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巧遇

摄政王的囚妻 +A -A

    “王妃您要是觉得无聊,可以到花园走走。”小璐看着无聊到数手指头的王妃,好心的建议到:没办法,全府上下可是知道他们的王妃琴棋书画样样不通,诗词歌赋个个不会,她不知道除了建议王妃去赏花,还能做什么?

    云雪要知道小璐此时的内心活动,一定会大呼冤枉啊!都是那个轩辕耀害的!怎么说她都是浓缩出的的精华好不好,被他们认为是如此的一无是处,想撞墙的心她都有了。

    “花园有什么好玩的吗?”云雪的兴致不是很大:即使在漂亮的花园,再娇美的鲜花,被禁锢在一个院子里,还能长出什么样的景观奇迹。再说鲜花被修剪了之后,就像失去了灵魂的木头,任人雕琢。模子式的画板,最起码对她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了。

    “王妃,王府花园里有很多外面没有的名贵品种,比如牡丹、兰花、君子兰、郁金香?、百合?……还有很多小璐说不出名字的。平时夫人们没事的时候,都会到花园赏花。”她真怕王妃整天这样闷着,闷出病来。主子一定会很心疼的。小璐忍不住在心中呐喊着:王妃,王妃,您还是去赏赏花吧!

    “哦?那我要是不小心碰到了多尴尬啊,不去!”云雪果断的拒绝。她从来都不觉得自己真的是轩辕耀的女人:

    “可是真的好无聊啊!”她都要发霉了。不行,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为了她的小命着想,就算只是出去放放风,也是好的。云雪忽然站了起来:

    “去逛花园!”相必她也没这么倒霉,想碰到就碰到。况且她貌似不需要怕她们吧,谁让她的‘官’比较大呢!

    “啊?”王妃变脸的速度也太快了吧,她都有点没反应过来:

    “来了!”小璐火速跟上云雪的脚步。

    “姐姐,你也来这里赏花吗?”云雪前脚刚进了花园,后脚轩辕耀的那些女人们就跟来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说话的不就是前些日子去悠然小居挑衅的女人之一:珍夫人!

    “你好!”云雪可不想认她这个妹妹,虽然这个珍夫人看着活泼可爱,毫无心机,可是能在一个皇子的后院生存下来,还稳坐轩辕耀四夫人之一的位子,她可不认为这个珍夫人如表面那样简单。都是一群心机女。

    “珍儿妹妹,人家可是未来的王妃,身份高贵,不屑于我们攀关系。”女人身穿淡绿色的长裙,袖口上绣着淡蓝色的牡丹,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下摆密麻麻一排蓝色的海水云图,胸前是宽片淡黄色锦缎裹胸,身子轻轻转动长裙散开,举手投足如风拂扬柳般婀娜多姿,一张瓜子脸白皙娇嫩,樱桃小嘴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

    “未来王妃?也就是说还不一定呢?”另一个跟在后面的女人一袭紫色丝裙领口开的很低,露出丰满的胸部,面似芙蓉,眉如柳,比桃花还要媚的眼睛十分勾人心弦,肌肤如雪,一头黑发挽成高高的美人髻,满头的珠在阳光下耀出刺眼的光芒,鲜红的嘴唇微微上扬,好一个绝美的女子。显然她的地位要比前面的两个女人要低。

    “王妃,前面的是四位夫人之一的玉夫人。不过现在是三位夫人,您已经是王爷金口亲封的王妃,而颜夫人也早就不在了。”小璐小声的介绍,更提醒面前的四个女人,王妃的地位是不可动摇的。别忘了颜夫人的下场。

    “后面说话的是魅姬,是王爷的姬妾之一。”小璐故意加重了‘姬妾’的称呼。要不是主子爷有交代,她又怎么会允许她们在王妃面前嚣张,早就一把飞刀过去,了解了她们。一个连妾侍都算不上的姬妾,也敢在这里指手画脚,挡住王妃的去路。

    “狗奴才,主子说话,哪里有你插话的份,来人给我掌嘴三十。”魅姬本来就是心高气傲之人,怎么能容忍一个奴婢的讽刺。不要以为是王妃的丫鬟,她就不敢动。奴才就是奴才,还敢和她这个主子叫板吗。魅姬忘记,说到底,她也只是个奴才,连半个主子的身份也不是。

    跟在身后的婢女听到命令后,气势汹汹的向小璐走去。她们早就看小璐不爽了,凭什么一进皇子府,她就被派去伺候王妃,她们都是府中的老人了,却要伺候这个连半个主子都不算的姬妾。

    “本宫倒是想看看谁敢动本宫的婢女?”云雪目光一寒,冷冷的扫视着所有的人,那种居高临下的气势,让过来抓捕小璐的婢女停住了脚步,转头看着她们的主子。

    “给我打,我就不相信,我连处置一个不懂规矩的婢女的权利也没有。”魅姬不甘心的瞪着云雪。就算王爷亲口承认又怎么,还没有封妃的圣旨,她就不是名正言顺的王妃。魅姬已经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忘记了现在的赤罗,轩辕耀的话就是圣旨。

    “本宫劝还是你想清楚再动手,她可不是一般的婢女,她可是轩辕耀送给我活的定情信物。”云雪知道虽然她现在是名义上的王妃,可是在这个王府她可是一点势力也没有,要是硬碰可不行,唯一可行的是智取:

    “想必你们也知道王爷的想法可不是我们猜得到了。你们要是不信尽管打好了,可是你们要记住,打得不是这个婢女,而是摄政王的脸,难道你们忘了颜夫人的下场?”

    “你说是就是了?”魅姬的心里已经相信的七七八八了,只是面子上还放不下,便嘴硬到:

    “我凭什么相信你!”

    “爱信不信,随便你。你要是想打的话就打好了。”云雪故意向一边站着,给她们让地方:

    “本宫倒是想看看,打了摄政王的脸,会是什么后果?”

    几个女人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敢先动手。

    云雪得意一笑:

    “别说本宫没有提醒你,在摄政王府里,主子只有一位,那就是摄政王轩辕耀!”等级森严的王府,这些女人说好听点,是轩辕耀的女人,说白点就是给轩辕耀暖床的女奴而已。只有摄政王妃才是名正言顺的女主子,轩辕耀承认的女人。无疑云雪这一点才是她们最记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