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太后召见

摄政王的囚妻 +A -A

    云雪揉着发疼的双腿,无语的瞪着坐在凤位上的女人。只见她一身大红色宫装,裙摆与袖口银丝滚边,袖口繁细有着淡黄色花纹,浅粉色纱衣披风披在肩上,裙面上绣着大朵大朵的紫鸯花,煞是好看;足登一双绣着百合的花盆底鞋,周边缝有柔软的狐皮绒毛,两边个挂着玉物装饰,小巧精致;玉般的皓腕戴着两个银制手镯,丝绸般墨色的秀发戴象征身份的凤凰发饰,看面貌只有二十出头,实际身份却是当今小皇帝的生母,赤罗的太后。

    今天一早她就被几个太监强行招进皇宫,而这位太后娘娘则以她目无尊长的理由,让她跪到现在:该死的轩辕耀早不出门,晚不出门,偏偏在她吃苦受难的时候不在。不管了,死就死吧!云雪嗖的一声站了起来。吓得小太监瞪大眼睛看着她。进宫这些年,他还是头次看到,有人敢没得恩准的情况下起身。就算是现在名震赤罗的摄政王,当年的战神二皇子,手握重权,也不敢这么对先皇。况且这个女人只是摄政王的王妃。小太监忘记的是,现在的太后不是以前的先皇,面前的云雪也不是威震天下的摄政王。而是摄政王最宠爱的王妃。

    “大胆!太后没让你起来,你尽然敢自己起来?”太监捏着嗓子叫到。找死的人他见得很多,赶上来想死的人,他倒是没见过。太后明显在找茬,这个女人还敢火上浇油,胆子不是一般的大。

    “你才大胆,太后都没说话你个死太监叫什么叫,难道你比太后的地位高?”云雪怒视着小太监。狗奴才,狗奴才,果然和狗一样,爱乱吠。

    “太后饶命,奴才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小太监慌忙跪在地上表忠心,恨不得血溅当场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起来吧!”太后撇了一眼小太监,目光冷冷的看着云雪:

    “这就是你的规矩?蔡嬷嬷,给本宫好好的教教她什么是规矩!”本来今天她就是来找茬的,送上门的把柄,不用怎么对得起自己一大早的起来。

    蔡嬷嬷是太后纳兰兰儿的陪嫁嬷嬷,向来受纳兰兰儿的信任。主子想要摄政王妃吃点苦,她又怎么会手下留情:

    “奴婢遵命!”

    看着比容嬷嬷还讨厌的蔡嬷嬷向自己杀来,云雪忍不住在心里祈祷:轩辕耀希望你的权利够大,要不然这次我可死定了。云雪心中祷告着。

    “本宫可是轩辕耀亲口承认的摄政王王妃,本宫看谁敢动本宫一下?”云雪双目一瞪,气势由内而外散发出来:

    “本宫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们就等着轩辕耀的怒火吧!”跟在轩辕耀身边这么久,他不怒而威的威严多多少少学到了几分,也够她唬这些人的了。就是不知道这个太后娘娘吃不吃这一套。

    “太后?”蔡嬷嬷小心的询问纳兰兰儿,摄政王的人借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动啊!现在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赤血真正的当家做主的人是摄政王轩辕耀。就连太后也要看摄政王的脸色形势,现在动了摄政王妃,无疑是土地公头上动土,找死的节奏。蔡嬷嬷心中也忍不住的掂量着。

    纳兰兰儿气的脸铁青:她到底哪里不如这个女人了,为什么他要这么对我?心中的这口气,她怎么都咽不下。

    “不过太后倒是和我们家爷心有灵犀,他也说本宫不懂规矩,所以本宫的规矩可是轩辕耀亲自教的哦!”有意思她不但发现轩辕耀的确一手遮天,还发现这是太后娘娘似乎和轩辕耀关系匪浅,怪不得他不愿意登基为帝,原来原因在这里,说不定那个小皇帝还不知道是谁的种呢?云雪的心里天马行空的猜想着。

    纳兰兰儿本是不相信摄政王真的如传言中那么宠爱这个女人,可是这个女人不但敢在她的面前如此的嚣张,还敢大叫摄政王的名字。她的心里已经信了一大半了。可是就这样放她走,心中多有不甘:

    “来人,哀家甚是喜欢李姑娘,想留她在宫中陪陪哀家。请姑娘去玉溪宫休息!”她倒是想看看轩辕耀能为她做到那一步?

    “那太后娘娘可要保证臣妾安然无恙的进来,毫发无伤的回去。要不然本宫一定会在耀的面前,好好的倾诉一下,我今天所受的委屈。”云雪笑的很阴险,她就不相信太后敢拿她怎么样:

    “臣妾告退!”云雪连礼都懒得行,口中说道。

    纳兰兰儿握紧拳头,青筋外漏:

    “嬷嬷,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碰的一声,纳兰兰儿扫落了桌子上的茶杯。眼中的恨意与疯狂,让人心惊。

    “太后娘娘,您冷静一点,您是堂堂的赤罗国太后,何必跟一个小女人置气。”蔡嬷嬷安慰着痛呼的太后,外面都在传言摄政王极宠一个女人,并要纳她为王妃。今天所见,说明所言非虚,摄政王的确很宠爱刚刚的那个女人。

    太后娘娘从没出阁的时候就心仪摄政王,要不是摄政王当年严厉拒绝了还是小姐的太后,她也不会在一气之下嫁给了大皇子,做了他的皇嫂。

    “本宫知道外面都在传言摄政王之所以没有登基为帝,皆是羽儿是他的儿子。说实话嬷嬷,本宫倒是宁愿羽儿是他的儿子,而不是轩辕承德,那个懦夫的儿子。”纳兰兰儿的眼泪从眼角流下,二十多岁的面孔,透出五十岁的沧桑。

    “太后!”蔡嬷嬷慌忙捂住纳兰兰儿的嘴:

    “此话,可一不可二。”纳兰家已经承受不起摄政王的怒火了,她们还是小心为上。要不然纳兰家离灭顶之灾,也不远了。

    “哀家明白!你退下吧,哀家想要自己冷静一下。”纳兰兰儿冲蔡嬷嬷摆着手,让她退下。仿佛刚刚表现出疯狂一面的人,不是她一样。

    “奴婢告退!”她是太后的嬷嬷,从下看着她长得,太后的苦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只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拥有一颗,太后永远无法捂热的心。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