赤罗的太后了是吧?他的女人也敢动,活得不耐烦了!

    “摄政王,是来质问本宫吗?”纳兰兰儿也不甘示弱的看着轩辕耀:她不能输给这个男人,这是她最后的尊严。纳兰兰儿努力做着高傲的姿态,只是她忘了,在她接受轩辕耀赐给她的一切开始,她的高傲就把她抛弃在轩辕耀的脚下了。现在想捡起来,是不是迟了些。

    “本王问你,她在哪里?”轩辕耀的双眼充血,目光阴寒。对这个女人他根本没有多余的耐心,可她却不知死活的送上门。

    “耀,我们之间除了别人,就没有任何可说的吗?”纳兰兰儿眼含热泪的看着俊美绝伦的轩辕耀,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一如当年般让人心动不已。此时的她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太后,而是一个得不到爱情的平凡女人:

    “十年了,你还是看不到兰儿,我到底哪一点比不上那个女人?”到最后纳兰兰儿的声音已经变成了咆哮。她不甘心,她不甘心,凭什么在他的眼里、心里,永远都没有她的身影?她才二十多岁,她不想一辈子困死在这座皇宫里,但是如果这个男人愿意陪着她,她便心甘情愿。

    “本王的话不想在说第三次,不想死的就告诉本王她在哪里?”轩辕耀并没有看到纳兰兰儿梨花带雨的表情,反而走过去掐着她的脖子。

    “你杀了我啊!我死了你跟别想找到她?”纳兰兰儿不甘心的说道。这一刻她甚至有和那个女人同归于尽的想法,只要她们都死了,他就会永远的记得兰儿。这个疯狂的念头在纳兰兰儿脑中盘旋。

    “别以为本王真的不敢杀你。”轩辕耀的手不停的收紧,好像真的要杀了她一样。

    “本王只是看在你们母子两个,还有利用价值的份上,惹毛了本王,本王让你们在地底下再做母子。”窒息的感觉向纳兰兰儿涌来,这一刻她能明显的感觉到轩辕耀的杀气,纳兰兰儿满脸涨红的说道:

    “玉~溪~宫!”她还是输了,输的那么彻底。

    “记住,不要挑战本王的耐心,后果不是你承担的起的。”轩辕耀放开掐着纳兰兰儿脖子的手,语气冰冷的说到:

    “不要再有下次,要不然本王不介意送你们一程。”轩辕耀说的不是‘你’,而是‘你们’,包括了刚登基不久的小皇帝。

    “咳咳咳~”纳兰兰儿双手摸着脖子,不停的咳嗽:

    “轩辕耀,本宫一定会让你后悔今天这么对我。”望着轩辕耀最后一丝背影,纳兰兰儿眼神无线的愤恨。

    “太后,摄政王怎么可以这样对您?”蔡嬷嬷看着轩辕耀走出了太后的寿康宫,着急走进来发现太后的脖子有被掐过的痕迹:

    “太后娘娘您等等,奴婢这就去给您拿药!”

    “蔡嬷嬷,你说本宫要是一定让那个女人死呢?”纳兰兰儿此时已经不能单单的用恨云雪来表示了。她简直想要把她挫骨扬灰。

    “太后娘娘,你想想小皇帝吧!要是您此时违背摄政王的意思,摄政王发起火,您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圣上就真的无依无靠了,而且他一定不会放过圣上的!”蔡嬷嬷紧张的提醒有些入魔的太后。连自己亲大哥他都下得去手,何况是大哥的侄子,摄政王可不是一个心软的人。到时候死的不止是大皇子这一脉的人,还有纳兰家上下几百口。

    “哈哈哈,是啊!本宫的儿子是皇帝,可这赤罗国当家做主的,是他摄政王轩辕耀!”纳兰兰儿的脸已经扭曲的不成样子。恐怖的恨意布满了她的脸,还有心。

    “嬷嬷,你从小看着我长大,你帮帮我,帮帮我!”纳兰兰儿拽着蔡嬷嬷的手,哭的噼里啪啦的。

    “太后娘娘,您冷静一点,奴婢会帮您,你也想想圣上,冷静一下!”蔡嬷嬷这个时候除了规劝,不知道还能再说些什么。太后娘娘被所谓的爱情冲昏了头脑,但是自己不得不考虑整个纳兰家的安危。

    “你让本宫怎么冷静?”仇恨已经充斥着她的一切:

    “十年了,他永远都看不到我的存在,为什么?这是为什么?”纳兰兰儿咆哮的吼叫中。

    “太后,忘了他,忘了他从新开始可以吗?”嬷嬷望着纳兰兰儿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他会毁了你现在的一切!”

    “忘?怎么忘?”纳兰兰儿眼神迷离,踟蹰的步子让嬷嬷更加的心疼:

    “他是我的梦,你知道吗?”她慢慢的陷入回忆中:

    “十年前,他还不是现在的样子,他只是一个被先皇放弃的皇子。那天他坐着高头大马向边关驶进,就一眼他就俘虏了我的心,看着他桀骜的眼神,我知道他一定会旗开得胜,荣归朝堂,我耐心的等着,我以为凭借着我的家世,任何男人都不会拒绝我,我只要耐心的等待着他回来娶我。果然,他回来了,威震天下的煞神二皇子,你知道我当初有多高兴吗?我甚至幻想着我们的婚礼是多么的盛大,可是呢,他既然不记得我,拒绝了我。”悲戚中的纳兰兰儿的脸慢慢阴郁起来:

    “要不是他拒接了我,我怎么会嫁给轩辕承德那样的男人。既然做不成他的妻子,那我就做他的嫂子,最起码我可以看到他,我要让他永远的跪在我的脚下,对我磕头请安!”

    “可是现在呢?太后?哈哈哈,多讽刺啊!本宫堂堂一个当场太后,不还是要匍匐在他的威之下?”

    “本宫不会这么容易被打倒。本宫发誓,一定不会让他们好过的!”纳兰兰儿又恢复成那个高高在上的太后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