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斗诗

摄政王的囚妻 +A -A

    “姐姐们,不要为了小事生气,我们一起玩吧!”珍夫人跑过来拉着云雪的手,想要缓和僵硬的气氛。要是把事情闹得太僵,吃亏的只有她们,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云雪越看越觉得这个珍夫人不简单,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偏这个时候出来,还把大事说成小事,她要是太计较,反而显得她没肚量了:

    “你想玩什么?”我都奉陪到底,就怕你们玩不起?云雪心里暗暗的说道:不吃馒头也要争口气,一定要让这些女人知道,她不是好欺负的软柿子。

    “不如我们以这花园里面的花,各做一首诗,输的那个罚酒一杯。”那个一直沉默的女人,难得开口建议道。和她们相处这么久,珍夫人的计策她一眼就看的出来,还不是想趁机羞辱一下王妃。这摄政王府谁不知道,王妃就是个大字不识一个的粗鄙之人。

    “好啊!好啊!”珍夫人拍手欢呼。竟然名的不行,就来暗的好了:

    “小翠,你去准备一些酒菜,我要和姐姐们对诗。”珍夫人对后面的婢女吩咐道。丝毫没给云雪拒绝的机会。

    原来在这里等着我呢?云雪好笑的看着安排好一切的珍夫人,和热情高涨的几个女人:我可不是好欺负的,本人虽然不会写这里的字,这吟诗作对可是手到拈来。只能对不起古今的高人了,借您老的大作一用。

    “那由我先开始吧!”魅姬自告奋勇:

    “何人不爱牡丹花,占断城中好物华。

    疑是洛川神女作,千娇万态破朝霞。”这可是她想了很久的诗,就是想要必要的时候,拿出来炫耀一下。还有什么机会比现在更好了,既能炫耀一下自己的才情,又能羞辱一下,那个狗屁不通的王妃。

    “魅姬姐姐真是个才女,这首咏牡丹的诗,太传神了,怪不得姐姐深受爷的喜欢。珍儿不敢和魅姬姐姐争高,就小小的意思一下,众位姐姐不要见笑哦:

    孤兰生幽园,众草共芜没。

    虽照阳春晖,复悲高秋月。

    飞霜早淅沥,绿艳恐休歇。

    若无清风吹,香气为谁发。”

    显而易见珍夫人的诗要比魅姬的高明多,只见魅姬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的,十分精彩。可是介于珍夫人的身份,魅姬即使心中憋闷,也不敢说出什么。

    “玉儿姐姐该你了。”珍夫人好像没有看到魅姬的难堪。依旧活泼喜悦的向玉夫人说道。

    “丰骨清清叶叶真,迎风向背笑惊人。

    自家笔墨自家写,即此前身是后身。”

    “王妃姐姐不如在你作诗之前先给妹妹点评一下怎么样?”玉夫人得意的看着云雪。王妃又怎么样,一个半点才情也没有的女人,怎么可能留住爷的心。她们可是等着看她被抛弃的那一天呢。

    “玉儿妹妹又何必着急,不还有一个妹妹没赋诗吗?”我要是那么简单的露出底牌,还有什么好玩的,既然你们凑过来想整我,我又怎么会给你们留情面。她可是最喜欢,痛打落水狗呢。

    最后面的那位女子身穿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娇媚无骨入艳三分。又是一名美女:

    “去时芍药才堪赠,看却残花已度春。

    只为情深偏怆别,等闲相见莫相亲。”这也是姬妾之一的焉夫人。

    “本宫觉得还是这位妹妹的诗,更有几分意境。”云雪的话不但让焉夫人吓得一嘚瑟,还引来另外三个女人的不爽。

    “到王妃姐姐了,珍儿相信姐姐一定是最好的,王妃姐姐可不要藏拙哦!”珍夫人做着可爱的表情,却让云雪心里很不爽,她最讨厌这种表里不一的人了,明明恨她恨得要死,却左一句甜甜的姐姐,右一句甜甜的姐姐。

    “当春天再来的时候

    遗忘了的野百合花

    仍然会在同一个山谷里生长

    在羊齿的浓荫处

    仍然会有昔日的謦香

    可是没有人

    没有人会记得我们

    和我们曾有过的欢乐和悲伤

    而时光越去越远终于

    只剩下几首佚名的诗和

    一抹

    淡淡的斜阳”云雪很富有感情的读出了,当代席慕蓉的诗词。脸上依旧是灿烂的微笑,眼神里却有些许,淡淡的忧伤。

    “王妃姐姐你要是不会作诗的话可以先告诉我们,我们不会笑话你的。可是你说的这个………..”珍夫人面色为难,字里行间却讥讽着云雪。果然传言不假,王妃笔墨不通,粗鄙无比。这样的女人也想要她行礼,简直就是在做梦。

    “呦,王妃真是好才情啊?”魅姬讽刺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叫什么诗,还望王妃赐教?”一个粗卑的贱丫头,也敢爬到她们的头上。想坐稳王妃的位子,简直就是痴人说梦。魅姬心中无比的得意。只可惜,魅姬的功夫没有珍夫人好,脸上的表情很明显的出卖了她内心的想法。

    “这是你们孤陋寡闻,你们没听说过可不代表它不好吧,毕竟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算了,既然你们不识真金,那本宫就辛苦一点,再送一首给你们。”云雪脑中飞快的想着,一些比较应景的诗词。她是不会作诗,但是搬一些优秀的出来,打败这几个女人,还不是问题。只见云雪微微张口,轻声细语的说道:

    “接叶有多种,开花无异色。

    含露或低垂,从风时偃仰。

    怎么样?这首符合你们的水平了吧?”

    云雪不顾她们诧异的表情,继续说道:

    “再送你们一首打油诗,我觉得这首打油诗,挺符合你们的现在的表现的:

    头尖身细白如银,

    论秤没有半毫分。

    眼睛长在屁股上,

    只认衣衫不认人!”云雪好笑的看着面前的几个女人,异常精彩的脸,简直就像是一个五颜六色的调色盘。

    “你敢骂我们?”魅姬不敢相信的看着杨琳。她从小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当着面的讽刺,辱骂。

    “本宫只是在告诉你,怎么做好一个妾!”云雪满脸威严的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