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无形的...

摄政王的囚妻 +A -A

    梦中的云雪被脸上的瘙痒弄的半睡半醒:

    “恩!”云雪从喉咙间发出一声抗议,侧了侧脸想要甩了惹她难受的东西。没想到这个惹来她瘙痒的东西从脸上到了锁骨,慢慢的小肚子上也被侵略了,并有向下的趋势。

    “别闹”

    “啪!”云雪一巴掌打在瘙痒的地方,才发现既然是张脸:脸?她记得昨天晚上轩辕耀到悠然小居找她,两个人聊的并不是很愉快,,后来她被轩辕耀抱上了床翻云覆雨。那这张脸不就是轩辕耀的了?想通了之后,云雪猛然的睁开眼,就看到轩辕耀铁青的脸上,五个鲜红的五指姑娘。

    “你是第一个敢打本王的人!”轩辕耀的话语又恢复到当初冷冷的模样,好像昨晚的一切都只是昙花一现。

    “我又不知道是你,谁让你大清早动手动脚了。”云雪理直气壮的说到:

    “害的我连觉都睡不好。”云雪气鼓鼓的质问着轩辕耀。

    轩辕耀一句话也没说,只是低着头给云雪一个法式长吻,来宣告主权:

    “本王会派人来好好的教教你规矩!”说完便下了床:

    “过来服侍本王穿衣!”

    “我劝你不要指望我,因为我根本不会,除非你穿过衣服不准备出去见人。”云雪好笑的看着他,并用眼神传达她说的是事实的信息。

    “过来!”浑身散发着王者之气的轩辕耀,忍不住让人想要臣服。看着轩辕耀不容拒绝的语气,她知道无论现在说什么,也改变不了她要去伺候轩辕耀穿衣服的事实。于是,云雪磨磨蹭蹭的下了床,拿起轩辕耀的衣服在他的身上比划着:这要怎么穿啊?这可是你自找的,可不要怪我啊?

    轩辕耀皱着眉头,无语的看着面前的小女人把他的衣服穿的不成样子,三个纽扣扣错了两个,腰带歪歪扭扭的系在一边:

    “来人!”轩辕耀的语气已经差到不行。换成别人他早就一巴掌拍飞了。

    “奴婢给爷请安!”进来五个婢女一字排开。看的云雪眼花缭乱:这些女人那里冒出来的?

    “你们两个过去伺候王妃梳洗。”轩辕耀的话决定了云雪以后的身份,摄政王王妃。

    “奴婢遵命!”其余三个婢女很聪明的去伺候轩辕耀。熟练的手法,好像做了千百遍一样。

    “早这样不就好了!”云雪小声的嘟囔,被轩辕耀瞪了一眼,立刻禁声。不要怪她怕死,她只是不想死的那么不值得。

    “王妃,奴婢给您梳个什么样的发型?”小丫鬟小声的问到:看来外面传言非虚,王爷的确十分宠爱新夫人,不对现在已经是王妃了。

    “简单,随着一点的。”云雪从镜子里看着为她梳洗的小女孩,突然想起那个不停叫她“小姐”的坠儿。其实,她现在已经不怎么埋怨坠儿了,和她相处的这段日子,她能感受到,坠儿的每句‘小姐’都是出自内心的,坠儿也有自己的无奈,她相信出卖了她,坠儿的心一定被她还难过:

    “其实,我还是习惯坠儿给我梳头,她知道我的一切喜好,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云雪偷瞄了一眼轩辕耀。对于轩辕耀的人品,她持很大的怀疑,她不想坠儿收到轩辕耀的迁怒。

    “奴婢该死,王妃饶命!”梳头的婢女立刻惊吓的跪在地上。云雪已经渐渐习惯了古人,动不动就下跪的大呼该死的模式。

    “咳咳,本宫不是不喜欢你,你起来吧,你们家王爷知道我什么意思。”云雪故意很正经的说到。说完很幽怨的看着轩辕耀。

    轩辕耀理也没理云雪,直径的走了出去。

    “你跟本王多久了?”轩辕耀淡淡的问着下面跪在地上的人。现在他已经是一人之前万人之上的摄政王,不用特的收敛身上的煞气,气势扑面而来,让下面的人有些招架不住的瑟瑟发抖。

    “回主子,八年零三个月。”她永远都不会忘记主子的大恩大德,原来此人正是失踪已久的坠儿。

    轩辕耀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敲打着桌面:

    “这几年来,你也帮本王处理了不少本王不方便出面的事。”轩辕耀停顿了一下:

    “现在本王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

    “主子?”坠儿不敢相信的看着主位上的轩辕耀:主子这是要放我走?做了影卫,一天是影卫,一辈子都是影卫。她从来都没想过活着离开主子身边。

    “她心疼你!”他看得出来云雪是真的担心这个婢女,要不然也不会故意向他提起。“本宫”这个词他很喜欢!

    “小姐!”坠儿自责的低下头,小姐一直对她都很好,可是她却接二连三的出卖小姐:

    “奴婢对不起小姐!”坠儿磕了个头。

    “如果本王给你一个机会,让你以坠儿的身份永远陪在王妃的身边。”轩辕耀没有说完心里的话:

    “记得当初对王妃的誓言吗?”

    “小姐生属下生,小姐亡属下亡!”她本是主子训练出来的女影卫,专门为主子处理一些后院黑暗的事。演戏什么的,手到擒来,当初的那场戏也是为了得到小姐的信任,可是在相处中,一切都变了,主子的心变了,她的目的也变了,慢慢的从监视变成守候,也许小姐永远也不会知道,主子的每一个关于她的命令,都是以先保证她的安全为前提。

    “本王现在要你去履行自己的誓言,誓死保护王妃的安全,就算是你死了,本王也要王妃安然无恙。明白了吗?”轩辕耀冷冷的看着地上的人。

    “属下遵命!属下誓死保护王妃!”坠儿磕了个头,目光坚定的看着前方。她永远记得那天小姐说‘那你就自称坠儿吧!不要奴婢奴婢的叫了,这样既保留里你父母对你的祝福,又拥有了我对你的祝福,希望你每一天都像坠入云端一样幸福,好吗?’其实她根本不叫小坠子,她是个影卫有的只是一个代号,又怎么会有名字?可是从那天开始她就把‘坠儿’真的当成了自己的名字。

    “你回去吧!王妃今天还向我讨要你!”轩辕耀的话,来回了陷入回忆的坠儿。想起早上那个小女人的小心思,轩辕耀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要是本王再不放你回去,不知道她还会耍什么小心思。还有,以后关于王妃的行踪,不用再一一汇报了。”

    “是,主子!”这是撤销了对小姐的监视,变成保护了,主子的确对小姐是不同的。坠儿心里忍不住替小姐高兴。

    “下去吧!”轩辕耀冲坠儿摆摆手,让她退下去。

    “属下告退!”

    坠儿退下后,偌大的书房,只剩下轩辕耀一个人: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心动的?也许是从哪个女人第一次大声咆哮的叫他‘寒冰铁’,也许是她的那一句‘冷毅到底是不是好人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在我的心里即使冷毅是杀人狂魔,又怎么样,我喜欢他,他是平民也好、乞丐也好、皇子也好、杀人魔头也好,只要他是冷毅都是我李云雪喜欢的人,只要他是他我就喜欢!’震撼动了他的心,也许是第一次见面她无所畏惧的拿起凳子砸向江南五鬼的那一刻,总之他是心动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